伊朗大选在即,鲁哈尼迎强力对手

解放日报 2017/4/12

4月11日,伊朗第12届总统选举候选人登记开始,并将于16日结束。在下月19日伊朗大选即将到来之际,伊朗国内各派政治角力处于何种态势?现任总统鲁哈尼又将面临哪些有力对手的挑战?

经济堪忧拖累鲁哈尼选情

4年前选战的失败,曾给伊朗的传统保守派留下一道耻辱的伤疤。

当时,由于传统保守势力选票极其分散,强硬保守派总统候选人、德黑兰市长卡利巴夫和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兼首席核谈判代表贾利利双双败北,两人得票率加在一起才20%出头。而鲁哈尼则一举拿下超过50%的选票,免去第二轮选举直通王位,令改革派和温和保守派兴奋不已。

但4年之后,这种兴奋感明显降温——无论是美国特朗普新政府与伊朗关系趋紧,还是伊朗国内“温吞水”般的经济情况,都为鲁哈尼能否延续辉煌打下问号。

彭博社写道,虽然经济学家普遍认为,鲁哈尼将通胀率从30%的高峰降到一位数、伊朗石油产量从每天280万桶猛增至每天380万桶“令人印象深刻”,但保守派仍然有理由赢得胜利,因为伊朗经济形势依旧趋紧。石油生产反弹带来的积极效应并未传导至伊朗民众身上,失业率居高不下,30%青年人和20%的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今年伊朗GDP将增长3.5%,低于去年的6.6%。另一方面,伊核全面协议达成后,伊朗所获外资远低于预期,而鹰派人物进入白宫也增加了美伊关系的不确定性。

“确实,鲁哈尼最担心的问题之一就是经济。”中国前驻伊朗大使华黎明对记者表示,伊核全面协议签署后,对伊制裁名义上取消了,但银行汇路依然不畅,经济没有太大起色。另一个问题在于,早在签署伊核协议时,鲁哈尼就已受到国内反美势力以及革命卫队等利益集团的反对。因此,如果说4年前,鲁哈尼力主签署核协议、拯救伊朗糟糕透顶的经济顺乎民意的话,那么这次鲁哈尼在缺乏经济成就支撑的情况下要连任的挑战将更为巨大。

保守派如何发力待观察

在此背景下,强硬派人物莱希上周日宣布竞选,被外媒视作鲁哈尼的有力对手。

几个“第一”,证明了莱希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两个月前,伊朗最大保守派势力伊斯兰革命力量联盟为即将到来的大选举行候选人投票,莱希成功获得最高票数。一周前,伊朗25个原教旨主义政党和团体为了避免重蹈4年前失败的覆辙,拟定了一份推举参选的“五人名单”,莱希位列榜单之首。更重要的是,莱希还得到了哈梅内伊的撑腰。

除了莱希以外,其他保守派力量也在伊朗政治版图上非常活跃。

保守派人物、伊朗声像组织前主席伊扎托拉赫·扎哈米已经宣布参选。2004年,哈梅内伊指派扎哈米为伊朗国家广播声像组织主席,并一直履任到2014年。3月16日,他突然对外宣称将参加5月的总统大选,并表示自己有责任从宏观层面改善国家治理结构和解决老百姓所面临的问题。

保守派可能支持的候选人还有阿里·拉里贾尼,他是司法局长萨迪克·拉里贾尼的兄长。拉里贾尼家族在伊朗政坛有巨大影响力,作为前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指挥官,阿里在军方的势力也不容小觑。他与莱希一样,都很接近伊朗权力中心,虽然他可能无法得到强硬保守派的支持,但阿里可能比鲁哈尼更有能力弥合传统保守派和温和派之间的鸿沟。目前尚不清楚他是否会参选。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西亚非洲中心副研究员金良祥表示,鲁哈尼原本受到前总统拉夫桑贾尼和哈塔米的支持,但拉夫桑贾尼去世后改革保守两派平衡被打破。鲁哈尼想复制4年前大选首轮获胜的成功,难度很大。但另一方面,根据历史惯性,伊朗总统无法连任的情况是很少出现的,从1981年至今的四位总统都完成了八年任期。选情目前尚难判断。

华黎明认为,哈梅内伊对美国特朗普政府并不信任,不赞成鲁哈尼实现美伊关系正常化的想法,所以无论鲁哈尼连任,还是莱希上位,伊朗与美国的关系都不会“大步前进”。在哈梅内伊的坐镇之下,鲁哈尼将对伊朗开放、发展对美关系保持谨慎;而莱希主政的话则会采取比鲁哈尼强硬得多的措施,但不会推翻核协议。总之,一切答案将随着下月选举逐步揭晓。(记者 张全)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