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位艺术名家作品展他们曾被遮蔽的光华如今再现

北京日报 2017/4/12

▲张光宇画作《瑶女图》,创作于1944年。

吴大羽油画《无题》, 约创作于1980年。

本报记者 陈涛

这是一场毋庸置疑的重磅展览。他们中,既有上世纪30年代上海漫画界的领军人物张光宇、中国现代抽象绘画拓荒者吴大羽,也有中国现代工笔重彩的开拓者祝大年、中国现代艺术的启蒙者吴冠中。日前,“光华之路——中国现代艺术展”在北京势象空间举行,不仅展出了近百件中国现代艺术史上的珍品,还包括众多实物资料、历史文献,其中不少均系首次亮相。

在展览策展人李大钧看来,这是一个不分画种、不论出身、不看身份、只求本真的展览,“资料和作品自己会说话,我们第一任务就是呈现。”如何将这些中国现代艺术史上的大咖们统摄到一个主题下,让李大钧颇费了些心思。最终,他选择了“光华之路”这一双关语。其一,光华路是原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所在地,包括卫天霖、张光宇、张仃、吴冠中、祝大年在内,都曾经任教于斯;其二,“光华”语出西汉《尚书大传》,“日月光华,旦复旦兮”,意指中国现代艺术曾经走过一条大师辈出、多元纷呈的光华之路。

不过,这条“光华之路”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遮蔽。诸如卫天霖、张光宇、吴大羽、张正宇、丘堤这样的艺术前辈,未能获得后人应有的关注与敬意。“时间能使隐匿的东西显露,也能使灿烂夺目的东西黯然无光。”李大钧引用古罗马诗人贺拉斯之言开场。在他看来,中国现代杰出艺术家群体的成就熠熠生辉,只是由于时间距离当下很近,人们对他们在艺术史上曾经做出的努力还没有完全看清。他毫不讳言,举办这样一场展览,就是要向这段历史和先贤致敬,向这些艺术大师的人格和学养致敬。

素有“画坛隐士”之谓的吴大羽有言:“我不如渊明,却与渊明有着牵连。”他的作品上鲜有签名,这在中外美术史上殊为罕见。其本人解释:“让画自身去表达就好了。见画如同见人,再签名就多余了。”与这种低调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蔚为壮观的学生团队,不仅有吴冠中、赵无极、朱德群组成的“留法三剑客”,还有王式廓、胡一川、罗工柳等中央美院成立之初的重要奠基人。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引进西方艺术的旗帜人物,却曾长久湮没在历史深处。据李大钧回忆,1950年九十月间,吴大羽被所任教的杭州艺专解聘,理由是“艺术表现趋向形式主义,作风特异,不合学校新教学方针之要求”。此后,本就话语不多的他几乎过上与世隔绝的日子,在长达10年里没有任何单位再愿意聘任他。不过,即便在如此艰难处境里,他依然没有放弃自己秉持的艺术方向。殊为遗憾的是,他的那些作品常常被认为毫无价值,甚至几度被美术馆婉拒在捐赠的门外。

艺术评论家王鲁湘以“非常震撼”来形容观展感受,“展览海报照片选用了参展的12位艺术家风华正茂的年纪,且表现出他们真实性格的一面。”而展览资料中一封由张仃写于1956年的亲笔信更是让他欣喜不已,“书信内容厘清了一些历史谜团。”在他看来,这个展览选择12位在20世纪中国艺术史上具有特殊地位的艺术家,其实是开启了一个值得研究的课题,那就是艺术家如何保持艺术生命的前后一贯性。

艺术家徐累同样认为,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有很多因为某些历史原因而被暂时遮蔽的艺术家,现在有机会重新梳理,是件非常好的事情,“回望他们的过往,其实是对艺术史做出重新判断的过程,也会让未来的艺术之路走得更好。”

展览将持续至5月8日。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