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惠英红:我能屈能伸 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新浪娱乐 2017/4/12 16:16:00

南都记者钟锐钧摄

在刚刚结束的第36届香港金像奖,57岁的惠英红[微博]凭借《幸运是我》夺得最佳女主角。第三次获封影后的她,登台不久就激动泪奔,表示要将奖项作为“弥补”献给已离世的母亲:“希望妈妈能够原谅当时不够耐心和体谅的女儿,也希望社会能有更多的人关注脑退化症……希望她会以我为荣!”

在答应接拍《幸运是我》的多个理由里,“争奖”自然不在其中,毕竟惠英红的演技早已无需奖项认可。其实,金像奖的三次封后,她都拿到了自己当时最需要的“认可”———1982年第一届金像奖,这位武打新星拿到了影后;2010年,惠英红作为一个被电影圈“抛弃”的过气武打女星,成功地为演技正名;到这一次,她需要的是与自己、与母亲达成和解,她找到了释放口。在南方都市报的独家专访里,她聊起了过去的大起大落,“你说我做那些配角开不开心,按照我个人的性格,我是不开心的;但是我也懂得要顺着时势。我其实不好胜,但是我要强。”

南都记者刘平安发自香港

A

演出拍摄时太动情痛哭不止

在小成本港片《幸运是我》中,惠英红饰演一名罹患认知障碍症(即老年痴呆症)的独居老人。她和陈嘉乐扮演的“废青”在街市相识后误打误撞,成为同一屋檐下的室友,日常生活里两人从冲突矛盾不断,渐渐走向理解、最终相依为命。

惠英红表示,初拿到剧本时也曾因为角色太老、造型不漂亮而有过顾虑,但是因为剧本十分打动人,而且因为她的母亲就是一名老年痴呆症患者,社会上对该疾病的认知又非常有限,红姐希望通过自己的演绎,让社会更关注这个问题。

至于其他因素,比如导演罗耀辉,虽然在行内做了多年编剧,但掌镜还真是第一次,功力深浅难说;又比如演对手戏的陈家乐[微博],新丁一枚、表现尚可的代表作……暂时从缺;又比如此乃文艺小片,制作费用吃紧、片酬也低———这些演员选片的标准,惠英红都没有在意。“拖延”一个多月后,她终于点头答应,和罗耀辉坐下来聊了聊角色。

“我希望这个戏不要太‘虚构’,要拍得真实,因为我全部都经历过。”惠英红和罗耀辉一拍即合,其实也是这次碰头,他们才知道对方都有亲人患病,《幸运是我》于他们而言都是“真实生活”,虽然是演戏,但都不可避免投入个人情绪。

为什么影片里会常常出现“鸡蛋”这个道具?有一场芬姨突然爆发哭泣的戏,要怎么演绎?“我想起有一次去医院看到妈妈的X光片,我才知道原来人脑真的可以缩小到只有鸡蛋那么大的……当时我整个人都很害怕,怎么可能就这样悬空在脑壳里呢?”惠英红回想,她在拍摄时,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像疯了一样”,后来导演都剪掉了。一场戏拍完,她还坐在地上,情绪难以平复。

B

观察“新导演需要人赏识,我少点片酬没什么”

说惠英红是《幸运是我》的定海神针也许并不为过,因为在这部影片中,她是片中少有的“老人”。男主角陈家乐是新丁,此前有在《破风》里打过酱油,但这次,他和惠英红对戏也不觉得怵,有几次在红姐的带动下,把震惊触动的表情演得惟妙惟肖。导演罗耀辉也是新人,其实如若红姐拒演,也许就会少了一部温馨的港片了。“新导演真的要人赏识的,我当年也是被赏识才有机会的,不过就是片酬少一点嘛,我又没有什么大损失。”

去年将近30位新导演交出新作,而罗耀辉也是其中一员。尽管这些作品大多“钱”景不明,但在惠英红看来,新一代的导演在选择文艺题材的同时,也兼顾商业性,未来还是会有所作为的。

C

入行在夜总会跳舞被午马赏识,做“打女”实现“梦想”

说到“当年有人赏识才获得机会”,南都记者与红姐谈及她大起大落的经历。在她第三次获得影后、从“过气打女”翻身成为演技派影后时,再忆当年,别有滋味。

幼年家贫,惠英红小时候在湾仔乞讨过。长大后她见戏院门口海报上的演员像是“天上的星星”,很光鲜,她便立志当演员,于是她报名到夜总会学跳舞。她很好强,很快就跳到了领舞的位置。有一天,正在跳舞的她被导演午马叫下了台。当时午马是张彻的副导演,他们在为电影《射雕英雄传》寻找出演梅超风的演员。后来,惠英红凭借姣好的样貌、学武打动作容易上手,她演了第二主演穆念慈,就此出道。

签约邵氏后,在各剧组跑龙套的惠英红又得到了上天的眷顾。导演刘家良[微博]拍《烂头何》时,拍了半天戏的女主角就被“打”跑了,刘家良立马想起那个“演穆念慈女孩”。惠英红一上来就被男演员猛打。后来,和刘家良合作的《长辈》还帮助她拿下了第一届金像奖影后,自此“打女”形象深入人心。但演打女很伤身。拍《长辈》那会,惠英红患急性盲肠炎和腹膜炎,做完手术拆线后第6天,她就赶回了拍戏现场;拍打戏,硬扛男演员的40多拳,拿剧本当保护垫。“我不是特别能打,我只是特别紧张每一个机会,我特别怕机会流失,只有做演员才能美梦成真,还能维持到家里的生活和开支。”

D

翻身一度没戏拍陷入低谷,四处求角色终于翻身

惠英红也尝试过演文艺片,她到处求导演、托熟人,可每当要开拍,公司又会出手阻挠,“他们要保护我的打女形象。”之后,文艺片兴盛,钟楚红[微博]张曼玉等女星横空出世,而惠英红———这位曾经上座票房800万港币的当红花旦,没戏拍了。因为落差太大,她每天都在镜子前咒骂自己,甚至有一天做了“傻事”。她花了四年的时间,治病、调整自己。然后开始四处求角色———再小的配角也可以。“我是不是欣然接受?不是。但我能屈能伸,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2002年在许鞍华导演的《幽灵人间》中,出演舒淇[微博]妈妈的惠英红获得金像奖女配角奖提名;2003年《妖夜回廊》她入围金马奖最佳女配提名;2010年她凭借《心魔》再度成为金像奖影后,咸鱼翻生。“当时都50岁了啊,那个年纪还能找到好的角色拿奖,真的很难得。”

近年,红姐逐渐放慢工作节奏,要打的戏是不会再接的了,“以前有戏就不太会拒绝,现在就会适当保护自己,也想要好好享受生活。”祝福红姐!

(责编:YY)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