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柳絮年年治理年年多 短期内完全根除不现实

北京晚报 2017/4/12 16:28:00

为什么杨柳絮年年治理年年多? 来源: 北京晚报 2017年04月12日 版次: 03

每年四五月份,杨絮柳絮带来的困扰便如期而至。刚刚来的这波杨絮、柳絮,“块头”很小,数量却不少,“小块头”的絮状物飞行速度快且无孔不入,大家都说更烦人了;在清理这些絮状物时,就连社区环卫的师傅也发怵。带着关于杨絮、柳絮的一系列问题,记者专访了市园林绿化局科技处副处长杜建军。

杨絮柳絮带来哪些危害?

眼下,不少对杨絮、柳絮反感的市民都戴上了口罩,这其中可不光是对絮状物过敏的人群。记者了解到,从感觉上,今年的杨絮、柳絮“块头”小了,不是一大团飘过来的,而都是一撮一撮的“毛毛”,非常容易吸进鼻子、口腔,挺烦人。即便在地铁、办公室这样相对密闭的空间,“小块头”杨絮、柳絮也无孔不入。“老觉得喘气的时候鼻子前头有毛毛,都快神经了。”不少市民反映。

这些絮状物不光让人过敏、烦躁,也让环卫人员头疼——清理太难。不少保洁人员说,轻飘飘的“毛毛”根本拢不住,扫把沾了水会好清理很多,可吸了水的“毛毛”又会粘在扫把上,根本弄不下来,新扫把就废了,所以有时候最好的办法只能是原地洒水。

另外,杨絮柳絮本身是可燃的,过多堆积还可能带来安全隐患。4月10日凌晨1点左右,中央民族大学车棚起了火。微博上的视频中,除了能看到熊熊的火苗,还能听到车棚里发出阵阵爆胎声。好在扑救及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据初步了解,起火原因与杨絮有关。同一天下午两点半,朝阳区慧谷根园社区,朝着望京北路的院墙内出现了一处明火,周边居民及时发现并进行扑救,很快便控制了火情。有居民也提到,这也是杨柳絮惹的祸。

杨絮柳絮为何越来越多?

杨絮、柳絮的来源,主要是杨树柳树的雌株。北京到底有多少杨树柳树的雌株?本市园林绿化部门2015年的普查结果显示,到2015年,本市城市规划建成区有杨柳树雌株200万株,占园林绿化乔木总量3700万株的5.4%。

经过逐年的淘汰、更新,杨柳树的雌株比例在逐渐缩小。不过,由于这些树木有生长快、易成活、释氧固碳能力强等多个优点,让这些树种在一定时期内还有着很大的积极意义。

杨树、柳树的雌株在逐步控制,可为何近年来市民们反说“毛毛”越来越多了呢?专家解释说,这与北京城样貌的改变有着一定的关系。高楼大厦多了,对于这些絮状物的扩散有影响。“楼与楼之间在一些情况下,也会像山与山之间那样,形成微小气候。咱们看杨、柳絮有时候随着小旋风打转,飘不散,就是这个原理。”

治理杨絮柳絮有哪些办法?

目前,园林绿化部门主要采取三种基本手段治理杨絮柳絮。第一,逐渐减少杨树、柳树的雌株数量,将一些老、杂、劣、危的杨柳树雌株,替代为多元化树种。第二,通过注入植物激素,人为调节杨絮、柳絮的产生量。注入植物激素的办法并非覆盖全北京城的杨柳树雌株,这种办法主要是针对一些重点地区,比如医院、学校周边,存在精密仪器的单位周边等。第三种办法,就是加强日常的管理、修剪。

雌株“变性”是怎么回事?

说“变性”只是一种噱头,所谓“变性”并不神秘。方法是剪去雌株上的枝条,然后用雄株的枝条进行嫁接,再发芽时自然就避免了柳絮的产生。这种方法目前也只是在柳树上进行尝试,从杨树的生长特点来看,这个方法不太适用。

短时间能否根除杨絮柳絮?

治理杨絮柳絮,已经提上日程多年了。早在2012年提出平安造林规范时,就有所提及。2015年,全国绿化委员会、国家林业局联合下发了《关于做好杨柳飞絮治理工作的通知》。目前北京市在城镇绿地、公园和新农村绿化等各项园林绿化建设工程中,严禁使用杨柳树雌株。这并不是不让种杨柳树,而是只针对雌株,是要从源头上杜绝杨柳絮问题。

从大的趋势来看,北京杨柳树雌株所占比例正在下降,杨絮柳絮问题会逐渐得到改善,但短时间内完全根除不太现实。实际上,杨树柳树曾是北京绿化的大功臣。对于曾饱受风沙之苦的老北京城来说,杨树柳树的速生优势使其担负起绿化重任。如今北京城的绿,和杨柳树的功劳是分不开的。

如今,北京绿化程度越来越高,市民更换树种、减少杨絮柳絮的要求越来越迫切。然而,对于目前北京存在的杨柳树雌株,不能简单地采取砍伐的办法,治理杨絮柳絮不能对生态环境造成破坏。杨树柳树作为北京的乡土树种,在一些地方甚至还有着特殊的作用。“还是要尊重自然规律,加强平常的管理,逐渐用多元树种来进行替换吧。”杜建军说。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