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伊斯坦布尔 寻找在街头喂猫的戈巴迪

人民网 2017/4/12 17:31:00

伊斯坦布尔街头

如果问我,到伊斯坦布尔,最想做什么?

我想见到在伊斯坦布尔街头上喂猫的巴赫曼·戈巴迪。如果见不到巴赫曼?戈巴迪,就想看一看伊斯坦布尔的猫。

“我不能回家了,所以,我住在伊斯坦布尔”。《醉马时刻》、《乌龟也会飞》的导演巴赫曼?戈巴迪,在一个访问里说。他每天都出门,背着背包,里面放着猫粮,就在伊斯坦布尔街头喂街猫。

对于巴赫曼电影的争论,永无休止,沉重而激烈。回头看看,伊斯坦布尔街头的猫,和人的世界比较,简直是一种睿智,一种超然的生命状态。

如果你不知道伊斯坦布尔街头上的猫,有多么著名,建议在网上查一下:KEDI,一个土耳其女导演的纪录片,主题是伊斯坦布尔街头的猫。2017年2月,在美国上映,只有一家戏院放映,总票房虽然不高,但是以单一家影院的收入,是十分可观的。重点是,几乎没有人会给任何负面评语,连一向尖苛的烂蕃茄评论,都给满分。更重要的是,网络上充满了对于这部纪录片的溢美之词。讨论伊斯坦布尔的街猫,成为远远超过任何伊斯坦布尔其它的话题。

《KEDI》的预告上,有一句话:“狗,以为人是上帝;猫,不这么想。因为,猫,比较暸解人。”

想象如果从猫的观点,千年来,它们才是伊斯坦布尔的“当家的”,因为它们穿越了所有的时代,包括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奥斯曼帝国,直到今天的土耳其共和国。它们悠哉悠哉地在伊斯坦布尔每一个角落里,咖啡厅、土耳其茶馆、港囗的鱼市场,打呵欠、伸懒腰、睡午觉,夜里,它们在奥斯曼帝国皇宫、蓝色清真寺里昂首阔歩。

圣索菲亚大教堂门口,走来一只小小的黑猫,看到一个叫杨惠姗的观光客,它优雅又亲密走近,热情地喵喵地问候,它的眼睛柔情又期待的看着杨惠姗,身体紧贴着杨惠姗的脚踝,轻轻的磨蹭。杨惠姗蹲在地上,抚摸着小黑猫,口中一直说:“你好漂亮……你好漂亮……”

小黑猫没有受到土耳其国家旅游局的委托,但是它的友善,它的自在,展示了伊斯坦布尔这个城市深处的某一种真情,一种友善。这样的真情,让伊斯坦布尔这国际知名的回教城市,因为以万计的街猫,传递了一种善意,一种温暖。伊斯坦布尔的街猫,甚至,在今天世界上普遍地对回教污名化之际,替伊斯坦布尔这个回教城市,带来一个柔情的雄辩。

为什么伊斯坦布尔有这么多街猫?它们早就已经是世界新闻的主题。穆罕默德言行录,提到先知穆罕默德在祈祷之后,发现有只猫睡在他的袍子的袖子上,为了不要惊醒那只熟睡的猫,先知割断自己的袖子,让猫继续地睡着。

今天的伊斯坦布尔,数以千计的小区,定时为伊斯坦布尔的街猫,准备了飮水和食物,伊斯坦布尔的街猫,更是生活无忧无虑地漫步在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然而,伊斯坦布尔的街猫,和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带来一些反思,这样对待所谓“另一种生物”的寛宏、友爱,只能存在于伊斯坦布尔的街猫?

伊斯坦布尔街头的猫

如果问我,到伊斯坦布尔,最想做什么?

我想见到在伊斯坦布尔街头上喂猫的巴赫曼·戈巴迪。如果见不到巴赫曼?戈巴迪,就想看一看伊斯坦布尔的猫。

“我不能回家了,所以,我住在伊斯坦布尔”。《醉马时刻》、《乌龟也会飞》的导演巴赫曼?戈巴迪,在一个访问里说。他每天都出门,背着背包,里面放着猫粮,就在伊斯坦布尔街头喂街猫。

对于巴赫曼电影的争论,永无休止,沉重而激烈。回头看看,伊斯坦布尔街头的猫,和人的世界比较,简直是一种睿智,一种超然的生命状态。

如果你不知道伊斯坦布尔街头上的猫,有多么著名,建议在网上查一下:KEDI,一个土耳其女导演的纪录片,主题是伊斯坦布尔街头的猫。2017年2月,在美国上映,只有一家戏院放映,总票房虽然不高,但是以单一家影院的收入,是十分可观的。重点是,几乎没有人会给任何负面评语,连一向尖苛的烂蕃茄评论,都给满分。更重要的是,网络上充满了对于这部纪录片的溢美之词。讨论伊斯坦布尔的街猫,成为远远超过任何伊斯坦布尔其它的话题。

《KEDI》的预告上,有一句话:“狗,以为人是上帝;猫,不这么想。因为,猫,比较暸解人。”

想象如果从猫的观点,千年来,它们才是伊斯坦布尔的“当家的”,因为它们穿越了所有的时代,包括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奥斯曼帝国,直到今天的土耳其共和国。它们悠哉悠哉地在伊斯坦布尔每一个角落里,咖啡厅、土耳其茶馆、港囗的鱼市场,打呵欠、伸懒腰、睡午觉,夜里,它们在奥斯曼帝国皇宫、蓝色清真寺里昂首阔歩。

圣索菲亚大教堂门口,走来一只小小的黑猫,看到一个叫杨惠姗的观光客,它优雅又亲密走近,热情地喵喵地问候,它的眼睛柔情又期待的看着杨惠姗,身体紧贴着杨惠姗的脚踝,轻轻的磨蹭。杨惠姗蹲在地上,抚摸着小黑猫,口中一直说:“你好漂亮……你好漂亮……”

小黑猫没有受到土耳其国家旅游局的委托,但是它的友善,它的自在,展示了伊斯坦布尔这个城市深处的某一种真情,一种友善。这样的真情,让伊斯坦布尔这国际知名的回教城市,因为以万计的街猫,传递了一种善意,一种温暖。伊斯坦布尔的街猫,甚至,在今天世界上普遍地对回教污名化之际,替伊斯坦布尔这个回教城市,带来一个柔情的雄辩。

为什么伊斯坦布尔有这么多街猫?它们早就已经是世界新闻的主题。穆罕默德言行录,提到先知穆罕默德在祈祷之后,发现有只猫睡在他的袍子的袖子上,为了不要惊醒那只熟睡的猫,先知割断自己的袖子,让猫继续地睡着。

今天的伊斯坦布尔,数以千计的小区,定时为伊斯坦布尔的街猫,准备了飮水和食物,伊斯坦布尔的街猫,更是生活无忧无虑地漫步在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然而,伊斯坦布尔的街猫,和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带来一些反思,这样对待所谓“另一种生物”的寛宏、友爱,只能存在于伊斯坦布尔的街猫?

伊斯坦布尔街头的猫

如果问我,到伊斯坦布尔,最想做什么?

我想见到在伊斯坦布尔街头上喂猫的巴赫曼·戈巴迪。如果见不到巴赫曼?戈巴迪,就想看一看伊斯坦布尔的猫。

“我不能回家了,所以,我住在伊斯坦布尔”。《醉马时刻》、《乌龟也会飞》的导演巴赫曼?戈巴迪,在一个访问里说。他每天都出门,背着背包,里面放着猫粮,就在伊斯坦布尔街头喂街猫。

对于巴赫曼电影的争论,永无休止,沉重而激烈。回头看看,伊斯坦布尔街头的猫,和人的世界比较,简直是一种睿智,一种超然的生命状态。

如果你不知道伊斯坦布尔街头上的猫,有多么著名,建议在网上查一下:KEDI,一个土耳其女导演的纪录片,主题是伊斯坦布尔街头的猫。2017年2月,在美国上映,只有一家戏院放映,总票房虽然不高,但是以单一家影院的收入,是十分可观的。重点是,几乎没有人会给任何负面评语,连一向尖苛的烂蕃茄评论,都给满分。更重要的是,网络上充满了对于这部纪录片的溢美之词。讨论伊斯坦布尔的街猫,成为远远超过任何伊斯坦布尔其它的话题。

《KEDI》的预告上,有一句话:“狗,以为人是上帝;猫,不这么想。因为,猫,比较暸解人。”

想象如果从猫的观点,千年来,它们才是伊斯坦布尔的“当家的”,因为它们穿越了所有的时代,包括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奥斯曼帝国,直到今天的土耳其共和国。它们悠哉悠哉地在伊斯坦布尔每一个角落里,咖啡厅、土耳其茶馆、港囗的鱼市场,打呵欠、伸懒腰、睡午觉,夜里,它们在奥斯曼帝国皇宫、蓝色清真寺里昂首阔歩。

圣索菲亚大教堂门口,走来一只小小的黑猫,看到一个叫杨惠姗的观光客,它优雅又亲密走近,热情地喵喵地问候,它的眼睛柔情又期待的看着杨惠姗,身体紧贴着杨惠姗的脚踝,轻轻的磨蹭。杨惠姗蹲在地上,抚摸着小黑猫,口中一直说:“你好漂亮……你好漂亮……”

小黑猫没有受到土耳其国家旅游局的委托,但是它的友善,它的自在,展示了伊斯坦布尔这个城市深处的某一种真情,一种友善。这样的真情,让伊斯坦布尔这国际知名的回教城市,因为以万计的街猫,传递了一种善意,一种温暖。伊斯坦布尔的街猫,甚至,在今天世界上普遍地对回教污名化之际,替伊斯坦布尔这个回教城市,带来一个柔情的雄辩。

为什么伊斯坦布尔有这么多街猫?它们早就已经是世界新闻的主题。穆罕默德言行录,提到先知穆罕默德在祈祷之后,发现有只猫睡在他的袍子的袖子上,为了不要惊醒那只熟睡的猫,先知割断自己的袖子,让猫继续地睡着。

今天的伊斯坦布尔,数以千计的小区,定时为伊斯坦布尔的街猫,准备了飮水和食物,伊斯坦布尔的街猫,更是生活无忧无虑地漫步在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然而,伊斯坦布尔的街猫,和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带来一些反思,这样对待所谓“另一种生物”的寛宏、友爱,只能存在于伊斯坦布尔的街猫?

伊斯坦布尔

如果问我,到伊斯坦布尔,最想做什么?

我想见到在伊斯坦布尔街头上喂猫的巴赫曼·戈巴迪。如果见不到巴赫曼?戈巴迪,就想看一看伊斯坦布尔的猫。

“我不能回家了,所以,我住在伊斯坦布尔”。《醉马时刻》、《乌龟也会飞》的导演巴赫曼?戈巴迪,在一个访问里说。他每天都出门,背着背包,里面放着猫粮,就在伊斯坦布尔街头喂街猫。

对于巴赫曼电影的争论,永无休止,沉重而激烈。回头看看,伊斯坦布尔街头的猫,和人的世界比较,简直是一种睿智,一种超然的生命状态。

如果你不知道伊斯坦布尔街头上的猫,有多么著名,建议在网上查一下:KEDI,一个土耳其女导演的纪录片,主题是伊斯坦布尔街头的猫。2017年2月,在美国上映,只有一家戏院放映,总票房虽然不高,但是以单一家影院的收入,是十分可观的。重点是,几乎没有人会给任何负面评语,连一向尖苛的烂蕃茄评论,都给满分。更重要的是,网络上充满了对于这部纪录片的溢美之词。讨论伊斯坦布尔的街猫,成为远远超过任何伊斯坦布尔其它的话题。

《KEDI》的预告上,有一句话:“狗,以为人是上帝;猫,不这么想。因为,猫,比较暸解人。”

想象如果从猫的观点,千年来,它们才是伊斯坦布尔的“当家的”,因为它们穿越了所有的时代,包括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奥斯曼帝国,直到今天的土耳其共和国。它们悠哉悠哉地在伊斯坦布尔每一个角落里,咖啡厅、土耳其茶馆、港囗的鱼市场,打呵欠、伸懒腰、睡午觉,夜里,它们在奥斯曼帝国皇宫、蓝色清真寺里昂首阔歩。

圣索菲亚大教堂门口,走来一只小小的黑猫,看到一个叫杨惠姗的观光客,它优雅又亲密走近,热情地喵喵地问候,它的眼睛柔情又期待的看着杨惠姗,身体紧贴着杨惠姗的脚踝,轻轻的磨蹭。杨惠姗蹲在地上,抚摸着小黑猫,口中一直说:“你好漂亮……你好漂亮……”

小黑猫没有受到土耳其国家旅游局的委托,但是它的友善,它的自在,展示了伊斯坦布尔这个城市深处的某一种真情,一种友善。这样的真情,让伊斯坦布尔这国际知名的回教城市,因为以万计的街猫,传递了一种善意,一种温暖。伊斯坦布尔的街猫,甚至,在今天世界上普遍地对回教污名化之际,替伊斯坦布尔这个回教城市,带来一个柔情的雄辩。

为什么伊斯坦布尔有这么多街猫?它们早就已经是世界新闻的主题。穆罕默德言行录,提到先知穆罕默德在祈祷之后,发现有只猫睡在他的袍子的袖子上,为了不要惊醒那只熟睡的猫,先知割断自己的袖子,让猫继续地睡着。

今天的伊斯坦布尔,数以千计的小区,定时为伊斯坦布尔的街猫,准备了飮水和食物,伊斯坦布尔的街猫,更是生活无忧无虑地漫步在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然而,伊斯坦布尔的街猫,和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带来一些反思,这样对待所谓“另一种生物”的寛宏、友爱,只能存在于伊斯坦布尔的街猫?

蓝色清真寺

如果问我,到伊斯坦布尔,最想做什么?

我想见到在伊斯坦布尔街头上喂猫的巴赫曼·戈巴迪。如果见不到巴赫曼?戈巴迪,就想看一看伊斯坦布尔的猫。

“我不能回家了,所以,我住在伊斯坦布尔”。《醉马时刻》、《乌龟也会飞》的导演巴赫曼?戈巴迪,在一个访问里说。他每天都出门,背着背包,里面放着猫粮,就在伊斯坦布尔街头喂街猫。

对于巴赫曼电影的争论,永无休止,沉重而激烈。回头看看,伊斯坦布尔街头的猫,和人的世界比较,简直是一种睿智,一种超然的生命状态。

如果你不知道伊斯坦布尔街头上的猫,有多么著名,建议在网上查一下:KEDI,一个土耳其女导演的纪录片,主题是伊斯坦布尔街头的猫。2017年2月,在美国上映,只有一家戏院放映,总票房虽然不高,但是以单一家影院的收入,是十分可观的。重点是,几乎没有人会给任何负面评语,连一向尖苛的烂蕃茄评论,都给满分。更重要的是,网络上充满了对于这部纪录片的溢美之词。讨论伊斯坦布尔的街猫,成为远远超过任何伊斯坦布尔其它的话题。

《KEDI》的预告上,有一句话:“狗,以为人是上帝;猫,不这么想。因为,猫,比较暸解人。”

想象如果从猫的观点,千年来,它们才是伊斯坦布尔的“当家的”,因为它们穿越了所有的时代,包括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奥斯曼帝国,直到今天的土耳其共和国。它们悠哉悠哉地在伊斯坦布尔每一个角落里,咖啡厅、土耳其茶馆、港囗的鱼市场,打呵欠、伸懒腰、睡午觉,夜里,它们在奥斯曼帝国皇宫、蓝色清真寺里昂首阔歩。

圣索菲亚大教堂门口,走来一只小小的黑猫,看到一个叫杨惠姗的观光客,它优雅又亲密走近,热情地喵喵地问候,它的眼睛柔情又期待的看着杨惠姗,身体紧贴着杨惠姗的脚踝,轻轻的磨蹭。杨惠姗蹲在地上,抚摸着小黑猫,口中一直说:“你好漂亮……你好漂亮……”

小黑猫没有受到土耳其国家旅游局的委托,但是它的友善,它的自在,展示了伊斯坦布尔这个城市深处的某一种真情,一种友善。这样的真情,让伊斯坦布尔这国际知名的回教城市,因为以万计的街猫,传递了一种善意,一种温暖。伊斯坦布尔的街猫,甚至,在今天世界上普遍地对回教污名化之际,替伊斯坦布尔这个回教城市,带来一个柔情的雄辩。

为什么伊斯坦布尔有这么多街猫?它们早就已经是世界新闻的主题。穆罕默德言行录,提到先知穆罕默德在祈祷之后,发现有只猫睡在他的袍子的袖子上,为了不要惊醒那只熟睡的猫,先知割断自己的袖子,让猫继续地睡着。

今天的伊斯坦布尔,数以千计的小区,定时为伊斯坦布尔的街猫,准备了飮水和食物,伊斯坦布尔的街猫,更是生活无忧无虑地漫步在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然而,伊斯坦布尔的街猫,和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带来一些反思,这样对待所谓“另一种生物”的寛宏、友爱,只能存在于伊斯坦布尔的街猫?

圣索菲亚大教堂

如果问我,到伊斯坦布尔,最想做什么?

我想见到在伊斯坦布尔街头上喂猫的巴赫曼·戈巴迪。如果见不到巴赫曼?戈巴迪,就想看一看伊斯坦布尔的猫。

“我不能回家了,所以,我住在伊斯坦布尔”。《醉马时刻》、《乌龟也会飞》的导演巴赫曼?戈巴迪,在一个访问里说。他每天都出门,背着背包,里面放着猫粮,就在伊斯坦布尔街头喂街猫。

对于巴赫曼电影的争论,永无休止,沉重而激烈。回头看看,伊斯坦布尔街头的猫,和人的世界比较,简直是一种睿智,一种超然的生命状态。

如果你不知道伊斯坦布尔街头上的猫,有多么著名,建议在网上查一下:KEDI,一个土耳其女导演的纪录片,主题是伊斯坦布尔街头的猫。2017年2月,在美国上映,只有一家戏院放映,总票房虽然不高,但是以单一家影院的收入,是十分可观的。重点是,几乎没有人会给任何负面评语,连一向尖苛的烂蕃茄评论,都给满分。更重要的是,网络上充满了对于这部纪录片的溢美之词。讨论伊斯坦布尔的街猫,成为远远超过任何伊斯坦布尔其它的话题。

《KEDI》的预告上,有一句话:“狗,以为人是上帝;猫,不这么想。因为,猫,比较暸解人。”

想象如果从猫的观点,千年来,它们才是伊斯坦布尔的“当家的”,因为它们穿越了所有的时代,包括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奥斯曼帝国,直到今天的土耳其共和国。它们悠哉悠哉地在伊斯坦布尔每一个角落里,咖啡厅、土耳其茶馆、港囗的鱼市场,打呵欠、伸懒腰、睡午觉,夜里,它们在奥斯曼帝国皇宫、蓝色清真寺里昂首阔歩。

圣索菲亚大教堂门口,走来一只小小的黑猫,看到一个叫杨惠姗的观光客,它优雅又亲密走近,热情地喵喵地问候,它的眼睛柔情又期待的看着杨惠姗,身体紧贴着杨惠姗的脚踝,轻轻的磨蹭。杨惠姗蹲在地上,抚摸着小黑猫,口中一直说:“你好漂亮……你好漂亮……”

小黑猫没有受到土耳其国家旅游局的委托,但是它的友善,它的自在,展示了伊斯坦布尔这个城市深处的某一种真情,一种友善。这样的真情,让伊斯坦布尔这国际知名的回教城市,因为以万计的街猫,传递了一种善意,一种温暖。伊斯坦布尔的街猫,甚至,在今天世界上普遍地对回教污名化之际,替伊斯坦布尔这个回教城市,带来一个柔情的雄辩。

为什么伊斯坦布尔有这么多街猫?它们早就已经是世界新闻的主题。穆罕默德言行录,提到先知穆罕默德在祈祷之后,发现有只猫睡在他的袍子的袖子上,为了不要惊醒那只熟睡的猫,先知割断自己的袖子,让猫继续地睡着。

今天的伊斯坦布尔,数以千计的小区,定时为伊斯坦布尔的街猫,准备了飮水和食物,伊斯坦布尔的街猫,更是生活无忧无虑地漫步在这个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然而,伊斯坦布尔的街猫,和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人”,带来一些反思,这样对待所谓“另一种生物”的寛宏、友爱,只能存在于伊斯坦布尔的街猫?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