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有幸迎老兵 家园仍在待君还

成都商报 2017/4/13 6:53:00

□程启凌

七十七年来,抗战老兵胡定远只能在梦里跟双亲见面。父母站在海峡的那一头,流着泪,一遍遍对他喊着一句话。可总是太遥远,他总是听不真切。醒来后,一想到父母不知道他是否尚在人世、他也不知道父母是否尚在人世,就感觉有把刀在心里剜。

今年19岁的台湾女孩彭怡惠,一开始并不知道:97岁的爷爷胡定远当年突然离乡之时,只有20岁。1940年,上街赶场的泸州青年胡定远突然遇上抓壮丁,来不及跟父母兄妹道别,就坐船去了湖北打日寇,接着随远征军赴缅甸对日作战,后来又一路辗转到了台湾,再也没能回到故乡。

七十七年来,他见过无数青年在抗日战场上倒下、见过海峡两岸音讯隔绝又连通、见过一代代人撒手尘土……如今他年近百岁,什么沧海桑田都见了,唯一想见的却还是父母兄弟。他漂泊异乡数十年,垂老耄耋之年,魂萦梦绕的仍然是家乡的那些地名:白米洞、大渡口、太慈寺、灯杆山……

孙女彭怡惠明白他的苦:青春年少时与亲人生生离别,天各一方音讯全无;被时代和历史的大洪流所推着,抗战流血、身不由己地远离大陆,开始为生存而艰辛打拼。他一生孤苦,61岁时才跟彭怡惠的奶奶结婚,老来全靠继子和社工照顾。

彭怡惠决定要为自己的老兵爷爷做一点什么:她要帮他回到故乡,帮他找到失散77年的亲人。

经过努力,胡定远终于在屏幕上看见了83岁的外甥。他挂上电话,失声痛哭:他的双亲、兄弟、姐妹,早已不在人世。虽然早有准备,但一经证实,仍然止不住悲如潮水。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胡定远不识字,未必知道这首《回乡偶书》,但彭怡惠是熟悉的。她没有走过爷爷走过的长路,她和爷爷之间甚至并无血缘关系,但她却知道不久的将来,爷爷重新踏上故土那一刻的感受。中国人的乡愁,早已通过这些众口相传的诗歌,融在每一个炎黄子孙的血脉里。

胡定远现在终于知道:在梦里父母一直对他喊的是什么了。那是冥冥中一声声望眼欲穿的呼唤,跨过遥远的时间和距离,穿越生死的界限,清晰地传到了他的耳边:“你,快回来。”

他这一辈子,跨过了无数的大江大海,最难割舍的,永远是家乡的浩浩长江、茫茫青山。他生于斯,离于斯,终又将归于斯:他,要回来了……

青山有幸迎老兵,家园仍在待君还。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