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年来只陪过我3天 我恨妈妈

重庆晨报 2017/4/14 8:11:47

牟星雨(右2)与寝室的同学。

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们就会唱一首歌:“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投进妈妈的怀抱,幸福享不了……”然而这首歌对于黄水小学6(2)班的牟星雨来说,是不能唱的痛,因为从1岁到13岁,她的妈妈仅仅陪了她三天,“妈妈”这个词对她来说是陌生且充满恨意的。

努力听话,曾希望妈妈回来看自己

牟星雨,一个说话眉眼弯弯的小女孩,活泼开朗,和人说话的时候总会翘起嘴角露出笑意。她今年13岁,家住在石柱县黄水镇万胜村二沟,就读于黄水小学6年级2班。父母在她一岁的时候离婚了,父母离婚后,还在学走路的牟星雨便由年迈的爷爷带着。爸爸去重庆打工,每当过年时才回家几天。而妈妈,牟星雨从1岁到13岁的这12年里,仅仅和她相处了3天。

“你想妈妈吗?”记者问道。

“我恨她!”牟星雨毫不犹豫回答道,“恨”字咬得特别重。

“为什么?”

“因为她从来不管我,也不来看我,别人都有妈妈,我没有妈妈。”牟星雨说父母离婚后,爸爸去重庆打工,妈妈去了忠县再没回来,而她则由爷爷带着。由于爷爷年纪大了,既要干农活又要照顾家庭,有时实在无暇顾及她,有时也会交由其他亲戚照顾。父母不在身边,牟星雨在成长过程中受过委屈流过泪,哭着喊着过要找爸爸妈妈。

牟星雨说小时候她也很想妈妈,尤其是在过年的时候,看到别的孩子都有妈妈陪着买漂亮的衣服,扎好看的小辫子,可是她没有。她问过爷爷,妈妈去了哪里?爷爷说妈妈去了忠县。于是她便记住了忠县——这个离她很遥远也不知道在哪里的地名。她曾经想是不是自己不乖不听话所以妈妈不回来了呢?于是她努力听话,希望做一个乖孩子,努力学习,课后帮忙做家务,这样妈妈也许会回来看自己。

可是无论她怎么做,每年过年回来看她的只有爸爸。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妈妈的身影再也没有出现在这个小山村,牟星雨对妈妈的感情由期盼渐渐变成了恨意,恨她生了自己又抛弃了自己。

母亲=一元钱+高个子

牟星雨就10岁那年,有一天照顾她的幺婆婆生病了。考虑到牟星雨年纪小,家里人联系上了多年未见的妈妈,请她来照看牟星雨几天。

“9年了,你终于见到了妈妈,开心吗?”记者问。

“不开心,我不想见到她。”牟星雨低着头说,得知妈妈要来照顾自己,她一点也不高兴,只觉得这个讨厌的女人为什么还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这次妈妈来照顾了牟星雨三天两夜,也是9年来母女俩唯一一次见面和相处。在这3天里,母女俩在一个屋檐下各做各的,母亲没有倾诉母女分离多年的思念,女儿没有向妈妈撒娇,更没有抱着妈妈哭着问你为什么不来看我?有着血脉相连的两人,却犹如陌生人,分离时也没有依依不舍。

“妈妈给你买了什么礼物吗?”记者问。

“没有,在小卖部她问我想买什么东西,我说我不要,她就给了我一块钱。”牟星雨说道。

“那你现在还能想起来妈妈的脸是什么样的吗?”

“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她长得很高,胖瘦也没印象了。”牟星雨如实回答道。

至于妈妈为什么不来看她,是不是有了新的家庭生了新的弟弟妹妹,牟星雨说她一点也不想关心:“因为我恨她,所以我不想知道她的事情。”

喜欢看书,想了解山外精彩世界

除了母爱的缺失,父亲也甚少陪伴。牟星雨的爸爸在重庆打工,具体地名她说不出来。爸爸只有在过年的时候回来三四天,而这些天,也是牟星雨最幸福的日子。她说,在平时,每次在电话里听到爸爸的声音她都想哭,可是为了不让爸爸担心,她都忍住了。

“有一次在重庆的幺婶婶接我到爸爸打工的地方去耍,这是我第一次去到大城市。看到城市里的楼房好高啊,路面宽敞车多,让我惊诧不已。”牟星雨说起自己第一次去到重庆的事,充满了回忆和向往,而在城市里见到的东西,是黄水镇没有见过的,也是书本上没有的。

牟星雨说自己空闲的时喜欢看书,因为看了书就不会再想爸爸了,看了书能学到很多知识,以后就能出去找爸爸了。牟星雨家里每个星期给她10元零花钱,而这些零花钱,她大部分拿来买书看了。“我买了《小王子》、《话题作文》等好多书,教室的图书角里也有很多书,大部分是历史书、作文书等,我基本上都看了。”牟星雨说,她去了重庆之后,回来对增长知识、开阔眼界的书很感兴趣,希望能多看些这样的书籍来了解山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吴华江 摄影报道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