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纸春光》:淮剧舞台上承载起的郁达夫文学追求

东方网 2017/4/15 14:46:00

《半纸春光》剧照,慕容望尘初到德华里

东方网4月15日消息:人文新淮剧《半纸春光》昨天在天蟾逸夫舞台上演。作为上海淮剧团纪念郁达夫诞辰120周年、庆祝淮剧进上海110周年年度之作,《半纸春光》取材于郁达夫《春风沉醉的晚上》和《薄奠》两部小说。在这部戏中,素以反映底层百姓生活为长、唱腔铿锵有力的淮剧舞台上,除了人性的光辉闪耀,还飘散着一种淡淡书香。

《半纸春光》剧照,陈二妹为慕容望尘找来刊登着慕容文章的杂志

《半纸春光》中的男主角慕容望尘是一位生活无着、穷困潦倒的落魄知识分子,他租住进了窄小而破旧的贫民窟弄堂:“德华里”。在那里,他遇到了同样被生活压迫的烟厂女工陈二妹、黄包车夫李三一家、房东老朱等贫民百姓。由于有着共同的生活处境,他们相识后很快从相互同情,发展到相互关怀、体贴。尤为难能可贵的是,陈二妹等人虽然生活在社会最底层,受尽生活的苦难,却拥有纯洁美好的心灵、对未来生活不低头的抗争精神以及对美好光明的憧憬和向往。全剧充满了积极的社会现实意义和浓郁的革命抒情色彩。

《半纸春光》剧照,男女主角雨中共同推车

虽说淮剧一贯擅长反映底层普通工人的生活、命运和落魄小知识分子的生存状态,但将郁达夫的作品搬上舞台,却是戏曲界的第一次。说起初衷,编剧管燕草表示,“完全是出于对于原著小说的偏爱,偏爱小说的那股淡淡的文学味道和耐人咀嚼、无穷回味的意韵”。然而,郁达夫小说以心理描写居多,情节之淡化程度非同一般,如何改编成为一个难题。而且当时也有不少人质疑,淮剧的草根舞台无法承载郁达夫小说的文学追求。但是,在管燕草看来,“一个草根剧种也该有人文积淀的剧目,上海弄堂的居民苏北籍占到很大的比例,淮剧理所应当参与到讲述上海故事中来。”经过几年的纠结和酝酿,一群租住在“德华里”的人物慢慢浮现:他们虽然饱受生活的贫苦和磨难,但是他们依然坚强地生活着,并对未来充满憧憬和期许;他们身上洋溢着最朴实的、对生活不低头不认输的劲头,并携手相帮;对男主角慕容望尘来说,击中他的便是这道耀眼的“春光”,而对“德华里”的原住民来说,慕容望尘便是那道“春光”——一个和他们不一样的知识分子,却和他们住在一起。

《半纸春光》剧照,花开无果的客居一段,他们在同一个时区,却有着一辈子的时差。

“孤独的慰藉,当你水深火热在生存与精神的双重困境时,惟有那身处卑微的人,才最有机缘看到世态人情的真相。”该剧导演俞鳗文称自己在拿到剧本时就被打动,在这种感动下,她创排出男女主角的雨中的双人车舞,最终成为公认的动情点。剧中,陈二妹对慕容望尘说:“你的手是握笔的、拿书的,不该拉车呀!”慕容望尘回答:“可这双手,挣不来钱呐!”这段台词,让俞鳗文深有感慨,她借鉴电影中遮幅样式完成舞台呈现,运用了如同电影长镜头的三个舞台长调度将男女主角的物理距离和心理距离展现出来。

“《半纸春光》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老淮剧,而是一部人文新淮剧,它承载了一定的历史性和时代性,又在当下提出了很多对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信念与理想之间碰撞的深刻思考,对剧组而言极具挑战。”上海淮剧团艺术总监梁伟平表示,《半纸春光》一群75后主创反复商讨走位,力求让演员的精神状态、舞美装置设计、灯光音效控制、服装造型呈现贴近上海旧式弄堂风貌,观众可以在回忆和现实的交错间找到投射自我的点点春光。”

陆晓龙扮演的《半纸春光》男主角慕容望尘,以前在演出另一部剧《大洪流》中,陆晓龙是一名拉黄包车的高手,为此专门练习了相当长一段时间拉车。然而这次,他饰演的慕容望尘,手无缚鸡之力,完全不会拉黄包车,但偏偏有一段拉车戏。“明明我对黄包车驾轻就熟,反而要演不会的人,得忘记我以前揣摩的所有动作范式。《半纸春光》排练刚开始,我一碰车,手脚就容易变得僵硬,闹了很多笑话。导演也是一脸崩溃,反复说,‘不会拉多好’。在排练过程中,我和导演一遍遍调整,用了戏曲身法比如跪步垫步,表现没有拉过黄包车的人在狂风暴雨中的挣扎。”

女主角陈二妹的扮演者陈丽娟为体会角色,经常去上海的几条旧式里弄走走逛逛,找感觉,而在生活中她也会格外留意当下十七八岁小姑娘的日常状态,“一个小动作,一个小眼神,我觉得都对我体会戏中角色有很大的帮助。”

本次的舞美设计也很有特色,基调为黑白灰,很有上海老照片的感觉。舞美设计倪放认为,“黑”和“灰”是“苦难”的颜色,是上海里弄泥路的颜色,是最底层老百姓的颜色;白色则属于那半纸的春光,是人性光辉,是那隐忍而克制的爱情,是一缕革命的曙光,是文化意识在底层的渗透……

演出后,不少观众都表示,“这是一出非常不一样的淮剧,和传统淮剧的铿锵有力不同的是,《半纸春光》透露着一股浓郁的人文底蕴。”著名剧评家毛时安也给出了高度评价:淮剧《半纸春光》是一部好戏,它有品相有气质有情怀。在一片喧嚣浮躁的声浪中,它像一片淡淡的月光,以沉稳的节奏、忧伤清丽的风格、不紧不慢的语调,讲述了一个离我们有点恍惚距离的上世纪初的人间故事,一个没有过多传奇、没有旖旎风情,也不是一个令你躁动不安的人间故事。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