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熊孩子

北京晚报 2017/4/15 16:36:00

课间10分钟时,经常看见有淘气的男生,从墙上拆下几块砖,然后,从砖洞中钻过去,摘下一个茄子或两条黄瓜,在水渠里洗净后拿回教室和女同学分享。

1981年,我在一所农村中学任教。学校离城内有8里地,我和同事每天上下班都骑自行车。因为这是一所农村中学,所以学生都在学校附近住。他们是生产队的孩子,生产队就是他们的家。学校的南墙外是生产队的菜园子,课间10分钟时,经常看见有淘气的男生,从墙上拆下几块砖,然后,从砖洞中钻过去,摘下一个茄子或两条黄瓜,在水渠里洗净后拿回教室和女同学分享。

教数学的王老师是初一班主任,她的爱人是她高中同学,在广西桂林部队当排长。那年,她去部队生小孩儿,学校让我替她当班主任。当时,学校里只有两个男老师值班,其他老师全骑车或乘公交车回家。那年月,虽然还不能做到家家都有电视机,但生产队里已经有了彩色电视机。学生们课后作业并不多,作业是集体在大队部写,写完看电视。当年电视上正热播日本电视连续剧《姿三四郎》,男孩子们每晚看完电视后,回到学校就是连续不断的武打动作,你踹他,他踢你,活跃得不得了。

一天早上,我刚到学校,住在学校里的李老师就把我叫住了。原来,我所代的班有几个男生,趁着老师和同学都离校后,把学校墙头上的瓦一块一块地掰了下来,仨一摞俩一摞地用拳头像姿三四郎一样锻炼自己的手艺,把瓦都砸碎了。下午的课间时,我召集所有同学开班会。首先安排上房揭瓦的男生回家,去找家里猪圈鸡窝边的剩瓦,限制他们20分钟之内把瓦拿学校来;然后,让班里老实本分的同学去家里拿铁锹、荷篮、背筐、抹子……不到20分钟,孩子们全回来了,就连女生也每人从家里带回了几块瓦。

随后,一个孙姓同学主动爬上了墙头,我想,他昨天上房揭瓦也应当是最“积极”的。接着,男生从墙外背土,女生往墙上递瓦,男生和泥,用铁锹往墙头扣泥。到静校时,我们已经把剩下的瓦拿走、地上的泥铲净、家伙收拾好。我拍着每一个孩子的肩膀,笑着把他们送出校门后,央求李老师别给他们处分,因为他们只是十三四岁的孩子。

四月的一个周六,考验我班同学的时候到了。当时,公社让学生参加种树,我仍是代理班主任。我把上次揭瓦的7名同学找来,安排孙姓同学当组长。接着,他在大排头,后边跟着6个淘气包,每人雄赳赳气昂昂地扛着一大捆树苗,跨过水渠,走过小道、大道;接着,在扛树苗同学休息时,另外14名男同学挖树坑,然后,体弱的女同学扶树苗,其他同学拎水、埋土、踩平……那次,我班同学种树获得全校评比第一名。

“五四”前夕,王老师产假要结束了。我给班里的四十几名同学,每人安排一个节目,有相声、有唱歌、有朗诵、有活报剧,内容全是我们自己选的,或是根据他们的真人真事写的,当然,我把钻墙洞摘茄子、黄瓜,把上墙头揭瓦的错误和种树受表扬的好事,也写进了相声和活报剧当中。我们的班会在再次重演时,有公社教委来观摩,获得公社第一名。

在王老师产假和探亲假过去之后,我把这堆淘气包交还给了她。

一年后的一个下午,部队来人外调,因为班里有几个孩子要参军,其中就有这几个捣蛋鬼(当时,因为刚刚改革开放,农村孩子上学晚,他们之中有的人已过了16周岁)。可李老师和王老师不同意,李老师提出上房揭瓦的事,王老师因为休假过长不了解情况,于是,部队负责人找到了我。我说出了他们的年轻,谈到了他们的改正,并绘声绘色地讲到了他们将在解放军这所大学校里成长,将会在这大熔炉中被炼成钢……然后,他们中的三个人去了青海,其他人去了南方。

离开那所学校三年后的一个暑假,我的当年钻墙洞摘黄瓜、上房揭瓦的几名学生相继复员。一天下午,我住的平房小院门口有人在叫我,待我打开屋门往外看时,三个身高顶着门框的解放军战士,一字排列地每人右手托着一个西瓜站在大门口。哇!就是当年险些记大过处分的熊孩子!就是当年险些没通过审查险些当不了兵的熊孩子!也是三十多年后的今天,正在各级岗位上肩负着保卫国家安全重任的当年的熊孩子!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