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钱更脏的是腐败的灵魂

广州日报 2017/4/16 4:52:00

20多年前,卢武福给刚上小学的女儿零花钱时,会用卫生纸把钱包好再交给女儿,还告诉她:“钱是最脏的东西,一辈子不要喜欢它。”2017年3月中旬,年过半百的卢武福却因为自己的贪欲之心,涉嫌犯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在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4月10日《中国青年报》)

从卫生角度来说,“钱是最脏的东西”这种判断有一定道理,研究表明,钱币上的细菌不仅数量多,而且种类多——包括细菌、病毒、寄生虫、支原体、衣原体等大约上百种。而“一辈子不要喜欢它”则夹杂了一定的道德判断成分,钱能刺激人们的原始欲望,过度拜金有损道德甚至违法犯罪,在这个角度上说,钱确实有点“脏”。能说出这种话来教育女儿,说明此时的卢武福头脑还算清醒,可能还没踏上贪腐之路。

搞笑的是,20多年前说出“钱是最脏的东西”的卢武福,其灵魂到头来还是被钱玷污了,成为金钱的奴隶,断送了政治前途,成为人民的罪人。纵观卢武福人生,他曾经对金钱虽然有清醒的认识,但却没有慎独的定力,没办法让自己“一辈子不要喜欢它”。且看:“看着身边的老板开豪车、住别墅,心理越来越不平衡”,要用金钱作心理补偿;女儿要去澳大利亚留学,需花费大量金钱;从2008年开始,他先后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痴迷女色少不了金钱;他还喜欢打高尔夫球、爱好美食、玉石……实权在握,商人们就怕你没有“爱好”,贿赂无从下手,卢武福“爱好”如此广泛,不在糖衣炮弹的轰炸中完败才怪。

说实在话,人非圣贤,在金钱面前永远保持“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定力不容易,尤其当“道”的界线并不总是那么明晰,或者掺杂了人情、亲情成分之后,要分辨不易,稍有不慎,就容易受贪婪本性驱使,不知不觉间滑进泥沼。譬如,商人通过你手中的公权力发了财,你当时并没有收受贿赂,但你们成为朋友,等到你有困难时,他以朋友身份伸出援手,给你钱财支持,这是“无道”还是“有道”?毫无疑问,这是一种腐败行为,但在人情社会却有相当的迷惑性。

在“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三重关系中,“不想腐”出于一种自觉,是更高的境界,需要极高的党性修养、法规意识以及道德水准,确属不易。“不敢腐”则是一种无奈,源自对外部惩戒的恐惧,并不总是可靠的,当外部约束变化,当事人的心理也会随之发生改变。最可靠的还在于“不能腐”,不管你个人道德如何,外部不给你留下任何贪腐空间,就算你想腐、敢腐,也没有机会。以时间轴审视反贪、防腐,无非分为事前防范、事中监督、事后追究三个过程。事前体现在体制防范,简政放权、权力分制、阳光行政、财产公开等等,都属这一范畴;体制内的横向与纵向监督、体制内与体制外监督、线下与线上监督,形成合力,牢牢盯紧公权力,此谓事中监督;事后追究的担子则落在执纪执法者肩上,对贪腐行为“零容忍”。

经过多年不懈努力,反腐正从治标转向治本,应将更多精力放在事前防范上,不断夯实形成“不能腐”机制。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