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环保局长眼中的治水治气攻坚战

浙江在线 2017/4/16 12:13:00

杭州市政府工作报告说:

过去五年,“五水共治”取得突破,全市消灭了垃圾河、黑臭河,初步实现城区污水“零直排”、农村污水处理“全覆盖”……“五气共治”成效显著,率先成为无钢铁生产企业、无燃煤火电机组、基本无黄标车的“三无”城市。

未来五年,深入推进水体、空气、固废、土壤等突出环境问题治理,加强污水和固废处置设施规划建设,增强环境承载能力。

浙江在线-杭州频道4月16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俞熙娜 唐骏垚)从来没有一任杭州环保局长,如胡伟这般被推到风口浪尖。

2012年,胡伟从监察局调任环保局长;2013年,PM2.5被环保部纳入空气质量指数(AQI)检测范围,要求各地每天公布;2014年,浙江全面推进“五水共治”;2015年下半年,为进一步充实力量,杭州市“五水共治”体制作出重大调整——市“五水共治”办公室就设在环保局,胡伟兼任了治水办常务副主任……哪里水发黑了,哪天空气变差了,环保部门都首当其冲。

当基本实现小康社会以后,环境已经成为超越GDP的“发展要素”。“过去五年,我们以‘拆、治、归’为主线,以G20杭州峰会为圆心,以打造全国环境监管最严城市为支撑,全力推进五水共治和五气共治。”

治水、治气,杭州街头巷尾的每个老百姓,都对这两个词耳熟能详。从最初的黑臭河、雾霾天,到现在越来越频繁出现的“西湖蓝”、“能游泳的河”,杭州这些年环境的变化有目共睹。

多年积弊,非一朝一夕能改变;这两项“几乎很难完成的任务”,杭州是如何一步步实现的?

治水:

五年整治黑臭河1800公里,相当于再挖一条大运河

2013年对很多杭州环保局的工作人员来说,记忆犹新。那一年,杭州市直部门群众满意度调查,环保局排名“倒数”。

“痛定思痛。我们召开了全体工作人员会议,连续两天‘闭门思过’,找不足、找对策!”胡伟说。

在全面推进“五水共治”以后,胡伟从原先仅仅管工业污水、生产废水,变成一下子要管1.66万平方公里的所有水环境治理。如此庞大的系统工程,千头万绪,从何入手?

“坚持问题导向,找到痛点所在。”胡伟说。

在胡伟看来,杭州水资源算得上“得天独厚”:“我们有178亿立方米的国家战略储备水源千岛湖,还有常年稳定保持III类以上水质的钱塘江。”

但问题是,“杭州市区(不含富阳)仅仅3000平方公里土地上,承载了全省1/5的人口、贡献了全省1/4的经济总量。高密度的生活排放、高强度的生产排放,市区内河水系不堪重负。”

找源头、堵污水、引清流,杭州市治水办推出一系列举措,招招“手起刀落”。

比如,污水零直排,杭州堵了12000多个污水排放口。这是什么概念?胡伟解释说:“所谓污水零直排,就是解决截污纳管最后一公里问题。以前,许多生活污水没有经过处理,直接排放到河里。现在,想方设法让它去它该去的地方。比如在河岸边外挂一条人工沟渠,所有的污水先排放到沟里,收集起来输送到市政管网,最后到污水处理厂,处理干净再排放到河里。”

又比如,引清水入城。“将钱塘江的水,经过沉沙处理后,引至内河,促进水循环,提高水体透明度。”简单地说,就是用钱塘江水去浊度后,把内河河道都冲刷了一遍。到2016年,杭州已经实施了十大清水入城工程。先期引水入城的西溪湿地已经尝到甜头,湿地的水体透明度有了明显的改观。

还有,就是“以治水倒逼产业转型”,下大力气调整结构,关闭重污染企业。过去这几年,杭州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在钱塘江沿岸关闭了1800多家重污染、高能耗企业,“像富阳的造纸,萧山的印染,建德的化工”。这些昔日当地引以为豪的块状经济,在历经了“五水共治”后,悄然发生了“质”的变化,许多企业家在这次洗礼中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这些治水工作,说起来很简单,做起来却很复杂。“仅仅是面上治理的黑臭河,我们就整治了1800多公里,相当于再挖一条大运河!”

还有人人耳熟能详的“河长制”。“为了真正让河长制落实到位,我们推出河长APP,1845条河3000多个河长,全在里面。河长们巡河次数、巡河轨迹,都有GPS追踪定位,可一键查询。”

时至今日,这项最初“几乎很难完成的任务”,杭州越做越有信心。“看杭州治水成效,有个很简单的诀窍:就是看运河水质。运河是杭州内河地势最低的,市区70%的地表径流要汇入运河,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是劣V类水,2016年已经全线成功‘摘帽’。现在晴天基本稳定在III—IV类水。而III类水,是相当不容易的,达到了饮用水标准。”

可以说,杭州已经初步实现“县市全域可游泳,城区污水零直排。”

治气:

杭州成全国首座“三无”城市,PM2.5冲击国际标准

从G20杭州峰会前夕开始,每隔一段时间,杭州人的朋友圈就会被“天气大片”刷屏:通透的蓝天、棉花糖般的白云、绚烂的晚霞、雨后的彩虹……

如果说,杭州的治水,已经随着全省的步伐成为闻名全国的标杆;那么,在“治气”上,胡伟一直“底气不足”。“所幸,G20的到来,让我们攻克了一连串的历史难点。”

同样以“问题导向”为先。根据有关检测报告,机动车尾气是杭州空气的首要污染源,占三成以上。“空气治理,杭州先从机动车入手。”胡伟说。

用新能源或清洁能源公交车替换柴油公交车,全面淘汰22.8万辆黄标车,是杭州治理汽车尾气的两大重要手段。

胡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辆柴油公交车的尾气排放量,相当于200辆私家车;一辆黄标车的尾气排放量,相当于100辆私家车。“杭州城区5000余辆公交车的替换,相当于减少了100万辆私家车。去年杭州最后8万多辆黄标车被淘汰,尾气排放量最起码减了30%。”

燃煤烟气,是杭州空气的次要污染源,约占三分之一。2015年底,杭州耗资100多亿元,先后关停了萧山电厂、半山电厂的燃煤机组和杭钢半山生产基地这三个“用煤大户”、“排放大户”。杭州由此每年削减燃煤达250万吨,主城区用煤量少了一半,对减少燃煤烟气的贡献不可估量。

一系列“重拳”出击,杭州率先成为了全国大中城市中首个全面实现无燃煤火电厂、无钢铁生产基地、无黄标车的“三无”城市。

逐年下降的PM2.5浓度,是杭州空气质量改善的一个印证。“杭州PM2.5年平均浓度,2013年为70μg/m(微克每立方米),2014年65μg/m,2015年为57μg/m,2016年首次冲进50大关,为48.85μg/m。”

未来五年:

让天蓝水清的好日子常伴杭州人左右

这座城市的改变,老百姓一点一滴看在眼里。

2013年群众满意度调查中排名靠后的环保局,2014、2015年大踏步前进了30名,去年又继续大幅进位。

毫无疑问,治水、治气,未来五年仍是杭州的“攻坚战”。

胡伟说,治水方面,仅2017年,杭州将投入300多亿元,完成八大类3000多个治水项目,III类水市控断面要达到90%以上。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到2018年底,千岛湖配水工程就将完成。“届时,每一个杭州人打开水龙头,就可以喝上从千岛湖送过来的‘农夫山泉’!”

“治气是杭州打造世界名城的一块短板。未来五年,依然任重而道远。”胡伟说,PM2.5浓度的国际标准是年均35μg/m以下,“希望在‘十三五’结束时,PM2.5浓度能控制在42μg/m以下,目标是争取冲进40大关!努力向国际标准靠近。”

与此同时,杭州今年上半年还会出台《打造全市域清洁排放区实施意见》。打造清洁排放区标准要先行,通俗一点讲,就是国家没有标准的,杭州参照国际标准建立自己的标准;国家有标准的,杭州要比国家标准更严格;以标准来倒逼治理。同时杭州还要继续打造环境监管最严格城市。胡伟透露说:自新《环保法》实施后,因环境违法,杭州已拘留了200多人。“今后,因为破坏环境而被罚得倾家荡产,完全有可能,甚至还会因涉罪而身陷囹圄。”

天蓝、水清、阳光明媚,这样的日子,胡伟也满怀憧憬。“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我们就能把人们儿时记忆中的美丽杭州找回来!为此,我们要一直奋斗在路上!”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杭州千名督导员一线剿劣

  • 浙江在线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