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对话"西游记"导演杨洁:翻拍一定要尊重名著

新浪娱乐 2017/4/17 11:43:00
《西游记》导演杨洁

新浪娱乐讯 今日,86版西游记导演杨洁去世的消息传出,六小龄童等纷纷发文缅怀。【86版《西游记》导演杨洁去世】作为中国第一代女导游,杨洁在业内德高望重。2010年,新浪娱乐曾有幸直接与其对话。谈起国内影视圈翻拍泛滥的现象,杨老师犀利表示,名著翻拍可以,但不能胡搞。

以下为采访原文:

杨洁的经历由《西游记》开始也由此结束,用17年的时间完成一部作品,杨洁却觉得并没有拍够。在和我们的对话中,她回忆起拍摄中的一点一滴仍然印象深刻,语言言简意赅,每一句却都言之有物。作为老一代的影视工作者,杨洁对目前名著翻拍的混乱现象忧心忡忡,对于经典,她希望所有人都能怀抱一颗敬畏的心,也正如此,才能够拍出充满艺术感的作品。

发誓再也不拍扎戏的演员

主持人刘杨:看到杨导我们就想到了《西游记》,这是一个密不可分的结合,导演当时在筹备《西游记》的时候是一种怎么样一个情况?应该是很难的吧?

杨洁:很难的,筹备《西游记》是一个很紧张的过程,实际上只用了半年,比较起来并不长,很仓促,一直齐头并进的做准备工作

主持人刘杨:是一个“临危受命”的过程吗?

杨洁:受命接这么一部戏也是挺有缘的,本来我是搞戏曲的,所以当时是不会让我搞电视剧的,隔行如隔山嘛,所以搞电视剧是我梦寐以求的,但是我搞不了,领导不批准,你就是搞了电视剧也不被承认。可是后来因为搞不成电视剧我很失望,我要求调工作,到一个我能够拍电视剧的地方去,这时候我们副台长他来了以后不到三个月就给了我这么一个任务,你拍《西游记》,所以当时我接到这个任务我非常高兴,非常意外,也非常认真接下这个任务。

主持人刘杨:当时您提到你之前没有导过戏,是什么样的自信心和这种动力让你接这么大一个很难啃的骨头可以说是?

杨洁:是很难啃(笑),我从小说实在的我不是科班出身,我的学历三天小学,一个礼拜中学,就这么一个学历,没上什么电影学院,戏剧学院。但我一直是热爱文艺,从小就喜欢看电影,所以对电影痴迷,近乎痴迷。后来到了革命队伍里头,几经折腾也没离开了文艺部门,58年的时候我到电视台,到现在50多年了吧,50多年我接触了各种各样的文艺形式,也主办各式各样的电视节目,但是我最想搞的就是电视剧。我搞电视剧的时间不长只有18年,也就是说以《西游记》始,以《西游记》终。1982年开始到1999年结束。

主持人刘杨:是一段很漫长的经历?

杨洁:不漫长,我感觉很短,太短了。因为我还没过瘾,还想做,但是做不了了(笑)。

主持人刘杨:我想知道您当时比如说在第一个镜头需要拍摄的时候,那整个场景现在还能够回忆起来吗?

杨洁:第一个镜头是在扬州,哪一天我们就工作了23个小时,为了突击乌鸡国国王雷鸣,他第二天就要走,我们抢他的戏,从那儿以后我发誓再也不拍扎戏的演员了,来回去跑受不了,那一天我们就干了23个小时。

主持人刘杨:连轴转是吗?

杨洁:连轴转,那一天7月1号,所以印象特别深。拍完了一天一夜下来,身上咬了一堆的包。

主持人刘杨:在《西游记》拍摄过程中最长一次连轴转的经历吗?

杨洁:不止,这样的事情必须要赶时间的,必须要赶人物有些特殊要求的情况,我们就连轴转,23个小时,24个小时也有,也有8小时的。

主持人刘杨:杨导,当时我们整个内地电视剧制作环境是怎么样的情况?

杨洁:那个环境应该说是初创阶段,在我们之前也有小打小闹,因为刚刚开始搞电视剧,刚刚提到日程上来,所以也就只有戏剧组几个导演,当时五六个吧,他们承接了搞电视剧的任务,其他人都没有权力搞的。

主持人刘杨:就只有五六个?

杨洁:只有五六个,王扶林、来舒军这几个人。所以人力少,物资匮乏,经验不丰富,在那么一个情况下。到1981年底,中央下来这么一个精神,要把名著搬上电视屏幕,中央台要负责这个事情,所以当时就下了《西游记》和《红楼梦》两个戏,我就有缘拍上的《西游记》。

《西游记》重拍:不要胡搞

主持人刘杨:就我们现在看来《西游记》也是一部经典,但是当时是不是有很多比如说书中描写的东西我们是实现不了的,我们当时技术不允许。

杨洁:对,那个时候困难在哪儿呢?一是创作上的困难是极大的,因为它是一个神话故事,而中国电视剧还是一个初创阶段,更不要说拍神话了。栏目抠像现在已经是司空见惯的,调位什么的,那个时候根本没有,也没有这么多拍摄点,什么扬州、无锡、涿州、横店那么多拍摄地,所有经典包括山水,包括寺院,包括演出的宫殿什么的,不是自己搭就是要到处去找,你找环境你得找没有现代建筑的东西,有一个电线干都不行吧,所以你得到处去找。而且《西游记》它又是个游,从北到南,从国内到国外,你景色上都有变换,所以从游字上做文章,从人物环境区别上做文章,从讲故事人物分析上做文章等等都是难题,最难的就是特技。

主持人刘杨:我们其实现在有时候还会说起来《西游记》里面比如说在深海龙宫里面有一些镜头,我们甚至能够看到孙悟空背后调起那根线,现在看来微不足道,但是在当时可能都是很难克服的问题?

杨洁:现在你再粗的钢丝也没关系,你有后期可以把它抹掉,你可以保证人不会摔。可是那个时候我们刚刚开始知道可以把人吊起来,你不吊起来人站在地上做动作怎么也不像飞起来。那么你吊起来就得有钢丝,这个方法还是我们从香港学来的,香港只给我们看了一个镜头,就是人从坟墓立一个鬼魂飞出来,别的不给看了,不给看我们就带着这么一点收获回来的,回来以后我们就集思广益,举一反三,于是就是什么过江龙这些都想出来,猴子跑,哮天犬追,这些都是我们自己发明的。但是钢丝承重的问题我们解决不了,不知道怎么承重,人吊起来钢丝粗出现了抹不掉了,穿帮,细了人要掉下来摔了,我们主演也好,替身也好,都摔过。所以只好钢丝越细越好,上头抹的颜色越多越好,可是还是免不了要出现,尤其挂钩的地方比较粗吗,挡不住的。

主持人刘杨:其实我们到现在为止仍然是觉得这师徒四人是我们看过所有版本里最经典的版本,你是不是觉得非常的骄傲和欣慰呢?

杨洁:没有,要说完美是陆续到达的,刚开始的时候我真是发愁,一个猪八戒的肚子跟脸,那个鼻子长还是短,颜色是黑还是白,脸上要不要长毛,不知道啊,我们是一集一集那么下来不断的修改,起码修改上百次才达到最后比较完美的大家承认美猴王。

主持人刘杨:就是现在所有重拍也好,或者国外题材也好都在模仿这个,他们觉得我们印象中孙悟空就是六小灵童,我们印象中猪八戒就应该是胖胖憨憨的样子,试图去打破这样的印象不可能。

杨洁:不仅仅是我们的电视上,就是吴承恩的书里也是那么些的,唐僧就是白白胖胖,妖怪都想吃他,长的又漂亮,要不然妖怪要成精呢,这个形象在书里头已经固定了,不可能把它弄成黑不溜秋的,又黑又瘦,不可能的,那不是《西游记》了。

主持人刘杨:当时在收视率上万人空巷是您之前预料到吗?

杨洁:我估计到会成功,因为它本身就是个老少皆宜、雅俗共赏的东西,但是我没想到会那么大影响,我更没想到20多年它一直在放。

主持人刘杨:只要是寒暑假每次打开电视剧一定会看到这部剧不停的播放。就是现在您有时候再看到自己拍的这部戏,第一的想法或者第一个念头会是什么呢?

杨洁:我感觉太多了,有点视觉疲劳,有好多是属于遗憾的东西,在上面下不来了,就是一些特技,那时候实在没有办法了,只能达到那个水平,现在想改改不了了。

主持人刘杨:后来再拍续集的时候。

杨洁:这些提高了。

主持人刘杨:就是如鱼得水了。

杨洁:这个应该说是有一定提高,因为钱的问题还不能更多的使用特技,电脑动画等等也都很有限,但是好像反映没有前25集那样好,因为什么?故事差了,所以观众觉得还是前25集好,那些失败的特技他们认为就应该是那样,那是我没想到的。

主持人刘杨:到今天我们内地有那么多翻拍作品,甚至《西游记》现在去年已经重拍了两个版本,您对这个现象怎么看呢?对于这种名著的翻拍。

杨洁:名著翻拍肯定会有的,不管过国外名著都有翻拍的价值,你看《哈姆雷特》、《罗米欧朱丽叶》、《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这些都有的,我们中国也有,翻拍也不是没有必要,因为时代在进步,技术在进步,人的思想也在进步,看法也不同。但是我觉得不管怎么样,翻拍不要胡搞。

主持人刘杨:你所说胡搞这两个词有没有什么细致的东西?

杨洁:比如说唐僧要谈恋爱的,猪八戒要生孩子了等等。

主持人刘杨:你刚刚提到猪八戒谈恋爱这些是您不能接受的?

杨洁:说实在这种拍法早在《西游记》拍摄之前,日本就拍过这样的《西游记》,那个时候唐僧是个女的演的,孙悟空一个金箍棒一楮石油喷到天上,播了两集,那是80年还是81年,群众反映太大,就停播了。可是现在不看这都不算厉害得了,因为现在可能比那还邪乎也会拍出来,所以我就觉得你妖魔叫个别的名字,别叫师徒四人,这样弄来弄去真正古典名著给搞的非驴非马了。

主持人刘杨:您有点担忧跟遗憾?

杨洁:有点。

主持人刘杨:会不会就是说以导演身份对他们提出一些建议或者是要求?

杨洁:我只能说我个人的希望,因为每个导演都有每个导演的看法,一个戏搁在一百个导演手上,一百个导演样子出来了,各有各的想法,他就认为要强调猪八戒,他就认为要强调要沙和尚,各有各的看法,你没法去建议。但是我只是一个希望,尊重我们的古典名著。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