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敬宇:一生的汉语教学事业 全家都割舍不掉的汉教情

环球网 2017/4/17 13:38:00

常敬宇教授在采访间隙向环球网记者展示其书法作品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李德意】4月16日,全国首届“汉教英雄会”遴选晋级阶段收官。汉语界前辈——北京语言大学常敬宇教授,也向参赛的140位中外选手送去寄语。有着诸多重量级头衔的常敬宇教授,在采访过程中丝毫未提这些称号,在谈到自己对汉语国际教育的贡献时,也仅是表示,“全家人都从事这方面”。

常敬宇教授曾出版《语用·语义·语法》、《汉语词汇与文化》等专著,以及《近义词辨析》等合著。其书法作品,也常作为礼品赠送给外宾。若是在网上搜索常敬宇教授的资料,还会发现百度百科中写到,其曾被收入《中国社会科学家大辞典》(英文版)、《世界当代社会科学5000名人录》(美国版)等辞书。

  寄语年轻教师:夯实基础,教书育人

年近耄耋之年的常敬宇教授,已从事汉语国际教育五十余载。在交谈中,常敬宇教授常对环球网记者说:“不是会说汉语,就能是一个好的国际汉语教师。教师教学法掌握得不好,教学效果也会不理想。”

“要把语音、汉字、词汇、语法这些知识学好。教学中,咱们处处都在教文化,若是被学生问住,那是不行的。所以,还必须要掌握中国文化。”常敬宇教授通过“我把饺子吃在留学生食堂”这一例句说道:“教哪个国家的学生,也要学习哪个国家的文化,将两国语言、文化对比来教,这样会易于学生理解掌握。”

常敬宇教授说:“现在,从理论到教学法,汉语教学技巧都在不断提高。”常敬宇教授还向环球网记者打趣道:“我们当时是初创阶段,是一边教课一边编教材,在摸索着前进;现在是整套教材都已编好,教学在一步步走向正规化、科学化。”

借“汉教英雄会”契机,常敬宇教授说:“这个大赛是一种促进大家‘认真’的方式”。常敬宇教授还说道:“老师,是要教书育人。年轻人不能浮躁,不能因忙开会,忙科研,而忽视基础教学。越有名的教师,就越要到教学一线做榜样。”

  书法传递中国文化 教学融入上善若水

在采访中,常敬宇教授常说:“汉语是工具,是桥梁。国际汉语教师要在教外国学生时,传播中国文化。”多次强调“文化”重要性的常敬宇教授其实也是位书法大家,其作品常被用来赠予外宾。

常敬宇教授对环球网记者说:“弘扬中国文化,这是教师的职责,不能要回报。”常敬宇教授的书法作品从不卖钱,“作为礼物,给学生更应该写了”。常敬宇教授的学生们,北语的老教师们,几乎是人手一幅常老师的书法作品。

书法,是常敬宇教授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也是其向外国友人传递中国文化的一种方式。除此之外,退休后的常敬宇教授还会抽空去各个单位做讲座。“有一次我去保定给中小学教师讲课,他们对老子感兴趣,我就以‘上善若水’为题,讲了两个小时。”常敬宇教授对环球网记者说,“小学老师也是在培养孩子,我很高兴去讲。”

喜爱书法的常敬宇教授,还是一位“藏书高手”。常敬宇教授笑着对环球网记者说:“我的藏书有一万两千多册,好多老师不去图书馆借书,都会到我这借。我还有一张‘海淀区藏书状元’的奖状。”

  一生的事业 一家子难以割舍的汉教情

常敬宇教授先是研究汉语教中国学生,然后转向汉语国际教育教外国学生。常敬宇教授对环球网记者说:“我从教留学生起,就把汉语国际教育作为终生事业来教。通过汉语传播中国文化,就是我最大的任务,终生的任务。”

“我们当时的工作都是由国家分配。我从心底觉得,对这份事业,越钻进去就越感兴趣,就越能感到任务感和使命感。”常敬宇教授说,“退休之后也放不下,我还在研究,还在写,还出了几本书。这成了爱好、习惯。”

在谈到汉语国际教育对自身的意义时,常敬宇教授对环球网记者说:“这是一生的事业,不能轻易丢掉,要传给下一代。”如其所讲,常教授的儿子常丹阳老师,学习在北语,工作在北语,现也在为汉语国际教育做着贡献。

谈到“汉教情”,常敬宇教授主动谈到了记者不敢开口提及的话题:倒在工作岗位上的妻子。与记者想到的不同,常敬宇教授很坦然地说:“当时隶属于巴基斯坦陆军总部的国立现代语言大学要开中文课,在1970年办了中文系。后来我去当系主任,跟夫人一起去上课。夫人病情耽误了,倒在课堂上,去世了。”

常敬宇教授很平静地向环球网记者回忆道:“原来,我们一家子经常在一起讨论怎么才能更好地开展教学,孩子(指常丹阳老师)也常常把我们的意见驳倒。我们就听孩子怎么讲。”

“生活离不开这个。”面对年轻一代的敬仰,常敬宇教授仅是说,“我们全家人为汉语教育不说是做出贡献,就是都从事这个方面。”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