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证从未离过身 她的身份却遭冒用工作遇难题

重庆晨报 2017/4/18 21:22:31

这几年,对于巫溪的郑先春来说,每天在自己想去的工厂对面摆摊,成为了维系生活的唯一一种方式。造成如此后果的原因,缘于自己身份证十多年前被冒用。当年,她的堂姐为了能够进厂工作,用她的户口簿办理了身份证,年龄改小顺利进厂。可是这一行为,也导致如今想要找工作的郑先春,遇到了不小的麻烦。

应聘工作,她被告知列入“黑名单”

QQ图片20170418211014.jpg

17日下午,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在沙坪坝区某安置房外见到了郑先春。“我就是想知道,她为什么要用我的身份证。”面对记者,32岁的郑先春如此说道。

发现身份证存在蹊跷,是在2013年1月。当时,常年在甘肃帮家人照顾生意的她,在表妹的邀约下回到重庆,并一起去西永附近的某大型工厂应聘。

“我最想感谢的是我表妹,因为她,我才发现自己身份上的‘秘密’。”郑先春告诉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来到工厂应聘时,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在为她建立社保资料时,发现了异常情况。工作人员告诉郑先春,她曾经在广东有过缴纳社保的记录。“对方给我说,我被列入了‘黑名单’,不能再办理了。”郑先春说,基于这个“理由”,对方拒绝了她的应聘。

郑先春询问了一番,才知道有人使用她的身份证号办理了社保,那个人还在广东当地的一个制衣厂工作过。被列入“黑名单”的缘由,她完全不知情。

十多年前,她的身份证被堂姐冒用

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郑先春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她无法想象,身份证一直都在自己身上,怎么会被别人冒用?也就是从那时起,郑先春开始千方百计的寻找真相,想要弄清到底是谁在冒用她的身份证。

郑先春生于1985年,从小家境贫寒,为了供哥哥读大学,父母在她读中学时为她办理了退学手续。2000年,15岁的郑先春去了甘肃,帮亲戚家照看面店的生意。十多年来,郑先春基本上一直都在甘肃,很少回家。即使后来办理了身份证,但因因为工作性质不需要使用身份证,所以对身份证冒用的事情一直不知情。

不过这一次因为进厂应聘的缘故,她意识到了身份证上存在的隐情。通过向公安机关报警求助,她最终得知冒用身份证的不是外人,而是她的堂姐郑先华。

由于郑先春自称已经与郑先华断绝了关系,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未能与之取得联系。但据郑先春介绍,郑先华是她幺爸的女儿,比她大五岁。“当年,她因为年纪大不好进工厂,冒用我的身份去打工。”

郑先春说,被工厂拒绝后,她起初找其他工作也只是干一个月就换地方,因为总会在社保的问题上卡住。到后来,她借了些钱,在最初应聘的工厂对面摆摊卖衣服,生活受到了极大的影响。“我只希望能够找一份好点的工作,养活自己。”

双方父亲合计,堂姐办了张“特殊身份证”

郑先华的这张“特殊身份证”,是如何办理下来的呢?郑先春告诉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通过她自己的调查,她得知这事源于2002年3月。当时,郑先华因为年龄偏大,在广东应聘工作遇到难题,于是便使用了郑先春的户口簿信息,办理了一张照片为郑先华、身份证号为郑先春的身份证。通过这样一种方式,郑先华的年龄小了五岁,最终也成功利用郑先春的身份进了工厂。因为她进了厂,所以有了社保记录。

与此同时,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与巫溪县公安局取得了联系。民警也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在去年8月4日作出的情况说明。在说明中,警方表示接到郑先春反映身份证在2002年3月被郑先华盗用的情况后,展开调查并做出了回复。

去年8月2日,郑先春户籍所在地派出所——巫溪县公安局文峰派出所在对郑先春的幺爸郑全成进行讯问时得知,2002年时,郑先华要去广东东莞务工,由于年龄偏大工厂不予录用,于是郑全成便找到郑先春的父亲郑柏友,希望能够用时年17岁的郑先春的身份,帮助郑先华顺利入厂。

当时郑先春正在甘肃打工,郑柏友没有询问女儿,便将女儿的户口簿交给了郑全成。就这样,郑全成靠着郑先春的户口簿和郑先华的寸照,在文峰派出所办理第一代身份证。郑全成说,郑先华靠着“特殊身份”进厂务工,一年后将身份证还给了郑先春。在进场务工期间,郑先华没有办理任何业务。

警方对郑先华进行询问时得知,郑先华现因婚嫁,已经将户籍转到了忠县野鹤镇。对于冒用堂妹身份证的行为,她的表述与其父一致。

不过,郑先春并不认可郑全成的说法,因为她自称2004年没有从郑先华那里拿回自己的身份证。“我常年在甘肃,和郑先华几乎没怎么见过面,不可能有她还给我身份证的情况。”因为不断想着找郑先华要说法,结果导致姐妹二人产生分歧,最终闹得不欢而散,断绝了往来。

而对于父亲自作主张用她的户口簿帮郑先华办理“特殊身份”的行为,郑先春至今也十分愤慨,父女关系也闹得很僵。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通过电话,与郑先春的哥哥取得了联系,他也证实了父女之间存在隔阂的说法。与此同时,他也表示因为身份被冒用的问题,导致妹妹如今的生活陷入困境,希望能够尽快解决与身份证相关的业务问题,好让她顺利找到工作。

公安人口信息无问题,其他业务系统还需解决

此外,郑先春告诉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由于郑先华冒用身份的行为,除了社保问题,她在办理银行卡业务时,也遭遇到麻烦。据她介绍,自己在2007年办理了一张银行卡,前段时间因为输错密码被吞卡,去解锁补办时,银行工作人员表示由于证照图像与本人不符,无法办理,并让她找派出所证明“我就是我”。

“派出所现在也不开这种证明了。”郑先春说,为了证明“我就是我”,她回到老家找村委会开了个证明。在郑先春提供的一张盖有“巫溪县朝阳镇玉皇村村民委员会”鲜章的证明书上,称“如有另外的人持有本身份证信息一样者,不是本人……情况属实”的字样。

而在警方对郑先春所述新旧身份证均不能使用的调查中提到,郑先华在2002年冒用身份后,郑先春2005年在文峰派出所办理了一代身份证,2007年首次申领二代身份证,2013年,二次换领二代身份证。“三个身份证均是由郑先春本人来办理,且从未借给任何人也从未丢失。”

同时,警方通过查询相关人口信息系统,发现郑先春的姓名、身份证号、照片与本人一致。并且在2011至2013年期间,她的身份证也有过住店、上网的使用记录。

按照警方说法,郑先春的身份证在公安人口信息中使用不存在问题。警方也称,他们与郑先春通电话时,郑先春提到过曾使用二代身份证办理过银行卡的情况。

不过,对于当时办理的银行卡如今为何无法解锁补办,郑先春依旧认为,是因为自己身份被冒用所致,以至于她补办了新身份证,也依旧没能将银行卡解锁。

对于郑先春遇到的情况,重庆康渝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晔律师称,当事人应当凭身份证及户口簿,到社保登记机构说明自身的名义被人冒办社保的情况,必要时应当请冒用者的工作单位予以出面,证明其与之并没有建立劳动关系的事实。

由于公安的人口信息系统与银行、社保等单位的系统不同,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也建议郑先春能够去其他单位再试一试,或者去重新办理新的银行卡,从而证明自己的身份证到底还存不存在问题。而郑先春本人则表示将去最初应聘的那家工厂去要一份自己社保被列入“黑名单”的证明,并开始寻求律师的帮助,为自己讨回说法。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王梓涵 摄影 雷键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