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冬冬陈曦揭秘《人民的名义》主题曲创作之路

新浪娱乐 2017/4/19 12:00:00
董冬冬陈曦夫妇

“枝繁叶落、烟霞交错、青梅永乐、繁星闪烁、清风明月、梅兰佳作……”,《以人民的名义》的歌词,有一种对于文艺的向往,有别于一贯正剧歌曲的套路。

《人民的名义》热度不减,与之相关的各种热议话题都持续占领着网络热搜榜,该剧的音乐制作同样是良心配置,大气的主题曲《以人民的名义》和走心的插曲《誓如当初》都由有“音乐界神雕侠侣”之称的董冬冬[微博]陈曦夫妇一手包办,作为电视剧情感催化剂的这两首歌曲更是升华了剧情。从《时间都去哪儿了》、《终于等到你》到《以人民的名义》,董冬冬和陈曦在完成着多元并且高质量的创作,接受南都专访时,他们第一次独家透露了《人民的名义》歌曲创作的全过程,讲述了音乐人生活中的点滴故事以及十五年风雨同舟的心路历程。

《人民的名义》歌曲创作之路

“作品零修改!我们把主旋律当流行曲来写”

“以人民的名义,托付你,权杖的重量,勋章的意义……”这是一首有别于一贯正剧歌曲套路的主旋律歌曲。提及与《人民的名义》的合作渊源时,董冬冬表示李路导演与自己十年前便有过默契合作,接到这样的创作题材,他自己也很兴奋,“其实我小时候看这种片觉得是很有意思的,看到剧本的时候,(往事)历历在目。”此次主题曲的主唱由韩磊和江映蓉[微博]携手共唱,对于如此新颖甚至有些违和感的组合,网友也是争议不断,对此董冬冬回应说:“最开始我们创作时,我第一想到的就是韩磊老师,他的声音是真正不可替代的,尤其中音区那种沧桑感。有人觉得江映蓉的声音、形象好像不太适合,但我觉得每个人都有很多面,这样的突破反而能给大家一种新的选择。这种直白的年轻人的表达和韩磊老师的沉稳,反而能形成一种反差。”

南方都市报:听说你们的歌写完基本上很少修改?这两首歌曲的创作花了多久?

董冬冬:对,我们在交稿时一定要让自己百分百满意才可以。导演也提醒我们一定要先把歌词写出来,因为有太多的领导一层一层去看,之前没有想到一遍会过,通过后虽然没有欢呼,但我们觉得这件事可能真的抓住了他们的点。

陈曦:因为我和冬冬创作歌曲的方式通常是先词后曲,我用了大概一周构思角度,真实落笔到成篇大概就是一个晚上,然后就交给片方以及相关领导们先去审歌词,在歌词没问题情况下,冬冬也在一天之内就把它给完成了。

歌曲整体上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修改,零修改的,我自己觉得也表达尽了,审歌词的人可能也觉得和他们想要的东西不谋而合,所以没有什么修改,很顺利就完成了。插曲我们大概知道它应该在剧中哪个地方出现,所以更有情所依地去写这么一首歌曲。

南都:插曲《誓如当初》很符合剧中人物情绪的爆点,是怎样做到了情有所依?

董冬冬:我们会挑出来哪些点适合配乐,哪些点适合插曲,导演剪辑完片子之后,他真的会给我留空,比如第五集里面那个书记聊了一晚上,不想把这个厂子拆了,这个地方导演给我留了两分钟的空。其实陈曦和我想表达的也就是一个人对信仰最开始的誓言能不能一辈子遵守下去,正好是符合那个剧情。虽然陈曦老师写的歌词很文人气,但我还是用一种很主调的旋律去贯穿,我当时把它定位成一首传唱的流行歌,因为我们以前认为主旋律歌曲都是比较恢宏比较口号化的,所以我想让大家听到一首流行歌,又在里面的歌词感受到我们想表达的价值观和正义。

陈曦的内心世界

“有积累,有审美,懂音律”

和《时间都去哪儿了》、《终于等到你》等金曲不同,这次挑战主旋律题材,让世人见识到词人陈曦的文字功力。曾在中国政法大学学习法律的陈曦还是气质美女,气质恬静温婉,这与她从小接触音乐与文学的生活习惯是分不开的,她会去读各种各样的书籍,从中医养生到花草、旅行,随时把握好不同风格的歌词创作;而她对各种乐器的熟悉也让她的歌词更有韵律感,她很直白地说,“我略懂音律对于写词有帮助,而我先生懂文学,所以对他创作谱曲也有帮助的”。

南都:从抒情歌曲到主旋律歌曲,如何跳出个人感情的局限?

陈曦:没有说特别的刻意,因为我接到的题材真的是差别很大,有的时候战争片来了你必须跳脱出自己女孩子小情小调的局限,然后要真正地去为这个东西写一个和你生活中看似经历上完全不一样的东西。接到的东西太多了,所以题材比较广。我自己觉得中国自古以来,清官多半都是文人,就是中国的诗词歌赋文人画的熏陶,有一种文气的、文艺上的一种向往、一种意境,心中很有清风明月的感觉。所以我觉得正派的政治人物,他们心里应该是有一种对于文艺的向往,一种文化的回归。我自己理解的清官或者反腐戏,最好的一个状况就是大家心里有审美,对人有审美,有文化上的一种传承和珍惜,所以我用了这些词来表现我想要表达的清官的形象。

南都:之前在中国政法大学学过法律,那段经历对你的歌词创作有哪些帮助?

陈曦:我不觉得我是一个非常好的学法律的学生,但是这段经历对我还是有影响的,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是一个学艺术的学生,比较懂得自由,懂得没有限制,但是学法律的那段时间确实让我觉得人情之外我还要懂一点法理,让我在受限制和自由之间能找到平衡。这也是为什么我能够在小情小爱的、生活以及古装剧之外,还愿意去尝试表达正气凛然的歌曲(的原因)。

董冬冬的内心世界

“专注感,幸福感,幸运感”

陈曦的丈夫董冬冬,2003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录音系,并于同年开始为电影、电视剧、动画片、广告创作音乐。现在已经是国内影视剧音乐和主题曲创作的中坚力量,从《心花路放》、《北京爱情故事》到《道士下山》、《夏洛特烦恼》,因为能够驾驭不同类型的音乐风格而获奖无数,对于音乐风格,董冬冬也是直言不讳:“我也听摇滚,但我更喜欢流行乐。当然,我把影视配乐和写主题曲作为职业以后,我就不能固定下来自己的风格,因为我接的每一种题材的戏都要有挑战,我们还会去创作很多电影的主题曲和电影配乐。”

南都:你写了大量的旋律,但也注意到你后期是把作曲和编曲分开进行,为什么?

董冬冬:我跟陈曦在一起已创作了200多首歌曲了,前50首都是我自己编曲,因为那个时候公司刚成立,也没有那么多人去帮我编曲。我编的第一首曲是2006年张学友的一首歌,是《但愿人长久》电影里面的主题曲,还是用苏轼的词但是重新写的曲子,编曲是交响乐加上吉他、钢琴的风格,然后那时候我就觉得我喜欢编这种歌。但我们越往后走的时候,需要写的歌也越来越多了,这样我希望我写完的歌风格有多变,如果我自己编我自己的歌,可能会有一些局限性,所以我们跟不同的编曲去合作。

南都:《人民的名义》播完之后,你们合作的《欢乐颂2》又将上映,所以其实你们的作品没有空当?

董冬冬:这也是我们这三个月内做得最多的一件事,因为《欢乐颂2》有很多集,而且有很多歌曲,音乐工作量非常大,所以我们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这部戏里。”

南都:专门创作影视歌曲,和其他的专辑歌曲创作人相比,有哪些不一样的感觉?

董冬冬:你做喜欢的事,然后把它当职业,其实是很幸福的。因为我就是一个作曲的,可以尝试各种各样的歌,在这样一个最大的空间里去创作,你是非常幸福的。

南都:你和夫人是“音乐界神雕侠侣”,这种音乐缘分是怎样促成的?

董冬冬:我一直觉得自己非常幸运,接第一个戏的时候可能是03年,那时候刚大学毕业,你不觉得自己可以胜任,但还是做成了。我跟陈曦在一起已经有15年了,她真的是很相信我,鼓励我,最开始她就觉得你可以完成。当你做了一个稍微爆款一点的戏就会有更多的人来找,所以我一直觉得影视行业是特别健康的一条线,如果你有能力的话,你就会被看到,如果你下一部戏做得还那么好,你就会有更多的戏来,所以我觉得特别幸运。

采写:南都记者丁慧峰 实习生 蒋艺臻

(责编:得得)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