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美国探索跨境空中运送重症患者

新华社 2017/4/19

4月11日,两架波音747与3架湾流Ⅲ客机从美国亚特兰大市出发,经塞内加尔短暂停留后飞往曾经的埃博拉重灾区塞拉利昂,接到11名患者后立即飞回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杜勒斯国际机场。经清关后,5架飞机分别飞赴位于纽约、巴尔的摩、明尼阿波利斯、丹佛和奥马哈的5个埃博拉治疗中心……

这是美国政府近年来举行的规模最大的一次海外医疗疏散演习,以美国国务院和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为主的6个美国联邦机构参与其中,演习代号为“宁静转移”。美国国务院医疗服务局作业医学主管威廉·沃尔特斯说:“这次演习的规模是空前的,验证了在埃博拉疫情之后所汲取的经验教训及做出的变化。”

过去10多年里,从非典型肺炎,到中东呼吸综合征,再到埃博拉,严重的局部公共卫生危机不时浮现。怎样应对这些疫情,尤其跨国运输重症患者,成为一个迫在眉睫的棘手挑战。美国国务院和卫生与公众服务部18日举行电话记者会,介绍了美国政府在这方面的做法及有关经验教训。

沃尔特斯在记者会上说,2014年埃博拉疫情暴发时,美国政府“大体上没有做好准备”,但在美国国务院的协调下,46名接触或感染埃博拉病毒的医务工作者被接到美国接受治疗,改变了美国政府内一些人所谓A类病原体患者不能空运的看法。A类病原体是指容易传播扩散、致死性高的病原体,包括炭疽杆菌、登革病毒和埃博拉病毒等。

这40多名患者主要使用美国凤凰航空公司的医疗专机运送。专机上的“航空医学生物密封系统”是由钢架搭建的软塑料帐篷,能隔离患者,但每次只能运送一人。为获得更大的患者运输能力,美国国务院与一家基金会合作,用500万美元研制了一套“集装箱化生物密封系统”。

据沃尔特斯介绍,新系统大小相当于40英尺(约12米)的标准货柜,里面有3个房间,其中一个大房间类似重症病房,可一次住4名病患,中间的房间供医疗人员穿脱防护服,一个小房间供医务人员轮班、休息。与“航空医学生物密封系统”不同的是,新系统不需要使用专机,可装在波音747-400客机、伊尔-76运输机、安东诺夫运输机、C-17或C-5运输机上。

“‘集装箱化生物密封系统’代表朝着满足生物安全需求方向所迈出的革命性一步,将确保美国在领导或支持应对下一场全球疫情时拥有战略性选项,”沃尔特斯说。

去年8月以来,美国政府已利用“集装箱化生物密封系统”开展了3次海外医疗疏散演习,4月11日至14日的演习是最近的一次。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紧急情况管理办公室作业部门主管约瑟夫·拉马纳说,美国全国共有10个埃博拉医疗中心,这次动用了其中5个。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为这些医疗中心提供了部分拨款,以支持它们准备生物密封病房、培训人员和制定必要的患者接收计划。

拉马纳说,以前一次只有一架飞机,运送一名患者,相对比较容易管理,但现在能一次性运送11名患者,增加了后勤难度,“要做到这个不容易”。

对于从3次演习中所汲取的经验教训,沃尔特斯介绍说,海外医疗疏散涉及很多细节问题,是“复杂的航空作业”,有飞机的机械故障问题,还要与塞内加尔和塞拉利昂政府进行协商,其中他们曾估计飞机通过塞内加尔中转会遇到问题,所以派了一大帮地面人员到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提供协助。

沃尔特斯强调,传染性疫情一直不断出现,除了埃博拉,还有卡塔尔最近发生的中东呼吸综合征疫情、西非国家贝宁、多哥和布基纳法索今年2月以来暴发的拉沙热、马达加斯加去年12月的鼠疫,等等。“我想说的是,最终无论疫情发生在(美国城市)帕迪尤卡还是(南非)比勒陀利亚,都需要安全且行之有效地运送患者去接受恰当的治疗。不可能每一所美国医院都拥有一个生物密封病房,所以承认这一点,拥有安全的运送机制对现在和将来都至关重要”。(新华社记者林小春)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