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名医务人员泪别“中国围产保健之母”严仁英

北京晚报 2017/4/19 16:59:00

4月19日清晨,又一个忙碌的工作日刚刚开始,北大医院第二住院部门前就排起了一条近千人的长龙,不过排队的大多是穿着白大褂的医护人员,他们胸前佩带着小白花,赶来送别一位传奇老人——“中国围产保健之母”严仁英教授。

今早的北京彤云低垂,送行的人们也和这天气一样,心情沉重而压抑。人群当中有很多白发苍苍的老人,他们是严老当年的同事或学生,还有很多人并没有跟严老共过事,但都是围产学界的同仁,对严老满怀敬仰,自发前来送别。

社会各界送来的花圈摆满了告别厅的里里外外。严老的遗像挂在告别厅正中央,照片中的她在春日的杏花前微笑着。遗像上方写着“严大夫一路走好”,两侧的挽联上书“英杰巾帼高风亮节万古存”,下书“仁爱恩泽慈母丹心垂长青”。严老安静地躺在层层簇拥的鲜花之上,身上覆盖着党旗,面色宁静而祥和。遗像正前方是子女们敬献的花圈,挽联上写着“亲爱的妈妈您的大爱永远是我们追随的榜样和楷模”。在生平简介中,一句“一世纪妇幼结缘,慈母仁英千古,精诚为医,身正为范;三万日赤子人生,一代大家永存,功在当代,业在千秋”,高度概括了老人一生的功绩。

严老的告别仪式现场没有低沉哀婉的哀乐,而代之以一首舒缓的钢琴曲。老人的大儿子王梦凯告诉记者,这是他专门为母亲挑选的曲子。这首曲子是莫扎特C大调第21号钢琴协奏曲第二乐章。母亲生前就很喜欢音乐,经常在医院举办的庆典活动中跟大家一起歌唱。母亲喜欢很多类型的音乐,很难说她最喜欢哪一首,“这首曲子的曲风是田园化的风格,让人感受到一种开阔而宁静的气氛,很符合母亲一生的为人和生活态度。”

老人生前的最后一个学生,也是她的“关门弟子”杨慧霞,如今已是北大医院妇产科主任,她告诉记者,自己对严老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就是1999年一同前往台湾进行医学交流。那时候老人已经86岁高龄了,但她却婉拒了活动方的各种特殊照顾,并告诉大家“我的身体就像60多岁的”,她坚持自己处理所有的事情,不给任何人添麻烦。虽然当时她是业界权威,德高望重,但她一点架子都没有,平易近人,对所有的人都很亲切。尤其是自己的论文,也是严老指导的。严老并没有只局限于学术上的问题,而是高瞻远瞩为杨慧霞指明了未来的发展方向。她指导杨慧霞进行妊娠糖尿病的研究,杨慧霞也坚持下来了。如今,杨慧霞在妊娠糖尿病的管理方面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她认为,这是与老师当年的指导分不开的。

白发苍苍的张焜然老人已经85岁,她和几名老同学一起来送别,她们称严老为恩师、慈母。她告诉记者,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祖国的边远地区缺医少药,于是当时的卫生部决定在北医建立妇产专修科,培养一批妇产科专业医师,当时共有60名女学生,而她就是其中之一,严老就是她们的班主任,学成后又送她们踏上人生的征途。除了学术上的严谨认真、生活中的亲切关怀,她对严老印象最深的就是她无私的奉献精神,这种精神也潜移默化地铭刻在学生们的心中。毕业时,这届学生全部服从分配,88%的人奔赴到祖国最缺医少药的地区,还有人扎根东北、西北等艰苦地区,一切从零开始建立了妇产科,在那里无怨无悔地奉献了一生。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