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奕宏:最心动的时刻是看到好剧本时的悸动

南方网 2017/4/19 17:43:00

段奕宏

南方网讯 通常“戏好”的标准有两条:放得下自己;立得住角色。第一条要求演员必须足够敬业——敬畏自己的职业;第二条则要求在敬畏“演员”这个名头之余,还需要对它完全的热爱和沉浸。当一个演员全情投入角色时,所碰撞出的火花和情感,不亚于一场炽热猛烈的爱。

看到好剧本时会“心动”

多个奖项以及经典角色加身,每拍一部戏都会仔细斟酌很久,在不少观众看来,段奕宏的作品数量虽然不算多,但每一部都可以算得上精品。他也确实不像是一个混娱乐圈的人:一年最多拍两部戏,没作品的时候几乎销声匿迹,没有任何绯闻和争议,只有在作品即将上映才重新回归公众视线。2016年段奕宏改变了自己的节奏,连续拍了多部电影都将在今年上映。他真正在乎的,只有脚踏实地拍戏这件事,“我很高兴,我还能保持热情、激情和专业性来对待自己表演的这份工作。我还没有厌倦,还能幸福地尽演员的本分”, 他不止一次地剖开自己给别人看,合作者也好、采访者也好,告诉他们自己有多热爱表演,就有多敬畏表演,“我要的不是一个噱头,我要的是成色,尽到演员的本分。”

应该没有人比段奕宏更能体会那种拍戏犹如谈恋爱的感觉了,他并非不知道自己出作品的频率远远低于同期,但是仍然不紧不慢。所以他才会形容看到自己喜欢的剧本时,心中常常涌起的是一种悸动感,“心砰砰砰砰跳”,仿佛那些白纸黑字不只是故事和角色,更似灵魂的交互,是心意相通的爽快和兴奋。即将于4月28日上映的电影《记忆大师》,段奕宏毫不掩饰自己对剧本的喜爱,“故事架构、故事情节、故事桥梁都让人着迷”。

最怕“听不到自己的心跳”

面对自己喜欢的故事和角色,段奕宏总是希望能够做得好一点、再好一点,他希望演绎新角色时“能够击碎、剥离自己,重塑人物气质”,但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如何走出来”。完全沉浸在角色中、又完全地抽离角色是需要功力的,对段奕宏而言,这一切“既容易又不容易”。拍《记忆大师》的Ending戏时,段奕宏因为戏不顺直接现场叫停,“我当时说,我不是不接受,而是我不相信现在的身体,不相信我现在说出的每一句话,我没办法拍下去”,回去的路上他也很难过因为自己的纠结而让所有人停工,但是第二天,“导演说重新缕了一下结局,谢谢你昨天叫停”,这句“谢谢”让段奕宏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也成就了《记忆大师》现在的结局。

现在回过头去看,《烈日灼心》在段奕宏演艺生涯中也绝对是浓墨重彩的一笔,而在拍摄过程中,同样面临着纠结和痛苦。段奕宏曾透露,有一场伊谷春得知犯罪嫌疑人是谁后,与叔叔交流的戏,他们拍了整整一天,一直在做各种尝试,“我坐在监视器旁边,他(导演)把所有人赶出去,留我一个人,我痛哭流涕地对导演说我拍戏拍到今天,第一次听不到自己的心跳,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尽管对有些观众来说,可能无法理解这种创作上的痛苦,或者无法注意到演员表演的每一个层次、每一处细节。但依然会有演员,将一个角色的创作当成呼吸,他们燃烧着自己的热爱去接近每一个新的故事,感受每一段新的情感和记忆,他们会痛哭流涕,会痛不欲生,会忐忑和恐惧,所有这些都只是因为,在拍戏的时候,他们怕“听不到自己的心跳”。

这是敬畏,更是热爱,所以段奕宏才会一边感叹着:“我也不喜欢把自己虐得那么难受”,但又话锋一转,“如果让我有创作欲望的戏、我甘愿受虐”。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