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出一片鱼水深情

酉阳报 2017/4/19 17:44:00

贫困户3000只土鸡“断炊”,乡干部伸援手解燃眉之急

“借”出一片鱼水深情

□本报记者汪登平文/图

倪华春的鸡饲料问题解决了,他喜笑颜开。

“书记,能不能给我借点钱,我那3000只土鸡马上没有饲料了。”近日,浪坪乡浪水坝村12组的贫困户倪华春来到浪坪乡党委书记办公室,向该乡党委书记李俊请求帮助。

据倪华春介绍,父亲患肝癌于2011年去世;接着检查出妻子患癌症,花去了40多万元;紧接着儿子患血毒,花费了18万元。家中除了老母亲和妻子,还有多个子女,是兜底贫困户。

为了偿还这些债务,他安排已经痊愈的妻子外出务工;自己在家养了3000多只土鸡,5头仔猪。他说,猪还可以用学校的潲水当饲料;鸡的饲料最多只够吃两天了。在借贷无门的情况下,他敲开了该乡党委书记李俊办公室的门。

李俊很为难,也很生气:“去年不是给你2000元民政救济金,用到哪里去了?”

“书记,‘贫困户’这名字不好听,我早就想摘掉这顶帽子了!去年过年政府给的2000元救济款,我用来买猪了。但东拼西凑把5头猪一买,这些鸡就‘断炊’了。”倪华春毫不讳言地说,“我不是有钱哭穷,硬是没办法了,才厚着脸皮再次找到书记。”

“如果再从民政给你救助,恐怕党委会上通不过;就算通过了,老百姓也有意见。你说是不是?”

“养猪的饲料我不愁,有中学、小学食堂的潲水就够了。但我那3000只鸡张着嘴巴要吃,我实在没办法了!李书记!”倪华春眼里分明闪烁着泪光。

“要不是谣传的有禽流感,我可以卖掉大部分公鸡,也能渡过难关。何况我的鸡已经开始下蛋了。”倪华春眼神里有些无望,喃喃自语。

“这样,我先借700元给你,解决临时困难后,再想其他办法;对于还钱问题,就用鸡蛋或鸡以及猪肉相抵,如何?”李俊从抽屉里拿出皮包,当面数了700元钱递到倪华春手里说,“我们就这样定个君子协议,不准反悔哟!”

“谢谢书记给我周转资金,我再也不用低三下四到处求人了。”倪华春数着钱,满面笑容,“我价格卖低点就是!优惠的价格就算资金利息。”

看着倪华春脸上充满笑意,李俊微闭双眼继续为他“开条”:“我动员一下干部,再给学校打声招呼,食堂也要采购鸡和鸡蛋,看能不能用这种方式帮你?”

“那太谢谢了,书记!你这样一救急,我今年弄个20万元不成问题,摘掉‘贫困帽’指日可待。”倪华春对脱贫摘帽满怀信心。

在李俊的带动下,该乡政法委书记蔡寿波同样采取先借钱,再给鸡蛋、土鸡的办法,给他借了1500元解了燃眉之急。倪华春说,该乡党委、政府、帮扶干部与村上共同担保已经在重庆银行为他办理担保贷款10万元。

倪华春在电话里告诉记者,这笔资金马上到位,他再不缺钱了,加上这些土鸡马上进入鸡蛋盛产期,平均每天收入800~1000枚鸡蛋不成问题。

他说,目前蔡书记的借款已经全部抵完,他已经给李书记送去了330个鸡蛋,等李书记家鸡蛋吃完了再送一批去。他动情地说:“无论如何都得感谢党委、政府这些好干部,在我最困难的时刻帮了我。我会永远记住这份情。”

采访后记

借钱给穷人非常为难:“落入穷人手,要等穷人有”这句话,经常成为借钱痞子的口头禅;借钱后一走了之,从此音讯杳无同样司空见惯。更有甚者,借了钱等于“老虎借猪”,还反说没这事的无耻之徒世上也并不少见。

同样,借钱人也有自己的苦衷:急需用钱时,银行不予贷款,找亲戚朋友,怕他们门难进、脸难看、不给面子;若借到了钱,又不能按时兑现承诺,只得东躲西藏;做生意血本无归或者受骗,选择远走高飞;更有甚者,借了不法高利贷,逼急了兔子,产生严重的后果。

面对贫困户找上门来借款,作为干部,借还是不借,实在两难。浪坪乡的两名干部在得知贫困户倪华春有脱贫致富的信心、决心和行动,只是发展养殖业时临时出现资金困难的情况下,借钱后以鸡蛋、土鸡、猪肉相抵的办法,为这位贫困户找回了自尊和自信。他们“借”出了干部和群众之间的鱼水关系,“借”出了干部相信群众,群众信赖干部的深情厚谊。

希望有更多敢于向贫困户借债的干部,用真心、真情心系贫困户,用实际行动向贫困宣战;更希望有更多倪华春一样的贫困户,面对贫困不折不挠,在脱贫致富路上不甘掉队,拥抱属于自己一家的美好未来。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