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航怒怼乐视背后:融资案被拒入伙雷军投资公司

澎湃新闻网 2017/4/19 21:25:41

(原标题:周航怒怼乐视背后:提易到融资方案被拒,已入伙雷军投资公司)

一场突如其来的互撕,扒开了网约车平台易到的资金链困局,也将易到创始人周航和大股东乐视的矛盾曝光。

4月18日,一名接近周航的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表示,周航确实已经淡出了易到,但看到最近乐视资金断流,担心殃及易到,他又出面协助管理层寻找投资人,多次跟投资人沟通到深夜。

但显然沟通的结果并未能让各方满意。

4月17日晚间,周航在网络发布了一份《对近期易到相关问题的声明》,直指“乐视挪用易到资金13亿”。他还在《声明》中敲打乐视,“期待乐视团队能够清晰看待当下的危机,接受外界合作伙伴已经提出的建设性方案,迅速、彻底地解决好易到面临的现实问题。”

对此,乐视方面反击称,周航所谓“挪用13亿”的指责,“用心险恶,已涉嫌诽谤”。此外,乐视也在回应中提及,周航此时抛出声明,是为了影响公司正常运营,企图从中牟利。

“现在的剧情太狗血,实在没意思。”前述接近周航的知情人士说。

易到周航、乐视贾跃亭、已从乐视离职的乐视汽车联合创始人丁磊合影。

那么,周航为什么会在此时抛出声明,他现在和易到到底算是个什么关系,易到的资金链和运营状况又到底怎么样?

“有资本想进是真,周航入主是扯”

周航抛出声明的时机可谓非常微妙。

4月18日,北京、上海数百易到司机上门提现。不少司机提及,易到的提现难问题,主要是春节后才出现的。而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虽然司机提现的周期明显拉长,但每天仍有固定的提现资金放出,且易到相关运营部门也在正常运作。

对于这次爆料的初衷,周航在《声明》中的说法是,易到所面临的并非简单的债权债务纠纷,而是可能会引发妨碍社会稳定的群体性事件,“因此,我作为易到用车的创始人,代表易到的初创团队以及所有用户,强烈呼吁现在的实际控制人——乐视和贾跃亭先生,能够优先站在社会责任的角度,妥善处理好易到的问题。”

但乐视方面则称,身为易到创始人、CEO的周航,却在此时抛出声明,反刺一刀,打着维护用户利益的旗号,实则在司机和乘客端制造恐慌,引发挤兑,误导公众,试图制造群体性事件,影响公司正常运营,企图从中牟利。此举堪称农夫与蛇的现代版。

周航能从中牟什么利?说法之一是,周航试图趁乐视资金会难,联手外部资本回购易到。

一名易到中层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称,周航曾在办公室里说,他就是想和别的资本联手。他出局了嘛。本来把(易到)股权卖了,现在又想联合别人一起“趁人之危”。但周航提议的方案遭到了乐视的拒绝,“(周航提出的)价格太低了。就是趁(易到)缺钱,所以贾总很生气。”

在4月17日发布的《声明》中,周航也提到,期待乐视团队能够清晰看待当下的危机,接受外界合作伙伴已经提出的建设性方案,迅速、彻底地解决好易到面临的现实问题,“我们也相信乐视最终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不过,前述接近周航人士则对澎湃新闻称,“有资本想进是真,周航入主是扯。”

2015年10月,乐视汽车拿下易到70%的股权,成为后者的控股股东。当时有说法称,乐视的投资是7亿美元。最新的天眼查数据显示,周航目前仍持有易到运作方北京东方车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25%股权,系第二大股东。

周航入伙雷军?已是顺为资本投资合伙人

更为戏剧性的,是周航的多重身份角色。

在4月17日的声明中,周航表示,随着乐视入主易到,易到及相关公司法人的变更已在2016年6月完成。他本人已逐步平稳地退出了易到的实际管理层角色。

其实早在去年9月,周航就曾在一次公开活动之后表态,他在易到的角色,越来越像一个支持者……关注一些相对来说重要但是没有那么紧急的事情。

不过,在4月17日的反击中,乐视却强调,截至4月,周航依然在易到领取CEO的工资、并报销相关费用。易到即将召开董事会,讨论对于周航的处理,并就上述行为追究其法律责任。

淡出实际管理,但并未离职,这似乎应是周航在易到的一个状态。

更为关键的是,外界频传的周航已经加盟顺为资本,并非空穴来风。

一名知情人士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周航确实已经加盟顺为资本,但他在顺为是投资合伙人,关系较为松散。不是管理合伙人。“换句话说,你要出点钱,也能成为投资合伙人。”

澎湃新闻未能联系到周航对此置评。

如果此事属实,那可能面临争议。因为顺为资本的创始人、董事长,正是乐视的资深冤家、小米董事长雷军。

官网资料显示,顺为资本创立于2011年,管理三支合计17.5亿美元的美元基金和10亿元的人民币基金。出资人主要来自于主权基金、家族基金、基金中的基金及大学基金会等国际顶级投资机构。重点关注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高科技行业以及互联网与其他行业结合所带来的变革。

前述易到中层对澎湃新闻记者称,周航有可能已经加入(顺为资本)了吧。单位(易到)管理不严,你也可以加入另外一个组织,基金本来就是一个松散的组织。至于这样是否有违职业操守,或者两份工作之间是否存在利益纠葛,就不合适了。

“那边是小米,这边是乐视,这两家本来就有不少问题(过节),这就不太合适了。”这名易到中层说,“我觉得周航应该再等一段时间,等易到的问题解决之后,他再出来说这些,那他就是一个漂漂亮亮的退场。”

数百名司机聚集到易到北京、上海的办公地点“讨债”。

易到的出路:融资或乐视帮忙

眼下,周航、乐视互撕,部分易到老臣身份尴尬。

一名易到元老在事件发生后,发了一条朋友圈,“不发声吧,虽能自保但眼看着几十万人即将围攻出大事;发声吧,肯定会被骂成忘恩负义狼心狗肺;好难选择!取小我还是求大义?这得需要多大勇气?!”

话里话外,透露出的是对易到现状的担忧。

易到用车成立于2010年5月,是国内第一家网约车平台。起步阶段获得多方资本青睐,但到了2014年左右,当滴滴与快的等后起之秀借着资本的东风,大肆补贴抢占市场之际,易到却一再错过融资时机,渐渐落后于竞争对手。

直到2015年迎来乐视的入主,易到也开始加入补贴大战。凭借高额的“充值返现”,在国内网约车市场中也争得一席之地。

按乐视方面4月17日披露的数据,乐视已投入近40亿元资金及大量生态资源,支持易到发展。

不过,随着资金链问题集中爆发,乐视已经难以抽身支援易到。4月18日,北京、上海数百名司机上门“讨债”即是表现之一。

“司机提现难,春节前这个问题就存在。易到一直在控制事态的发展,希望在事件扩大前能够解决掉。但周航搞了这一出,就没办法了。”前述易到中层这么说。

据澎湃新闻了解,目前北京、上海两地的易到司机,从易到方面获得的承诺提现周期分别是16天和31天。

易到内部人士称,现在易到给司机提现的钱主要还是乐视给的,“只能采取延缓政策,本来明天应该提现的钱,但明天没那么多钱,只能将时间拉得长一点,来钱了给一点。乐视给钱都是比较大的一笔地给。”

至于此前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领衔的资本方对乐视系的百亿投资,前述易到内部人士对澎湃新闻称,“孙宏斌的钱的去处,我不知道,那是乐视的。但孙宏斌的钱,给之前就约定了用途。”

按今年1月融创和乐视方面达成的协议,融创中国(01918.HK)将以150亿元的价格入股正在资金危机中的乐视系。融创将入股乐视系的三块资产,上市公司乐视网、乐视影业、从事电视业务的乐视致新。

下一步,易到将如何解决司机的提现难问题?

前述易到内部人士给澎湃新闻的回应是,“问题肯定能解决,但是不是指望着周航解决,周航也解决不了,只能指望融资,二是乐视的帮忙。”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让“中国芯”澎湃创新潮

  • 人民网-人民日报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