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崔娟 一支画笔让凶手无处遁形

法制日报 2017/4/2 10:37:43

空余时间阅读专业书籍是崔娟的习惯 墙上是她的绘画作品

崔娟在工作

  崔娟,山东省青岛市刑警支队唯一的刑侦模拟画像师。从警14年,崔娟刻苦钻研、勤奋敬业,绘制各类案件的模拟画像600余幅,在多起案件侦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月黑风高夜,受害人被抢劫强奸后极度惊恐之下已记不清歹徒模样。仅凭受害人几句模糊描述,她就能用笔画出嫌疑人的模样,让凶手形貌浮出水面。

陈年枯井内,一男子被肢解,甚至头颅都大卸八块,腐烂日久。凭着自己专业的知识把颅骨复原,她就能用笔让“冤魂”回复生前模样。

她,就是青岛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模拟画像师崔娟。

眼睛是画像之魂

当《法制日报》记者走进崔娟的“模拟画像工作室”,她正在画板前忙碌,浑身上下透着女刑警的干练,亲切目光中透着一丝坚毅和执著。

崔娟办公桌上,摆着一个人类颅骨模型以及多本解剖学和心理学书籍,另一侧的墙壁上挂满了一幅幅嫌疑人的画像和照片。

崔娟从小就展现出绘画天赋,考入美术学院攻读美术教育,专业课优秀。毕业后,崔娟过关斩将,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顺利进入梦想中的青岛市公安局刑警支队。

刚参加工作时,她自信地认为凭着自己的绘画功底和对工作的热爱,画像破案指日可待。然而当她参与了十几起案件却没有发挥作用后,崔娟开始反思,原因何在?怎样才能对破案起到作用?崔娟逐一分析之前画过的案例,相似度高的诀窍在哪里?画的偏差比较大的问题在哪里?是受害人表述不清楚还是没有把受害人表述出来的形象有效的刻画出来……她给自己列出了一系列问题。

知识和实践有一段距离,且教育类的美术和刑事类的美术毕竟是两回事。模拟画像技术是一门综合业务,对绘画基础、知识面、实践经验等要求非常高。虽然自己上学时学习过教育心理学,但显然无法适应公安工作新需求,崔娟深刻意识到必须加强有针对性的专业学习。

于是,当别的年轻女孩上网聊天购物、周末逛街时,崔娟的时间都奉献给了工作,手机打上静音,安静而专注地在画室里待着,忘了时间、忘了吃饭是常事,画得颈椎腰椎手腕都落下了劳损。十几年来,她画过的速写上千册,家人、朋友、邻居、同事都成了她练笔的对象。她的习惯是平时观人,闭眼忆形,坐下画像。上下班坐公交车的时候都喜欢观察形形色色的人,没事就用手机抓拍陌生人,对见过的人几乎是过目不忘。

为了提高工作效率,她还根据不同特点进行典型人像分类,根据地域特点分类,根据民族特点分类,根据体貌特征分类,根据特殊特征分类。甚至,根据气质职业特征分为知识分子、干部、农民工等类别;根据表情特征又分为凶狠、装酷等类别,现已形成了一套完整而有特点的数据库图片,在很多案件的侦破中,起到了画龙点晴的作用。

看到崔娟工作室内墙壁上形形色色的嫌疑人、死者以及他们的真实肖像,记者最大的感受就是,各类人物的眼睛特别是眼神,竟然如此相似。“模拟画像是美术和刑侦的有机结合,是边缘学科,既需要悟性,也需要毅力。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一个人的职业特点、性格特点、气质特质都在他的眼神里得以体现。”崔娟说。

七分聊天三分画

“七分聊天三分画,画像功夫在画外。”崔娟向记者讲起一个案子。

有一年春天,青岛市市南区发生一起恶性抢劫强奸案件,一持刀男子在凌晨将上班途经此处的田某劫持强奸后仓皇逃窜。案发后,虽然各级领导高度重视,刑警部门立即开展工作,无奈目击证人少,视频无法辨识。于是,模拟画像师崔娟被委以重任。

接到任务后,她首先详细了解案情,并和侦查员进行充分沟通,发现该恶性案件并非个案,前两天在同一地点附近也有两名受害人受害,通过和受害人分别交流,她决定以田某描述为主进行画像、其他两位加固画像的方式开展工作。

但真正开始绘制时,问题却一一凸显出来。原以为田某已婚、心理素质较好,案发中与罪犯有过正面接触,画像条件较好。可当田某开始回忆受害一幕时,便显得异常烦躁不安:“我不敢回忆、不愿回忆,我对不起远在老家的儿子,对不起一起来青岛打工的丈夫,更没脸见他们了。”时间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如果不迅速安抚受害人情绪继续画像,那她对罪犯的记忆将会逐渐损失直至丧失。这是考验画像师心理战术、实战经验等综合素质的关键时刻。

崔娟给受害人端上一杯热水递上纸巾,从女性的角度安抚田某,劝导她协助警方破案。田某情绪慢慢平复,开始回忆描述,一张面孔在崔娟笔下成形。崔娟永远忘不了那一刻,当田某看着绘制好的画像时,忍不住痛苦流涕,不敢再多看一眼。画像绘制成功后迅速洗成照片分发给专案民警。下午4时,专案组传来消息,犯罪嫌疑人徐某被抓获。

“茶杯、老花镜、糖果等都是我这个工作室的必备物品,别小瞧这些东西,受害人一般都接受连续的警方笔录后来到我这里,身心俱疲。这些东西可以拉近我和他们的距离,增加我的亲和力,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配合我完成画像,尽快抓到歹徒。”崔娟对她的“公关”能力颇为自豪。

每次画像皆挑战

“一起恶性案子发生后,受害人家属、公安刑警、社会都在等着破案。所以你画的像一定要追求最高的形似度,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相似度差一点就可能令犯罪分子逍遥法外。对我而言,每一次画像都是一次挑战。”崔娟感慨颇深。

一天早上,左脸部肿起、神情恍惚的中年妇女刘某在姐姐和刑侦民警的陪同下来到市局模拟画像工作室。刘某是一起杀人案中死者的妻子,此时已经哭成了泪人。

当崔娟语调温和地告诉刘某,如果画像成功将给破案增添更多把握时,刘某眼前一亮,问道:“真的?”“是的!”崔娟坚定地回答。刘某看到了希望,一下打起了精神,画像工作按部就班地开始。

起初一切貌似很顺利,刘某能将五官基本确认,印象也比较深刻,可就在即将完成时,问题来了,明明是刘某自己确认的比较像的五官绘制组合到她描述的脸型上时,她却频频摇头,大了,小了,厚了,薄了……反复修改换来的始终是她的摇头。此时画像已经进行了七个多小时,不知是连夜加班还是精神压力太大,崔娟的胃开始痉挛,她用力压住胃,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断沁出。刘某无奈地说:“崔警官,要不咱们不画了吧,我现在心里很乱,那人长像越说越模糊,感觉他就在眼前却怎么也说不清楚……”崔娟忍着疼痛,走过去默默地把她扶到沙发上,语气坚定而温和的说:“大姐,您别着急了,我没事一会就好,你要是不画了,我这胃疼的劲儿就过不去了。请你相信公安机关、相信我!”

崔娟吃了两片药,安抚受害人先闭目休息,自己整理思路,重点结合受害人的第一印象重新动笔。凭借扎实的绘画功底和实战经验的累积,一个小眼、高颧骨、薄嘴唇、青年头、年龄在30岁上下,身高175厘米左右的青年男子的逐渐跃然纸上。崔娟把画像贴到了墙壁上,当刘某睁开双眼缓缓坐起时猛然一惊,她走到画像前足足停滞了有20秒,随后晕倒在地。崔娟知道自己赢了。果然,这张与受害人产生共鸣的画像发挥了重大作用,12天后,嫌疑人被缉拿归案。

怎样让死人“说话”

某区偏僻小山坡处发现一女性头颅。现场勘查,民警陆续在现场周边地区找到了死者被肢解的双脚。专案组决定马上请崔娟进行其颅骨复原,并广泛征集尸源线索。那是一片荒芜并堆满垃圾的小山坡,死者头颅破碎,高度腐蚀,布满蛆蝇,气味刺鼻。崔娟踩着坑坑洼洼土坡走到头颅旁,直接跪在布满碎石的地上专心致志观察研究,没有一点害怕和不适应。崔娟经过3天的努力工作完成画像后,一个活生生的人物形象呈现出来,画像在社会上张贴公布后,很快就接到群众举报,仅用25天就将一起社会影响恶劣的杀人碎尸案成功侦破。

一个文静的姑娘要频繁“亲密”接触死人,此种勇气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十几年前,第一次接触死者,我也很害怕,当时从市局去案发地点的路上,我不知作了多大的心理斗争。但是,让受害者说话,让死人‘说话’,是我的工作,我既要研究犯罪心理学,还需要掌握解剖学。”崔娟说。

诚如其言,记者在崔娟工作室的墙上看到,很多照片都是崔娟一丝不苟拼接死人颅骨的真实写照,不禁让人更对这位文质彬彬的女子竖大拇指。她的桌上,放着《刑事侦查学》《犯罪心理学》《民族风俗学》《艺用解剖学》等多种书籍。

“十年磨一剑,随着画像的增多和年龄的增长,感觉自己不知道的知识更多了,对知识的渴求也愈发强烈。我的一个新课题正在研究中,期望会给我带来惊喜,让自己顺利突破瓶颈期,实现新跨越。”都说刑侦是刚烈男人的天下,崔娟却在自己的岗位上用画笔诠释着巾帼不让须眉的豪情。 (记者孙安清)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