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我在北极圈教汉语

新华社 2017/4/2 18:02:00

新华社赫尔辛基4月2日电通讯:我在北极圈教汉语

新华社记者蒋国鹏 黄尹甲子 李骥志

“马老师不仅教我们汉语,而且教我们汉语背后的中国文化。我们非常喜欢马老师。”芬兰姑娘梅丽·罗科宁操着还不熟练的汉语对记者说,但“马老师”3个字发音非常清晰。

学习汉语才3个月的罗科宁有个大气的中文名字:龙海魅。“我喜欢马老师给我起的这个名字。”

罗科宁口中的“马老师”就是来自辽宁师范大学国际教育学院的教师马宇菁。

去年12月,经国家汉办选派,马宇菁来到拉普兰大学语言中心教授汉语。

拉普兰大学位于芬兰北部城市罗瓦涅米,地处北极圈。马宇菁目前是唯一一名在芬兰北部教授汉语的中国教师,“在北极圈教汉语”也注定会成为她此生难忘的教学经历。

初春的罗瓦涅米,空气清冽,白雪皑皑,气温仍可以探至零下16摄氏度。

谈到是否适应北极圈的生活和工作节奏时,马宇菁笑着说:“我来自大连,这里的温度对我来说还没有达到不能忍受的程度。而且来这里之前,我在国家汉办接受了系统培训,应该说从业务上到心理上都做好了充分准备。所以,目前还没有出现任何不适应。”

马宇菁在北极圈度过了今年的春节。“我并没有觉得孤独寂寞,因为和20多名中国留学生一起组织了每年例行的春节中国文化推广活动,每天都非常热闹,非常充实。”

“来芬兰之前,我在其他国家也教过汉语。对芬兰最大的感受是,这里非常重视教育,基础教育非常发达,国民整体素质很高,对其他文化的开放包容令人印象深刻。”

“为什么申请来芬兰?很大程度是因为芬兰在教育领域世界领先,我非常钦佩。我热爱做老师的生活,教师是我一生的职业,我希望能够学习芬兰在教育领域先进的做法。”

马宇菁在拉普兰大学语言中心开设基础汉语、中国文化、了解中国3门课。

“芬兰高校给予教师很大自由度,中国文化和了解中国这两门课的内容都由我来决定,我把中国的文化、历史、礼仪、地理、建筑、音乐甚至电影等元素都整合到授课内容中。”

“马老师的课非常受欢迎,每堂课都有新鲜内容,帮助我们了解中国文化,了解中国人,了解中国。”在拉普兰大学教育学院参加国际交换项目的越南姑娘陈桂如说。

马宇菁在开课之初,曾经组织过一次问卷调查,希望了解学生对哪些中国文化内容感兴趣,结果几乎全部学生都选择了“所有”这个选项。

“我在街头、超市、商场、健身房多次遇到当地人主动接近我,向我表达希望了解中国的意向。这种情况发生在普遍内向、不善交际的芬兰人身上是难以想象的。”马宇菁说,如今越来越多的芬兰人希望了解中国,他们不仅受经济和物质方面的驱动,更有文化和精神方面的需求。

马宇菁给记者讲了一件令她印象深刻的事情:“有一天,我给学生们讲‘帮’这个字的时候,我问他们,‘如果马老师需要你们的帮助,你们……’,我的话还没说完,一个男孩子就腾地站了起来,大声喊道‘帮’。我真的很感动,因为你能够从孩子坚定的声音中听到他内心的情感……”

马宇菁给外国学生讲汉字的故事和渊源,受到学生们的欢迎。陈桂如说:“我期待的就是这种教授方式。感谢马老师!”

罗科宁说:“这对我们学汉语尤其重要,听了这些故事,汉字好记了。感谢马老师!”

马宇菁说:“不要感谢我,要感谢中国古人,汉字凝聚了他们伟大的智慧。”

“外国学生们对中国语言和中国文化那份强烈的好奇和热爱,驱动着我们去更加认真、努力地对待教授汉语、传播中国文化的工作,不敢懈怠,心甘情愿。”她说。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愤怒小鸟”之父的汉语雄心

“愤怒小鸟”之父的汉语雄心

  • 中国新闻网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