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世界读书日,谁为盲童点一盏阅读的灯?

央广网 2017/4/23 9:19:00

央广网北京4月23日消息(记者孙冰洁 实习记者陈锐海)“普通学校的孩子,那么多的书,阅读量太大了;可这的孩子,五六年级一年能读两本书,就非常不错了。”这是北京一所盲校盲童的阅读现状。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每年这一天,世界上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都会举办各种各样的庆祝和图书宣传活动。

世界读书日的主旨宣言为:“希望散居在全球各地的人们,无论是年老还是年轻,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有,无论你是患病还是健康,都能享受阅读的乐 趣。”可是,当大多数人在书籍的世界中徜徉时,还有一个群体,无法像普通人一样,享受尽情阅读的乐趣。他们就是盲人。而在盲人群体中,更容易被忽视的是盲童,他们正处在培养阅读兴趣的最好年龄,但现实的种种困境,却让渴求阅读的盲童无法如愿。

盲童的一堂语文课

“门外无人问落花,绿阴冉冉遍天涯……”

北京市盲人学校,小学一年级课堂上,在孩子稚嫩的童声与机器哒哒的打字声混合中,一节语文课正在进行。

这堂课的主题是一首名为《春暮》的七言律诗,四行、28个字。正常孩子只要拿起书,就能无障碍地阅读,可对于这个班里的8名孩子来说,过程则要复杂的多。

他们需要先在语文老师的领读下,熟悉诗的内容,然后由老师一句句重复,孩子们在专用的打字机上一字字地敲出,有时候会出现误听,孩子们会停下打字的手,再三向老师确认后,继续打字。

待字句全部在打字机上以盲文呈现时,这堂课的正式学习才刚刚开始。

接下来,他们需要用手一遍遍摸索刚打出来的盲文,一字一字地摸,一行一行地读,一首诗待完全熟悉,就用去了半个多小时,接近一堂课的时长。

孩子们学得认真,7岁的杨玲玲,一边摸着牛皮纸上的盲文一边颇有感情地朗诵。

“普通学校的孩子,阅读量太大了,太多太多了,那么多的书,到这的孩子,五六年级的孩子,一年能读两本书,就非常不错了。”

北京盲校老师告诉记者,很多童书没有盲文版,只能是语文老师来读,“每周只有一节阅读欣赏课,四十分钟,一个月四节课,一个学期能读完这本书就不错了,其余就看老师,如果他愿意读,差不多一年也就一本。”

下课后,三年级学生杨涛跑到语文老师韩斌跟前,向他拷走了一份有声读物(评书),“这是他上次跟我要求的,靠这种方式进行课外阅读。”韩老师告诉记者。

盲文纸质书、网络电台和学校老师们制作的有声读物以及一部分光碟,是盲童最主要的阅读途径。

虽然近年来,市面上出现了一些有声读物,但学校更提倡学生进行盲文学习,作为一项基本的阅读技能,一般盲童,通常经过两到三年的学校系统学习后,能够相对无障碍地阅读此年龄段的读物。

不过这些盲童大多住校,在校内的阅读以教材为主。课后,学生的大量时间被用到了体育和音乐等课程的学习上,很少有时间能够进行课外阅读。

除了阅读书目有限,与同龄正常孩子相比,盲童还要面临的是为将来的就业做准备。

“我们也提倡孩子要多阅读,但是没有时间,他们更多的是技能的学习,还有乐器的学习,拉二胡的,弹琴的,各种乐器就占了他们大部分时间,他腾不出整个的时间去读书,这个读书兴趣还是需要培养的。能主动提出要阅读的孩子都不到三分之一。”一年级语文老师李莺燕说。

“什么时候能有新书啊?”

除了课余阅读时间有限,有阅读需求的盲童面临的一个更大问题,是现有盲童出版物的有限。

中国盲文出版社是目前我国唯一一家以出版盲文书刊、有声读物为主的国家级专业出版社,担负着为全国约为1700万盲人和低视力患者出版盲文图书和相关产品的任务。

现实情况是,盲文出版社目前的专职编辑只有100多人,目前具有的5条生产线可以支持每年450余种、20余万册、2700多万页的盲文出版。从总数上看虽然可观,但平摊到1700多万盲人身却不尽人意。

“我国每位明眼人每年平均占有约10种出版物,盲人只平均占有0.36种,这与普通汉文图书是无法相比的。现在的数量和种类远远满足不了需求。”

中国盲文出版社编辑时晓艳告诉记者,一本盲文书的制作要比普通书籍复杂得多,除了纸张和装订有要求外,在盲文的印制方面无法大规模批量生产,这就使供应总跟不上需求。

中国盲文出版社主办的中国盲文图书馆是专供盲人借阅的图书馆,“2011年刚开馆时,架子几乎都是空的,这两年才慢慢补上。”三层的图书馆按照专业分门别类,寒暑假时,盲童会在此举办活动,平时会有家长将书籍借回家,供孩子阅读。

但即便如此,也有家长抱怨,书籍更新的太慢,“几乎把馆里适合孩子阅读的童书都读完了,什么时候能再出新的啊。”

为了满足需求,出版社的编辑会从市面上购买故事、童话等经典童书,由编辑手工制作盲文贴片,贴到每夜的汉字下方,配合盲文家长进行亲子阅读。

而且全国并非每个城市都有正规的盲文图书馆,有的只是一个小小的阅览室,县区就更别提了。加上盲人出行不方便,去图书馆大多需要陪同,邮寄图书时间没有保证。因此,从这个层面上讲,盲人群体的阅读状况堪忧,盲人的阅读需求无法得到有效保障。

此外,现有盲文书的种类,主要集中在医学类、教材类,而近年来盲文乐谱需求大量增加,“盲童最喜欢故事类书籍,但多数地区康复中心和残疾人学校能为盲人提供的这类图书非常有限,而且更新速度较慢。”

改善盲童阅读状况,怎么办?

每年寒暑假,北京一些高校的学生会到中国盲文出版社录制有声书,包括适合盲童阅读的故事、笑话等,送到了北京市的盲童学校或孤儿院。

中国盲文图书馆目前专门设置了盲人数字阅览室,据该馆管理员介绍,阅览室的很多读者都喜欢通过电脑软件听书、听电影,因此他们也多进购了一些有声读物。

北京市盲人学校也在校内为学生开设了图书馆,馆内现有一万多册藏书,三分之一是杂志或者流行读物,三分之一教科书。“两三个月更新一次,一次也就更新百八十本。挺缺乏的,远远不能满足需求。”

要培养盲童的阅读兴趣,北京盲校教师李莺燕认为很重要的一点在于家庭氛围。“盲孩子家长普遍的文化水平不是很高,家长就没有把心思放在学习和阅读上,一方面想着还能不能治眼睛,第二个想法就是活着就好了,哪会考虑到阅读啊!”

怎样提升盲童的阅读水平?李莺燕认为这涉及到方方面面,“家庭素养的提高,父母阅读意识的加强,孩子盲文技能的提升,兴趣的培养,阅读材料的增加!我们也头疼,阅读也是我们好多年来一直在抓的课题。”

为便于盲童阅读,一些盲校开设了计算机课,老师教授孩子们如何上网,搜集材料。、近年,中国盲文图书馆还购置了方便盲人阅读的点显器,能够将有声读物通过软件转换成盲文,盲人学生可以边听边读盲文。

但目前的点显器多来自德国,造价上万,并非每个家庭都能负担的起。盲文图书馆工作人员介绍,目前国内正在研发点显器,造价可控制在千元左右,但日常盲童阅读主要仍是依赖纸质书,价格在100=200元左右,要大量购置盲文书籍,也并非一般家庭所能负担得起。

“阅读量不够的问题,普通学校的孩子也会面临,我们这边的孩子要面临的障碍肯定是更大的。李莺燕认为现在最急切的,是给盲童多一些出版物,”盲文出版物多了,适合各年龄段的出版物有了,阅读兴趣方面,我们老师来慢慢培养。”

关于这一点,看着课堂上认真读诗的孩子,她有信心。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