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林新叶(之二十四)

羊城晚报 2017/4/23 16:52:00

许永城 《空房》

□上官不宣

有友与黄永玉倾谈,每兴起,即击黄肩以示亲厚。出手甚重。一席散去,黄乃伤肩。黄于是谓众人曰:余本、黄笃维,俱好击人肩,如遇之,可潜稍严,以备不虞。

《兰亭序》论辩。徐森玉、谢稚柳、汪庆正诸人受命作文,共议于沪上,咸叹曰:挺郭沫若易,驳高二适难。后汪庆正为徐森玉作代笔,一夜白头。大叹:此种文章,何其难也!

按:《世说新语》云:韦仲将能书。魏明帝起殿,欲安榜,使仲将登梯题之。既下,头鬓皓然,因敕儿孙:“勿复学书。”真固陋之论也。八大山人多有临兰亭者,盖为养寿之术也。

许永城与友人集,极一时之欢肆。忽见一人独在一隅,一烟为伴,以背向人良久。许永城忽生落寞,中情愀然,一时不能已矣。归作《空房》,后获金陵百家(油画)金奖。

按:此为油画,非国画,可当文人画之谓乎?惟觉诗意盎然,悠远幽深,与文人画何异之有哉?

容庚好仪容,虽炎炎夏日,亦恒服一袭白衫。王贵忱叹赏曰:达观开阔,真乃学者气象也。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