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里的门道

北京晚报 2017/4/23 18:03:00

董树人

北京及其周边方言,把表现日子的时间词说成“昨儿”、“今儿”、“明儿”、“后儿”,也有说成“昨儿个”、“今儿个”、“明儿个”、“后儿个”,后者比前者多了一个“个”,那这个“个”是怎么回事呢?

要搞清楚这个问题,还得说一说汉语古代声母的问题。中古(唐宋)以前,汉语声母是有g、k、h,而没有j、q、x的。后来g、k、h中的部分字(主要是见、溪、晓母的部分字),因逐渐腭化而由舌面后音(舌根音)变成了舌面前音,才分化出来j、q、x。“家”的古代声母就是g,后来才变成了j,昨儿个、今儿个、明儿个、后儿个中的“个”,就是“家”。由于在上述几个词中没有按照语音演变规律而腭化,声母依旧是g,韵母由于处于轻声地位经弱化而由ā变成了e。即“家gā”因轻声而成了“ge”。

同样,今日北京周边的一些村庄名,如郝各庄、何各庄、庞各庄、胥各庄、赵各庄等,其中的“各”,也是作为村名用字的“家”因没有按照语音演变规律进行演变而造成的。经常听到有人说不知这个“各”是何义。其实,这一点早被民国年间国学大家章炳麟在其相关的语言学著述中指出了,只是章氏的书古奥而不通俗,除非业内人士,一般人接触不到,因而不知晓而已。

还应该说明的是,“昨儿、今儿、明儿、后儿”或“昨儿个、今儿个、明儿个、后儿个”中的“儿”,不同于一般儿化词中的“儿”。据学者研究,一般儿化词中的“儿”,它是由独立成音节的“er”变化而来。北京周边如保定等地带“儿”词的读音状况可作为佐证。表示日子的时间词中的“儿”,是由“日rì”轻化而来的。“昨儿、今儿、明儿、后儿”就是“昨日、今日、明日、后日”,“昨儿个、今儿个、明儿个、后儿个” 就是“昨日家、今日家、明日家、后日家”。

跟“家”演变有关系的,北京及其周边方言的反身代词也值得说一说,即“自个儿zì gěr”、“自己个儿zì jī gěr”和“己个儿jī gěr”。它们当中的gěr也都是“家”的儿化。这三个不同说法的反身代词,它们相对的都是“人家”。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前者没有变过来,后者却变得很彻底,不说“rén ge”,而说“rén jiɑ”。

除了上述的古音留遗现象外,北京话中还有一些按照语音演变规律应该变为舌面前音而变得不彻底的。如“耕地gēng/dì、jīng/dì”、“打更dǎ/gēng、dǎ/jīng”,“客kè、qiě”等词语都处于演变的过渡状态。“刚刚够”和“将将够”意思一样,也是这个原因造成的。

从以上情况可以得知,应该由舌面后音(舌根音)变为舌面前音而没有变为舌面前音的词,都是日常使用频率非常高的生活词。这些词的声音形式,每日每时在人们的口头上重复,在人们的头脑中留下了比较稳固的印象,所以不容易变化。因此,也就给我们现在的语言里留下了一些中古音的痕迹。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