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政协委员建议儿科退休专家到社区应诊

北京晨报 2017/4/24 1:27:00

年轻父母们最怕孩子生病,只要有点小病小灾,全家都要大动干戈。北京市大多数社区医院都缺少儿科医生,即使是感冒咳嗽这种小毛病,也要到二甲以上医院,或者直接到北京儿童医院和首都儿研所就医。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儿童医疗压力倍增。北京市政协委员岳长海表示,进一步有效缓解儿童看病难,发展社区儿童医疗,让儿童小病就近治,必须提到日程。

事件 小孩子磕破头 全家折腾半宿

昨天,回忆起去年夏天儿子意外受伤的就医经历,家住望京的肖女士仍唏嘘不已。“太折腾人了,可以用不堪回首来形容。”

上幼儿园的孩子,正是爱跑爱跳的时候。去年六月的一天,晚上八点多,肖女士的儿子不小心滑倒,脑袋撞在鞋柜边角上,磕了一条足有一寸长的口子,血一下就涌出来。“孩子哇哇哭,大人也蒙了。”肖女士说,对于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故的家长来说,当时心里非常紧张。立即全家总动员,送孩子去医院。

肖女士所住的小区不远就有一家社区医院,她也想就近做下止血处理。但这时社区医院已经关门了,即使正常接诊,这里也没有儿科医生。当一家人赶到最近的一家三甲医院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孩子头上伤口处的血已暂时凝固,但口子还恐怖地翻着,让人看着心疼。

肖女士说,当时这家三甲医院分诊台的护士告诉她,医院儿科只有门诊,没有急诊。她不得已挂了外科急诊。在外科急诊处,接诊大夫倒是很热心,劝她别着急,但在这里无法给孩子缝合,还是要到最近的儿童专科医院。

最后,肖女士一家只得带着孩子进城,到了首都儿科研究所。这时已经快晚上10点了。好在外伤急诊不多,孩子直接被送上手术台,很快把伤口缝合了。等一切处理妥当,开好药,回到家时已然快到夜里12点了。再安抚孩子睡下,大半宿就过去了。

调查 多数社区医院 缺少儿科医生

北京晨报记者了解到,由于缺少儿科医生,除了意外受伤之外,孩子有些感冒咳嗽也很难在社区医院就近治疗。家住石景山的武女士不久前就遇到这样一件烦心事。

今春以来,气温变化无常,武女士的女儿咳嗽已经快半个月了。她去药店买了些止咳药,效果并不明显,便带孩子来到社区医院的儿童保健科。值班医生表示,社区医院只能给孩子接种疫苗,没有诊治的能力,药房也没有可供孩子使用的药品,希望她到二甲以上医院儿科就诊。

家住丰台的韩女士也表示,小区旁边的社区医院没有儿科医生,好在丰台区妇幼保健院距离也不远,孩子有些小病就去那里治疗。但有时家里老人不放心,总要带着孩子去更远一些的北京儿童医院去看病。每次都要排长队挂号,等待诊治,经常排几个小时队,几分钟就从诊室出来了。虽然搞得大人孩子疲惫异常,可就是觉得这样心里才踏实。

住在朝阳管庄的陈女士表示,自家小区附近的社区医院有一位儿科医生,是整个医院的“宝贝”,周一到周五可以看门诊。但她发现,这位医生多数情况下只是给来就诊的孩子提一些治疗建议。“有一次我儿子有点气喘,她看了看就直接让到大医院去检查了。”

分析 高风险低收入 儿科医生紧缺

市政协委员岳长海表示,社区医院没有儿科的主要原因,是儿科医生的缺乏。目前北京仅有的两家儿童专科医院,已在超负荷运转,儿科医疗资源及服务明显不足。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实施后,将会对现在原本就紧张的儿童医疗工作带来直接的影响。虽然私立的妇儿医院近年来逐渐增多,但盈利性的收费较高,不能被多数家庭接受。“进一步有效缓解儿童看病难,发展社区儿童医疗,让儿童小病就近治,必将提到日程。”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院长倪鑫曾表示,高风险、低收入,导致了现在整个儿科服务体系不均衡,也是导致儿科医生不足的关键因素。

倪鑫说,无论是儿童医院还是综合医院的儿科,因为儿童小,用药也少,检查也少,在现在的公立医院里面叫做非全额拨款事业单位,它的创收就很少,这意味着想当儿科大夫,收入就少;另外儿科是“哑科”,孩子看病时只会哭,不会说。这就需要儿科医生有丰富的经验才能看出来。做儿科大夫,积累需要时间,想成为大专家,就需要很长的时间。“孩子不能交流,出现的失误率也高,现在一家一个孩子都很重视,真的误诊以后,风险就很大。”

建议 儿科退休专家 指导社区医师

市政协委员岳长海建议,有条件的社区医院经过评估,可开展儿科标准化建设,规定儿科基本配置,制定儿科药品目录,规范儿科诊疗行为。

同时充分发挥儿科医联体的作用,对社区全科医师进行规范化培训、到三级、二级医院进修等多种形式,提高社区医师儿科疾病的诊治水平,建立社区医院儿科医生队伍,使儿童常见病在社区医院就能诊治,从而引导就医患儿不再到大医院扎堆,缓解儿童看病难问题。另外,社区医院要与医联体医疗机构建立儿科患儿的转诊、预约绿色通道,避免延误患儿的治疗。

岳长海还建议,成立儿科专业质量控制和改进中心,确立社区儿科建设标准,规范儿科专业建设,加强业务指导。请三级、二级医院退休儿科专家到社区应诊,不但发挥他们的诊疗作用,更要发挥专家传、帮、带的作用,指导社区医师提高水平。

岳长海表示,儿科医生培养周期长,政府相关部门也要给予资金支持,体制机制上增加儿科医师编制,给予适当政策倾斜。

政策 今年试点开展 社区儿科培训

北京晨报记者了解到,根据今年发布的“2017年北京市基层卫生工作要点”,本市将全面落实医改总体要求,以促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为主线,以深化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为抓手,以探索完善基层医疗卫生运行补偿机制为保障,以改善群众在基层的就医体验为目标,夯实各项工作基础,提高服务能力和水平。

工作要点指出,要围绕重点人群完善签约服务。以老年人、孕产妇、0到6岁儿童、慢性病患者、残疾人等为重点完善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加强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度设计,推动签约付费和激励机制的建立,提升社区医务人员开展签约服务的积极性,改善签约居民就医体验,按照国家和本市要求高标准完成重点人群签约任务。

通过人才培养、岗位练兵、对外交流与合作,开展基层医疗服务提升年等举措,切实提升基层为居民提供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能力。有重点地提升基层诊疗能力。落实国家及本市加强儿童医疗服务要求,试点开展社区医生儿科常见疾病培训,规范基层儿科诊疗服务。通过医联体推动双向转诊、远程会诊,推动建立区域医学检验机构、病理诊断机构、医学影像检查机构,提升基层诊疗能力。

数据 平均千名儿童 不足半个医生

《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显示,我国共有11.3万儿科医生,平均每千名儿童只有0.43个儿科医生。从全国层面看,儿科医生缺口逾20万。

具体到北京,媒体报道,截至2015年年底,北京市共有181家医院开设了儿科门诊,96家医院开设了儿科病房,儿科医生2264名,其中每千名儿童约有一名儿科医生,高于国家目前的平均水平。但北京市儿科不仅承担着北京本地的儿童医疗任务,还承担着全国其他地方儿童疑难疾病的诊疗任务。这让原本并不富裕的医疗资源更加捉襟见肘。

本版撰文 北京晨报记者 王歧丰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