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留下,他们别无选择

丰都新闻网 2017/4/24 9:02:11

提及父母时,孩子默默流下眼泪

丰都新闻网讯(记者 林雪琴)远在浙江打工,因为过年值班而没回家的虎威镇人和村村民李淑芳,在工作忙完后特意请假回来看看孩子,但一周的假期很快就过去了。

“当我背着行李迈出家门的那一刻,6岁的女儿抱着我的腿小声说‘妈妈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时,我竟哑口无言。”李淑芳无奈地说。

在20世纪80年代初,农村人开始大规模进城务工。由于受诸多条件的限制,很多农民工只能选择将孩子留在农村,最终形成了农民工父母与子女分隔两地的局面,他们成为一个新的群体——留守儿童。这些孩子不但上学放学没有父母接送,回家没有妈妈做好的饭菜;周末,没有爸爸陪着踢球。相反,他们要去割猪草、洗衣服、做饭、照顾爷爷奶奶和弟弟妹妹……

几个留守儿童放学后一起打乒乓球

经济条件不允许阻断相聚的道路

在三元镇大城寨村一次关爱留守儿童的活动中,记者认识了一位刚满8岁的留守儿童海雁。因为忍受不了家里的贫穷,母亲生下弟弟三个月后,就偷偷离开了家,从此再也没有回来。

为了养活姐弟俩,父亲只有外出务工,留下年迈的奶奶照顾姐弟俩。都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因为奶奶年纪大,不但要干活还要照顾刚出生不久的弟弟,5岁的海雁便学会了洗衣、做饭、割猪草。

活动现场,当其他孩子领到糖果就开始吃时,她却偷偷地把糖果放在兜里。当工作人员看到后,问她为什么不吃糖时,她说要留给弟弟,于是工作人员又给了她一份,但她还是没有舍得吃,而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份我能留给我奶奶吗?后天是她的生日。”

最后在写心愿的环节,海雁的心愿纸上,她写了三个愿望:希望一家人能在一起永远不要分开、希望有部手机能每天和爸爸打电话、希望快点长大帮助爸爸。

海雁的爸爸在广州打工,因为没有技术,只能在一家工厂做搬运,虽然每个月有3000元左右的收入,但厂里只管住宿,不管吃饭,一年下来也剩不了多少钱。

“每次回来海雁都满心期待地问我为什么不带着她、奶奶和弟弟一起出去。那样我就不用来回跑,弟弟也不会天天找我。她说的每个字都刺痛我的心。我何尝不想带他们去?但是我住的是工厂的宿舍,几个人挤在一个房间,如果租房子,钱根本不够花。”海雁的父亲李庆红告诉记者。

随着打工潮的掀起,一列列缓慢地往东南沿海地区驶去的列车上,到处都挤满了像李庆红一样的打工者。多年来,外出打工的人络绎不绝,甚至一些农民工子女也踏上了父辈走过的路,成为新一代农民工。在他们看来,如果留在农村继续务农,一家人都只能生活在贫困线之下,外出打工,是摆脱贫困甚至进入城市唯一的出路。

两个留守儿童帮助祖外婆干农活

小小年级也留守

居无定所不能给孩子一个安定的家

当我们身边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的时候,是否能让你想起那些顶着烈日在灰尘中辛苦作业的建筑工人?他们居住的是活动板房,经常随着工地的迁移而迁移。

虎威镇大池社区的陈正强和妻子就是千千万万建筑工人中的一员。他们一直在浙江工地上干活。陈正强的儿子已经12岁,今年小学就要毕业了。

“做建筑行业虽然辛苦,但收入还可以,我和妻子一年可以挣十来万元。钱是挣到了,可孩子却不能照顾好。每次过年回家,跟我们一点也不亲近,但如果留在家里又挣不到钱。”陈正强告诉记者。

为了改变这种现状,陈正强和妻子商量后,决定把两岁的儿子和母亲接到浙江一起生活。但因为他们经常换工作地方,只能在郊区给母亲和孩子租房住。

“有时工地隔得太远,我们就只能半个月回来一次,即便这样,我们也很满足,因为孩子和我们亲近了。但后来我母亲因病去世,孩子没人照顾,我们只能把5岁的儿子送回家让他外婆照顾,可孩子送回来后天天吵着要找我们。”陈正强显得有些无奈。后来,他又把儿子接到浙江,自己照顾。

“我们去干活,就把孩子送到幼儿园,下午接回来,就把他关在屋子里看电视。最麻烦的是每次我们换工地,还要给孩子换学校,最终导致他不想去幼儿园,所以我们又把他送回了老家。”陈正强告诉记者。

此外,对于那些进城务工人员来说,由于他们的父母文化水平大多不高,又多忙于生计,没有时间培养孩子良好的行为习惯。这些孩子多数没有上过幼儿园,相比城市同龄的孩子来说,他们在学习基础与行为习惯等方面有一定的差距。

张丽萍和哥哥

他们渴望父母照顾

户籍与教育体制让农村孩子进城难

如今,农民虽可到外地务工,但无法携带子女同行。农民工子女,由于户籍的原因,必须比城市孩子多缴纳高昂的赞助费和借读费,尽管他们生活的经济条件比城市孩子要差很多。

记者在武平镇山羊溪村小学看到,一个10岁大的男孩子正在给一个小女孩辅导作业。两个人趴在学校的乒乓球台上,神情非常专注。当上课铃声想起后,他们迅速回到教室。

上课后,记者在二年级的教室里找到了小女孩,她叫张丽萍,那位男孩是她的哥哥,上四年级。他们的父母都在外面打工,两个孩子的成绩都很优秀,而且还是班长。

当记者问她想不想爸爸妈妈的时候,小女孩不假思索地回答“不想”,问她爸爸妈妈在哪里打工时,她也说“不知道”,仿佛在她的世界里没有爸爸妈妈的存在。根据老师介绍,他们班14个学生,就有12个是留守儿童,全校86名学生,有80%的学生都是留守儿童。

通过电话,记者采访了张丽萍的父亲。他告诉记者,两个孩子都很乖巧懂事,而且非常爱学习。

张丽萍的父亲告诉记者,孩子平时都是由爷爷奶奶照顾,对于孩子的作业他们根本不懂,所以他就想把孩子接到他打工的地方上学,可每个孩子一年的借读费都要一万。在由于户口不在当地,经济条件薄弱,常被公办学校的城市学生排斥,但民办农民工子弟学校由于资金短缺,且不少学校办学以赢利为目的,办学条件被降到最低,因此存在很多问题,如教学设备稀缺、管理水平低、师资力量弱以及存在安全方面的隐患等。此外,因为各省的教材不一样,为了孩子未来能顺利地在户籍地考上大学,所以我只能把两个孩子继续留在老家。”

记者手记

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留守儿童现象正好相反,是“儿童在,父母游”。“空巢现象”令长者成为“孤寡”,晚景凄清;“留守现象”则让孩子成为“孤儿”,童年孤独。“父母在远方,身边无爹娘,读书无人管,心里闷得慌,安全无保障,生活没希望”,顺口溜形象地勾勒出留守儿童的“群像”。

事实上,在留守儿童这个庞大群体中,有的孩子掰着手指头数着父母回家的归期,更多需要精神抚慰;有的孩子与爷爷奶奶守着家徒四壁的农屋,更多需要物质资助;有的孩子在孤独寂寞中变得行为孤僻、性格内向,尤其需要心理辅导……每一个孩子都有独属于自己的“小宇宙”,只有倾听他们内心的声音,给予他们渴望的关爱,才能抚平流动时代的家庭之伤、社会之痛。

关爱留守儿童不能笼而统之,而应该在“精准”上下更多功夫,摒弃“形式思维”,不能胡子眉毛一把抓的笼统关爱,更不能忽强忽弱、乍有乍无的随机爱心,而是真正融入到孩子的内心世界,给予他们真正需要的关爱与呵护。

哪个孩子不眷恋父母的怀抱,又有哪个父母不愿意在孩子牙牙学语中感受快乐、在孩子茁壮成长中体味幸福?既然城乡二元结构带来的撕裂不可能瞬间填平,既然分离无法短期弥合,那么,就让我们给予留守儿童更多“精准关爱”,以他们渴望的形式抚慰孤独、陪伴成长。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为了孩子的心不再孤单

  • 重庆日报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