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婿状告丈母娘:“还我房子!”

巴南网 2017/4/24 14:53:07

女儿去世引发夺房大战

女婿状告丈母娘:“还我房子!”

记者 方霞

人有四喜,也有四悲。家住鱼洞的刘利老太不幸老年丧女,还被女婿告上法庭,原因简单直白,要分女儿的遗产。为何作为丈夫的王建不是第一继承人?为何老母亲拿到了女儿遗产?原本一家人奈何要“分崩离析”?

女儿去世女婿不闻不问

2009年,周园和丈夫王建喜结连理,同年,儿子也出生。时间一晃7年,小两口空手奋斗下2套房产,儿子茁壮成长,一家人幸福美满。但是2016年7月,周园不幸去世,为了女儿留下来的2套房产,原本和谐的一家人闹上了法庭。

原来,周园查出患了癌症,在第一阶段治疗完成不久后,又匆匆忙忙地经营起自己的生意,结果病情不幸复发,这时王建便说服周园不再进行治疗。刘利爱女心切,自此与女婿王建产生嫌隙。2016年7月,周园不幸去世,王建及其家人甚至未参加周园的葬礼,这让刘利与王建的关系彻底破裂。

“虽然房子是小两口的婚后财产,但是房子是女儿周园出钱付的首付。”刘利气愤地说,葬礼都没有来参加,他没权利得到遗产。

“房子虽然是妻子付的首付款,但共同在还贷款,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丈夫王建说,妻子去世以后,他将房款存入银行卡,房款都凭空消失,还款的银行卡落在了丈母娘手中,不是她取走了还会有谁?

女婿状告丈母娘争房产

无奈之下,王建将丈母娘告上法庭,要求法院依法分割亡妻留下的房产和首饰。说起女儿的离世,刘利十分痛心。女儿1985年出生,今年才32岁,结婚后为了家庭操持劳累了8年,直到去世前一个月还在经营生意,第一阶段治疗后,没有得到女婿的好好照顾,又返回工作中,女婿还劝其不再进行治疗,过度操劳才导致悲剧。

然而,在王建口中,却不是这样的说法。“在第一阶段治疗后,妻子并没有告知身体不适,没有提出来要继续休息,妻子太过于强势,才让其继续工作。”王建说,在治疗期间,心疼妻子的痛苦,有过放弃治疗的想法,也征求了妻子的意见,但并没有阻止她继续化疗。

那为何不参加妻子的葬礼?王建说:“在治疗过程中,与丈母娘之间产生了很多矛盾,在火化那天,丈母娘不让我参加。”但是丈母娘刘利却认为,李健不仅不主动参加,还不让她见外孙。

随着时间的推移,女婿与丈母娘的矛盾并没有得到缓和,反而愈演愈烈。治疗期间的矛盾、房产的矛盾、外孙的矛盾……2016年底开始,一家人多次对簿公堂。

柔性执法让丈母娘获30万

在了解完整个案情后,法官唐钦发现,其实财产争议并不大,主要是因为双方矛盾激烈,因此无法心平气和地来解决问题。开庭当日,双方由于争执太大,唐钦数次休庭安抚双方的情绪。庭审结束后,唐钦认识到如果只是草草判决,那么这个家庭将会在无休止的争吵中度过。

“刘利在女儿去世后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外孙身上,但因为与女婿的矛盾,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外孙。”唐钦心想,以这个为突破口与双方沟通,能否让双方冷静地坐在一起谈问题。

经过4个月的调解,丈母娘与女婿的关系终于得到缓和,意见达成一致,女婿2套房产补款30万给丈母娘,丈母娘也可以定期看望外孙。

家庭矛盾得到妥善解决,近日,一封来自当事人的感谢信送到了巴南法院唐钦法官的手中。信中说:“之前一直排斥法官,但经过这件事后,我知道法官确实是人民的好法官……”

据了解,最高法院已于去年开始启动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强调要充分发挥家事审判职能作用,维护家庭和谐。为此,巴南区法院将进一步发挥司法柔性功能,妥善化解家事纠纷。(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编/彭怡 审/杨超)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