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中村”两年内变身示范小区 年底前拆除部分违建

北京晚报 2017/4/24 15:21:00

都知道二环内寸土寸金,位于右安门桥西北的右内西街甲10号院把“寸土寸金”这个词发挥到了极致,小区里违建平房连成片,居民楼里得打手电,地下室出租房井盖成了公厕……由于历史原因和物业管理缺位等问题,多年来这个小区乱象频频,居民怨声载道。记者从西城区白纸坊街道获悉,目前街道已经成立工作组并进驻小区,摸排情况,启动乱象治理,力争在两年内将10号院打造成示范小区。

楼房院违建盖得像迷宫

10号院建于上世纪70年代,是北京市第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职工宿舍,共有14栋居民楼,居住着上万户居民。今年80岁的贾老太太依稀还记得当年刚搬进来的场景,小区里一排排六层板楼气派得很,每栋楼前都有不小的一块绿地,“每天下班回家走进小区那都是昂首挺胸的。”多年过去,贾老太太和邻居们早就没了这份自豪感,10号院反倒成了附近环境最差的小区。

走进10号院,仿佛走进“城中村”,头顶是错综复杂的电线电缆,在狭窄的过道最窄的地方只能供一个人通过。一间间平房连接成片,有的是砖瓦结构,有的就是彩钢板搭建的临时小棚。平房外又接着盖平房,占个地方就能盖杂物间、小厨房,小区的公共空间被这些违建挤占得满满当当。

在10号楼北侧,从一层接出的小院一个挨着一个,有的盖上小房放杂物,有的出租住人,有的建起自留地种菜养鸡养鸭,原本的绿地被“瓜分”得所剩无几。“我们来检查,隔几天就能数出不一样的数字来,居民想盖就盖。”社区一位负责人说。

一位居民告诉记者,平房中有一部分是单位的自管公房,也就是当年所谓的周转房,为解决职工住房困难盖的。“这些房子有的给了房本,有的只是口头允许,但其实都属于违章建设。”白纸坊街道相关负责人介绍,10号院内的平房面积约为3600平方米,居民200户,其中有房本的146户。

居民进楼就得打手电

记者走进12号楼,随行的社区工作人员赶紧掏出手机打开了手电,“看着点儿脚底下啊。”楼道里乌漆麻黑,借着手电的光,才找得到楼梯。如果不打手电,很容易被楼道里乱堆乱放的物品绊跟头。

走上二层才发现,这栋楼的设计有点儿像筒子楼,走廊是长条形空间,房间分布在走廊左右两侧,借着昏暗的灯光,记者发现几乎每家房门的旁边,都得摆点儿东西,楼道的空间窄到只能侧身通过。记者走进一户居民家中,这个一居室已经被各种家具物品堆得满满当当,门口的矮柜正好能放下常用的碗筷和杂物。房主说,每天要骑自行车上下班,因为小区的环境太乱怕丢,所以自行车只好每天拴在家门口了。

地下室井盖成了租客公厕

由于缺乏管理,院内的居民楼地下室大部分出租作了旅馆,长年聚集着大量流动人口。记者走进8号楼地下一层,两米宽的通道有一半被做饭用的小桌子占据着,每家租户的锅碗瓢盆就这样摆在门口,电磁炉的电线吊挂在墙上,线上沾满了污渍。

“一个月400多块钱,还是二环内,这么便宜的房子上哪里找哦。”一位操着四川口音的男子说,他长年在北京做装修工,带着妻子儿子一起在这住了7年了。一开始一家人同租一间房,如今儿子已经20岁并且找到一份厨师的工作,就在对门再租了一间分开住。“住在这儿的全都是在附近工作的保洁工、装修工等,白天出去打工,晚上回来睡觉。”

地下室没有厕所,拐角处一间小房成了租客们的公厕。一位租客指着黑洞洞的房里一个井盖旁边一个拳头大的洞说,“这就是我们的厕所。”租客解释,井口下方是8号楼的污水井,排泄物就通过这个洞口流入井内,定期请人来清淘污水井。

启动整治年内将见成效

“我们曾经开了三次听民声的会议,老住户颤颤巍巍地问我们‘有生之年还能不能看到小区的变化’。”白纸坊街道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个地方房价比别的地方低不说,就连娶媳妇人家都不愿意嫁进来。10号院环境脏乱和管理的缺失已经到了居民忍无可忍的地步。

如今,白纸坊街道正式启动对10号院的治理,已经在小区找好办公场地,成立专项工作组进驻小区深入了解情况。街道还印制了1500多份致居民的一封信、300多张公告、60多条横幅,将全体小区居民动员起来,配合治理工作。街道工委还将治理工作纳入党建重要活动,7个党支部分片包楼,发动宣传,调查摸底建立台账,为下一步治理打好基础。按照计划,今年年底之前,小区内的部分违建将完成清理见到成效,力争在两年内将10号院打造成示范小区。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