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种联合:“三军”一体发力的基石

解放军报 2017/4/27 9:53:09

原标题:兵种是军种的“板块”,没有兵种的一体,就没有军种的一体,更谈不上联合作战能力—— 兵种联合:“三军”一体发力的基石

现代战争是体系博弈,没有诸军兵种坚如磐石的体系,战场上不可能战胜敌人。兵种是军种的“板块”,没有兵种的一体,就没有军种的一体,更谈不上联合作战能力。而离开兵种联的军种联,也必定是“墙头竹笋”,在万装翻滚、激烈撞击的信息化战场上一击即碎、一打即断。伊拉克战争后,有军事专家说:“现代战场更多的是不同兵种的联合行动”。此语道出了兵种联合的重要性。时下,我军建设正在急速快跑,谋求点上发力、弯道超车,提高打赢现代战争的联合作战能力,更需做好“兵种联合”这篇大文章。

兵种联日趋紧迫。兵种是联合作战能力的基石。兵种联则军种强,军种强则三军硬,三军硬与强敌过招就有制胜的把握。过去,由于兵种数量少,加之功能差异不大,彼此联合相对简单。以陆军为例,兵种主要是步兵、装甲兵、炮兵,这三支力量联合行动比较方便。信息时代,战争形态的演变,作战力量类型、数量的增多,使“兵种联合”的地位作用日趋突出,而联合标准也更高更严更细,可以说兵种联已成为新时期战斗力建设的重大课题。一方面,新型作战力量快速发展,“大家族”成为军种的共性特性,兵种联是现实问题。今天,有的军种下辖十几个兵种,地上跑的、天上飞的,重装的、轻型的,有人的、无人的,联的面更宽更广,且各兵种功能、行动方式、战斗力要求差异非常大,联的上、联的牢,联出战斗力更难。另一方面,现代战争制胜机理的变化,对兵种联提出了更高标准要求。现代战争是体系博弈、系统制胜,体系的“牢固度”至关重要。信息化战场战局“秒刷”的特点,要求各兵种必须具备很强的临机联合能力,即在任何复杂、紧急情况下各种力量都能“率然”式联动。伊拉克战争中,美军地面装甲部队不时遭到伊军突击,其与满天飞行的武装直升机不能高效联合行动是重要原因。

抓住兵种联的重点。挽弓当挽强,用箭当用长。做好兵种联这篇大文章,更需要抓住支撑和打赢现代战争的关键力量发功用力。一是新型兵种联。新型作战力量代表了军队发展方向,是未来战争博弈决定胜负的“杠杆”力量。这要求兵种联必须抓住新型作战力量这根利器。纵观近期局部战争,基本上是新型作战力量表演。伊拉克战争中,美军电磁波炸弹、传感融合武器、数字化坦克、精确制导炸弹、激光武器等数不尽的新武器争相亮相。足以说明新兵种、新装备成为战场走向的“金箍棒”,成为战争胜败的“尖刀”“铁锤”。二是新旧兵种联。新老兵种并存,甚至多代兵种并存是我军军事斗争准备的客观现实。传统兵种与新型作战力量兵种在编制装备、战斗力、行动方式的巨大差异,决定兵种联必须高强度实施,才能形成1+1>2的战斗力。一个天上飞的兵种、一个地上跑的兵种,无论机动方式、攻击方法,还是制胜机理都差异悬殊,离开超常措施的“联”,战场上不可能形成拳头,更不会协调一致地打击敌人。三是主战兵种联。无论军队力量结构如何变化、信息化战争怎样打,战场上永远有主战、辅战,以及支援和保障力量之分。兵种在战场上角色不同,担负任务不同,要求兵种联必须聚焦主战力量发力。就陆军而言,地面装甲、空中陆航、纵深特战是未来陆战场的三大力量支柱,要求陆军必须将其作为兵种联的抓手,推动陆军立体化作战能力高效生成。

多方式实现兵种联。联合作战能力生成不可能一蹴而就,特别是军种间兵种实现默契行动,更需采取多种方式,强力推进。一是联研。未来仗怎样打、今天兵种应怎样练,需要首先在理论上搞清楚、弄明白。传统的兵种理论研究“单打独斗”的组织模式,打不了现代条件下的联合作战,必须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创新方法,走诸兵种联手研战研训的路子。学术研讨会,要多兵种一起谋划组织,让作战理论研究在“联合氛围”中进行;演训方案、作战预案,要不同兵种一起制定,让兵种联合作战能力生成,有坚定的“地基”支撑。二是联演。兵种联训联演,既是生成联合作战能力的基本路径,更是检验兵种战斗力建设短板、弱项的“试金石”。要大视野、高层次、多方式组织诸兵种网上联训联演,探索官兵“不出门”练兵方式,让兵种联合作战能力在“静悄悄”战场生成;要多形式组织实兵演练,如“多兵种联训”、“单兵种对抗”、“主战兵捆训”等,让兵种打仗能力在“预战场”生成。三是联育。人才按军兵种贴标签,分专业进行培养,使体系作战能力生成少了沃土氛围。现代战争诸兵种一起打,要求必须打破兵种人才“烟囱式”培育、成长的模式,走多兵种联合育人之路。多兵种院校滚动育人,应该是培养联合人才的不错办法。即兵种指挥人才的中级培训、军事指挥专业的研究生教育,采取多院校接力培养的方式,让他们拓展视野,汲取不同兵种专业知识技能,生成联合素质。同时,应进一步采取措施加大不同兵种部队干部代职、任职力度,让兵种联有广泛的人才支撑。四是联建。一体化部队是未来军队的基本组织形式。让军队的联合作战能力更强更大,根本的是建设由不同军兵种力量组成的一体化部队。美军组建的联合远征部队包括陆军师、海军航母战斗群、海军陆战队部(分)队和空军战斗机联队;俄军组建的机动部队横跨3个军种和1个独立兵种,包括陆军的摩步师、坦克师、特种旅、火箭旅,空军的战斗机、强击机、轰炸机团,海军的陆战队营和空降兵的空降师;法国组建的快速反应部队包括5个军兵种的不同类型师。这些反映了军队组织形态的发展趋势。一体化部队建设应早谋划、早动手,让联合作战能力从“母胎”中生成。(王雪平)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