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儿艺触角伸向校园少儿版《马兰花》让小学生走上舞台

北京青年报 2017/4/27

灯市口小学的学生在中国儿艺的舞台上演出《马兰花》

灯市口小学的小演员在化妆间

“给孩子最好的教育就是给他最好的人生”,而孩童阶段参悟人生最好的方式或许就是戏剧。参与戏剧进校园三年来,中国儿艺共开设艺术类课程15000余节课时,惠及4000余名师生。近期,“2017年青少年戏剧教育成果展演”让来自五所学校的186名小演员登上了中国儿艺的舞台。戏剧之于教育,既是艺术眼光的养成,也是果敢人格的锻造,更是善待世界的初心,一出小学生版《马兰花》早已胜过学堂教育的千言万语。

在中国儿艺院长尹晓东看来,“多年来,关于教育的杂音很多,社会的微词不少,但戏剧进入教育,让我看到了教育的未来。孩子们为什么需要戏剧?因为戏剧是我们认知世界、参悟人生的窗口,能够从中看到人生百态,从戏剧中接触今后会接触到的人生。”

戏剧教育的“灯小”模式

上周六,又是“马兰花开”的日子,作为此次展演的闭幕演出,“灯市口小学优质教育资源带”的孩子第三次登上了中国儿艺的舞台。早上6点45分,孩子们就已来到后台化妆,加上参加演唱的二年级合唱团“小苗队”,130余人的剧组点缀着后台的每一个角落。二三十位老师同时给孩子们化妆,复杂一些的在化妆间,简单的就在过道完成。每个演员的头饰及书包都齐整摆放在衣柜格中,而前一天,老师们的工作直到晚上7点才结束。化好妆的“小兰”正在读一本课外书,已经三次参加演出的她看不出丝毫紧张。女孩子帮男生整理着服装,化好妆的则安静地看书或写作业。两个女生互相为对方参谋刚刚画好的眉形是否适合自己的角色……一切都如成熟剧院一般井然。当校长滕亚杰无意中提到今年也许这出戏不会再上演了,可能是最后一次演出的六年级孩子甚至因不舍而落泪。

饰演“小松鼠”的杨美萱为了演出错过了舞蹈8级的考试。在她看来,“考级是我自己一个人的事,明年还可以考,但《马兰花》是集体的事,不能给团队添麻烦。”饰演“狗尾巴草”的范伯翾戏份不是很重,就主动担任了道具管理,“我是最熟悉全场情况的人,他们有需要都会向我咨询,我得把每一场都安排好。”其中扮演“和合二仙”之一的一个低年级同学的举动很让滕亚杰感动,“因为他的角色戏很少,带着大头娃娃还没有台词,但每天坚持排练,爷爷觉得他很辛苦,一次接他时就说,‘你一个跑龙套的别太认真了’,但是那个同学回答,‘我很重要,我这个角色没有B组,没有我这个戏就演不了。’所以排戏的过程对孩子来说其实是自我完善和修炼的过程,孩子们从中学会了以审美的视角来对待社会,正如一句话所说:‘一个生活成功的人,必须是不同程度的艺术家’。我们希望孩子通过与戏剧结缘能够做到‘审美化的生活,诗意化的栖居’,真正成为生活的艺术家。”“灯小”与戏剧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其前身私立“育英”时期,那时学校就有话剧团,甚至还公演过《雷雨》。滕亚杰说,“除了《马兰花》,明年我们还可以尝试排莎士比亚的戏。”

据悉,这出少儿版《马兰花》,从筹备到建组,再到排练、走台、合成,都是在中国儿艺艺术家的带领下完成的。中国儿艺马兰花艺校的教师王堃在台词、表演、声乐、舞蹈等方面给予孩子们全方位的辅导,青年导演杨成则成了剧目此次更专业化舞台呈现的保证。自2014年9月开设戏剧课以来,目前学校已经授课4714节次,除一至三年级学生全面学习外,学校还开设了戏剧选修,并成立了“小小马兰”剧社,已经实现了班班有剧社,人人都参与。一部《马兰花》,参与演出的孩子仅有一百余人,但学校通过剧本片段诵读、海报绘制、学唱插曲等活动,让1800余名学生参与其中。去年学校的校园戏剧节上,全校58个班演了59个剧目。学校编写的校本课教材从台词发声、表演到小剧本创作、道具制作都有涉及。但所有这些都并非以登台为目的,滕亚杰说,“从课程设置转向美育机制,从技能传授转向天性解放,我们尝试了戏剧与语文、英语、书法、绘画等课程的联动。”

戏剧让孩子体验美、欣赏美进而创造美

此次参演的五所学校中,南京琅琊路小学是唯一一所来自京外的学校,虽然与中国儿艺的合作去年才刚刚开始,此次就已经成功搬演了中国儿艺的小剧场剧目《成语魔方》。校长戚韵东介绍,学校自己编写了一套一至六册的阅读教材,从阅读到朗诵,终极目标是舞台。而教材中为“琅琅舞台”设定的剧目依每个年级孩子心理的特点,涵盖了《小兔乖乖》、《小熊请客》、《阿凡提的故事》、《东海人鱼》以及《马兰花》等剧目,孩子们通过戏剧排演,最大的收获就是自信了。

分司厅小学优质教育资源带话剧团,历经13年成为了全市首家金帆话剧团。校长刘惠兰表示,“王尔德说:要让孩子品德好的最佳方式就是让他们愉悦,戏剧恰恰可以做到,他们从体验美、欣赏美进而创造美。这次我们演出的是原创校园剧,聚焦的正是让几家欢喜几家愁的家长会,传递的是陪伴与倾听的重要,孩子们的演出让观众看到了他们的自信果敢以及那份担当的严谨。”

东城最南端的学校革新里小学同样拥有金帆话剧团,校长赵丹阳表示,“说教不可能让人内心有改变,艺术+道德+素养美感=润德,而教育+艺术=完美人生的底色。近些年,学校以戏剧为原点放射出一个半径,戏剧不是少数孩子的权利,应该普惠到学校的各个角落。”

北京实验学校(海淀)小学校长吴伟用美国教育家博尔凯的话来阐述戏剧教育, “‘一所成功的学校应以它的特色文化而著称’,一台学生戏剧最精彩的其实在戏外,孩子们的应变能力得到了提升。一个同学在这次演出中鞋子掉了,但他并没有慌张,而是借助奔跑中的一次弯腰,迅速将鞋子穿上了。而这个细节除了他身边饰演大树的演员看到了,其他演员包括观众都没有觉察到。”

 (郭佳)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