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演李雪:《外科风云》并非医院版《琅琊榜》

北京青年报 2017/4/27

继为医疗专业性失误公开致歉之后,正在北京卫视等平台播出的《外科风云》,近日又由导演李雪亲自出面接受采访,解答观众对该剧的疑惑以及对医疗剧的创作感受。

“不想以过去的国产医疗剧做借鉴”

北青报:医疗剧一直是国剧很难突破的瓶颈,您在拍摄前或过程中,有研究过之前的《心术》、《产科医生》等剧吗?

李雪:国内的医疗剧没有做过参考。我看了一部分国外的医疗剧,比如《急诊室的故事》,重点看了一些2016-2017年的新剧,尤其是《黑色警报》,我很喜欢那部剧。它的节奏非常快,甚至我这种经常看快节奏的美剧的人都会觉得节奏快到喘不过气。

北青报:为什么不看国剧呢?

李雪:我们跟医疗顾问做过咨询,就医疗来讲,四年是一个断代,“更新”——如果四年不在临床一线,很多东西都是看不懂、不了解的。前几年的医疗剧现在看,某种程度上已经过时了,很多医疗手段都不会再使用了,包括医疗观念、医疗制度也在不断发生变化。所以我们想尽量找一些新鲜的内容,包括戏剧结构、人的认识等等。

“管子里血的流动,那是道具小哥用嘴嘬的”

北青报:医疗题材公认是影视剧中难度最大的,你觉得它的创作困难主要集中在哪里?

李雪:我觉得是实际操作上,或者说技术方面的东西。我不可能要求医院给我全面的支持,因为医院的职责首先是治病救人,而不是配合我们拍摄,这是我们不能动摇的原则。

但是,我又需要在这样一个特定的环境中完成我的工作,该怎么办?那我只能接受医院给我的任何程度的支持,不管这个支持是大是小。比如说,我们拍手术室的戏份的时候,我的手术室拍了10天,其中9天我需要完成绝大部分工作。但是这9天,手术室的门是不能打开的,你们现在看到的所有的手术室的门打开的镜头,是我集中在一天拍完的。在之前的9天里,所有跟手术室的门有关的戏份,我全部都要撇掉。

再比如说,我们做心外手术的时候需要用到体外循环机,但是这个设备价值几千万,不可能给我用,我也很理解。当时我们只能用一根管子,往里面倒人工血,这个血是怎么流动呢?要感谢我们的道具小哥,他只能用嘴嘬,那天喝了整整一桶血。

因前几集有失误就下断言,可能为时过早

北青报:该剧开播后一些医疗专业性层面的瑕疵引起了很大争议,已经影响到这部作品的评价,你自己有关注到一些负面评论吗?

李雪:评论我看了。瑕疵,我承认肯定有。但是我想请大家注意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用到的医疗手段、病例,量很大。这其中,我做了多少内容,又错了多少,比例有没有高到让大家觉得这是一个完全没有用心、完全没有医疗指导、顾问把关的戏。现在大家看到的bug或者说错误,我承认有,有一些镜头是没办法去更正的,有一些是我在戏剧表达上或者说剪辑的过程中,可能过多地重视了镜头的美感、角度好看,忽略了医疗顾问的指导。但我觉得这些东西不足以抹杀、或者说推翻这部戏的主旨、美学价值,不能以偏概全。

女主角陆晨曦是否脱离现实?

北青报:《外科风云》的另一个争论焦点是主人公“不像医生”,女主角陆晨曦,很多观众认为脱离现实,过于理想化。

李雪:其实剧中庄恕也说了,“这十一年你在仁合像公主一样是为什么,是因为傅博文(院长)在宠着。”我们在做剧本的时候也跟很多医生护士聊,有一个护士说,我们院长的学生就不搭理我们。陆晨曦这样的人是个例,但也是存在的,我们应该说是“逻辑自洽”,在这部剧里它是符合生活逻辑和生活轨迹的。

《外科风云》不是现代版《琅琊榜》

北青报:有网友总结《外科风云》实际上是一部现代版的《琅琊榜》,最初你们有复制成功的意图吗?

李雪:其实复仇主题是一个经典的戏剧化主题,不只是《琅琊榜》。只是看我们在这个环境当中如何讲述它。《琅琊榜》是一种讲述方式,《外科风云》也是一种讲述方式。但因为这个戏还没播完,不好跟大家透露将来的发展,但它确实是不一样的。医疗剧确实有各种各样的切入点,选择复仇这个切入点是一种比较戏剧化、吸引人的方式。而且到了全剧的最后高潮,还是会回到医疗主题,回到人性的主题。它是撞在一起来表达我们诸多想说的话题中的一个。我可以负责任地说,现在大家看到的每一个主要人物,往后看,都会有反转。(杨文杰)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