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车红包烧出洞:"羊毛党"钻空子足不出户日进千

新京报 2017/4/27 9:30:51

(原标题:单车红包烧出“洞”,“羊毛党”钻空子足不出户日进千元)

如今争夺你我出行最后一米的共享单车平台,纷纷用发红包的方式各自圈地,在此期间,“羊毛党”们利用规则漏洞,通过模拟器虚拟定位攫取红包,足不出户每日进账千元。今天,重案组37号为大家揭秘共享单车红包大战中的“赚钱术”。而这种被称为“薅羊毛”的行为,法律界人士认为,已经涉嫌诈骗。

几年前,刚刚“介入”百姓出行的专车平台,相互竞争的烧钱大战一度让消费者们目瞪口呆——在几个月的时间里,几块钱甚至不花钱搭乘中高档轿车全都不是梦;而如今,争夺你我出行最后一米的共享单车平台,纷纷用发红包的方式各自圈地,在此期间,“羊毛党”们利用规则漏洞,通过模拟器虚拟定位攫取红包,足不出户每日进账千元。今天,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为大家揭秘共享单车红包大战中的“赚钱术”。而这种被称为“薅羊毛”的行为,法律界人士认为,已经涉嫌诈骗。

单车平台红包大战引来“羊毛党”

共享单车发展至今,“百车大战”时期已经过去,逐轮竞争过后,目前大势是ofo与摩拜争锋相对:3月23日,摩拜推出“红包车”,骑红包车可获得1-100元现金红包。4月16日,ofo宣布加入共享单车红包大战,宣称“在红包区域内开始骑车,最高5000元红包等你拿!”

但据此前媒体报道,由于ofo在这场红包大战中忽略了本身存在的平台漏洞,因而导致了日亏损千万的后果。

这千万亏损,不少被收入了”羊毛党“的腰包。在互联网上,利用软件设置规则漏洞,对平台补贴的红包进行攫取的行为,被称为“薅羊毛”,而实施该行为的群体,则自称“羊毛党”。重案组探员了解到,在兼职交流网站“赚客吧”中,聚集了这样一批职业“羊毛党”。随着共享单车补贴手段的升级,“羊毛党”的注意力也纷纷转向这一领域,他们在专科“赚客吧”上,分享着自己“薅羊毛”的经历,甚至有人声称,依靠抢红包月入过万。

一名来自武汉的“羊毛党”告诉探员,相比较其他平台的共享单车,初期版本的ofo小黄车本身不带有定位装置,因此平台实际不能实时监控到行车轨迹。此外,早期小黄车的车锁为机械密码锁,依靠固定组合的车辆编号和4位数密码进行解锁,因此,用户可以在没有小黄车的情况下,在家中自行随机组合一组“车辆编号”,并获得相应的密码,然后模拟一段“骑行”。

一名“赚客吧”网友说,自己平时随身携带3部双卡双待手机,注册了6个ofo账户,没事的时候,就在附近“扫街”,每天可以抽取红包数百元。不过他也表示,最近ofo调整了部分规则,在同一区域连续解锁,将只计算一次红包抽取机会,因此“收入也受了影响”。此外,有部分“羊毛党”被系统判定为“恶意刷单套取红包”,导致无法“薅羊毛”。

而在“赚客吧”上,也有不少“羊毛党”声称,除了红包抽取的认定条件更加严格外,随机红包的金额也越来越低。以往动辄数十元的红包,如今常常只有一块多,甚至有低于一元的红包。相比ofo解锁后一元钱的支付标准,抽到一元以下红包的“羊毛党”自称“被反薅”,即红包数额小于车费,不赚反亏。

▲4月24日,记者足不出户获得11.36元红包。 手机截图

▲4月26日,记者骑行体验红包活动,发现额度明显变小。 手机截图

体验:“只动手不动腿”刷出两位数红包

打开ofo小黄车的客户端,探员看到,原本显示车辆分布状况的地图上,出现了密集的红包状图标,点选后会弹出相应的“红包攻略”。ofo平台称,此举是为”鼓励用户更规范的用车,同时实现有效、自动化地调度车辆”,平台在虚拟地图中划出特定区域为红包区域,用户在该区域内解锁骑车,将获得随机现金红包。

根据规则,想要在ofo平台获得红包,需要满足“骑行10分钟,距离达到500米以上”的条件,红包最高金额将达到5000元,并且支持随时提现。此外,如果在结束行程后,将车停放在指定区域内,获得大面值红包的概率将增加。

4月24日,在网友们的指导下,探员来到一处红包区域,随机输入一组车辆编号,显示解锁密码后,获得了一次抽取红包的机会。10分钟后探员点选结束行程,系统提示:本次足不出户的“骑行”获得红包11.36元,支持微信或支付宝提现。

26日中午,探员再次体验ofo单车发现,红包额度已经有“缩水”迹象:在东城区新裕家园附近的红包区,10分钟骑行后到达国瑞城东区一处红包区,结束行程后获得红包1.21元。

当天,探员在国瑞城东区相邻的两个红包区域体验总计三次,实际骑行40分钟,获得总计6.81元红包。

▲“羊毛党”刷红包每天进账千元。 手机截图

▲“羊毛党”利用模拟器,登录四个账号专刷红包。 手机截图

“羊毛党”自述:足不出户红包收入过千元

在“羊毛党”刘浩(化名)看来,探员之前刷红包的方式是“最笨的”。“22号那天,我在家里就刷了1000多元。”刘浩说,利用虚拟定位的软件在红包区域定位,然后使用多个账号刷红包,“红包额度大的时候,一天时间轻松破千元。”

刘浩给了探员一份红包攻略,操作流程是下载某虚拟定位APP后,搜索一个地址区域,并定位到红包区域内,然后登录ofo共享单车APP,点选“立即用车”,即可进行“薅羊毛”。“随便输入一个车牌号解锁,开始‘骑行’十分钟之后,可以结束行程领取红包。”

“专业人士一般都会利用模拟器,同时登录几个或者十几个账号刷红包。一个账号一天可以刷五个红包,十个账号就是五十个。”刘浩表示,“遇到活动前期,红包面值很大,有时候一个红包的额度有上百元,所以对于“羊毛党”来说,一天赚个1000块钱是比较容易的。”

刘浩本人一天最多刷了1000多元。4月21日他得知“抢红包”活动后,当即注册了4个账号,“开刷”:4月22日一天进账1000多,但他表示,“周围有人一天刷3000到4000元。”

不过,刘浩(化名)同样表示,自23号晚上开始,平台补贴的红包大小开始减少,“现在一天最多只能刷一百多块。”

▲支付0.3元后,记者获取该辆小黄车的正确密码。 新京报记者赵凯迪 摄

提供“配套服务”:0.3元可获取小黄车密码

除了攫取补贴红包,“羊毛党”们还推出了3毛钱解锁、学生信息认证等“服务”。

26日下午,探员加入“ofo共享单车解锁群”。群中名为“剑豪”的网友表示,仅需三毛钱,就可以打开ofo车锁。

按照“剑豪”的要求,探员向其发送了路面上一辆小黄车的车牌号,并支付0.3元的红包。两分钟后,“剑豪”将该车辆的4位数密码发来,经实验发现密码正确。随后,探员又挑选了另一辆小黄车,并将车牌号发给“剑豪”,1分钟不到,他再次将密码发来,实验发现,此次的密码同样正确。

“剑豪”说,小黄车的密码已被破译,用手机就可以提取密码。而根据探员“摸排”,类似的“解锁群”有十余个。此外,还有网友称可以为账号办理“学生认证”。花费9.9元,学生认证包过。“有了学生认证,每天首次骑车免费,全天0.5元1小时,永久免押金使用。”一个“学生认证”群里的公告这样显示。

重案解读

平台开始对“薅羊毛”采取应对措施

对于被如此这般“薅羊毛”,探员咨询了ofo平台客服,得到的答复是,目前法律范围内,对于“羊毛党”并无专门的规定及认定,因此除了提升技术力量,对“骗补”行为进行识别和介入外,尚无其他有效措施。

目前,企业采用法律手段打击“羊毛党”的行为极为罕见。不过,4月20日,上海市公安局通报一起通过企业红包软件套取50万奖励的违法行为,29名嫌疑人被抓捕。该案件中,利用红包漏洞套取奖励的行为被定义为“盗刷。

对互联网经济中出现的“灰色”产业,法律也在不断完善中进行打击,在专车刚刚出现的时候,不少司机同样利用刷单这种非正当行式赚取补贴,从2015年开始,专车平台开始向警方报案,此后,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法院均对恶意刷单被公诉的司机,以诈骗罪追究刑事责任。

“刷红包”非小事 可能涉嫌诈骗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王永杰律师认为,此类“薅羊毛”的实质,是一种欺骗行为,涉嫌违法。王永杰介绍,在“薅羊毛”过程中,行为人虚构“骑行”的事实,非法获取平台为用户补贴的红包,涉嫌欺诈。但由于金额较低,往往无法对其进行有效制裁。此外,王永杰表示,网络出售小黄车密码、学生认证方式,同样涉嫌违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66条,通过违法手段“薅羊毛”涉嫌构成诈骗公私财物罪,即诈骗罪;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诈骗3000元以上就属于数额较大,将面临最高三年的徒刑,诈骗3万元以上就属于数额巨大,将面临最高十年的徒刑,诈骗50万元以上就属于数额特别巨大,则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

王永杰分析说,“羊毛党”的行为,主观上即为骗取奖励补贴,涉嫌诈骗罪,至于是否会被追究法律责任,要视套取的补贴金额等因素确定。

新京报记者 王煜 赵凯迪

编辑 王巍

校对 郭利琴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