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唯一的“校船”,平稳摆渡着小渔村的明天

杭州日报 2017/4/3 9:02:00

放学的时候孩子们统一穿上救生衣登上“校船”。

校船是一艘安全性能很好的“海事艇”。

坐船上下学的宋莹笑得很开心。

这里是杭州市淳安县安阳乡,儒琅村渡口,周一早晨7点不到,天刚亮,船工宋干平把陆续上船的孩子们安置好。

一船12个伢儿,“时间长都熟了,他们的名字我都记得住。”老宋说,从湖上有了这艘渡船开始,渡工这个活儿已经干了八年,他接送过的每一个孩子都能认得清楚。

船上年龄最大的宋莹说,船上从一年级到六年级的同学都有,大家都听宋伯伯的,哪个小男孩儿敢在船上调皮捣蛋,他一个眼神过来,立马就老实了。

天又亮了些,老宋瞅了一眼时间,又往船舱里看看,其实是在心里又过了一遍人头。

“人齐了,开船!”一阵发动机的突突声,在清晨的千岛湖上响起。

安阳乡位于淳安县的西南部,距千岛湖镇42公里,有15个行政村,93个自然村。佳坞中心完小是安阳乡两所小学之一,2017年在校学生110人,坐船上学的孩子约是学生总数的十分之一。

老宋开的这艘渡船,正是乡里专门给去佳坞中心完小的学生设立的,作为一项便民设施,孩子们坐船都是免费,称得上名副其实的“校船”,这应该是杭州唯一的一艘“校船”了。

坐船上学 是湖对岸学生最近的路

“第一次坐船有点新鲜,现在已经习惯了。有时候会趴在船上写写作业,或者聊聊天。”

宋莹说,每周一早上,校船先从塘坑湾接上几个同学,再到她家所在的儒琅村接上余下的孩子,就往虎山坪的学校去了。

从出发到学校,渡船要开半个小时。宋莹早上不到六点就起来往渡口赶,直到去年把家搬到了湖边,不必走山路,起床可以晚一点。

儒琅村是距离学校最远的一个村子,如果开车上学,要先到九亩塘,去往田蒲,再到大墅,等到了学校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湖对岸近一点的村子,走山路过来也要四十分钟以上。

因此,坐船,就是湖对岸的孩子最便捷的上学方式。

小宋莹是幸运的,她没有经历过风浪中飘摇的渔船上学路,就在八年前,与学校一湖之隔的九亩塘、儒琅村还有塘坑湾的孩子们,上学路上坐的还是家里的小渔船。

渔船接送的年代 安全是校长的一块心病

“校船”开通前,周一早晨学校附近湖岸的五六条渔船,是佳坞中心完小的老校长余田军的一块心病。

在还是渔船接送的年代,学生的安全始终都是个问题,尤其是大风和大雨的天气。

村民告诉我们,“校船”开通前,基本都是谁家有船就捎带几个孩子一起去上学,遇到大风大雨的天气就少载几个,要么多跑两趟,或者多几条船一起出发——“万一出事,可以有个照应。”

2008年下半年的一个清晨,淳安海事处海巡艇在千岛湖安阳水域巡逻,与送孩子上学的渔船相遇,那天,十米长的木船上,密密麻麻挤了十几个背着书包的学生。“船上小孩子很多,我们怕海巡艇惊到他们,所以把船的动静减到最低。”当天巡逻艇上的执法队队长胡佐仁说,他们关了警笛,让渔船停下来,再慢慢向渔船靠近。

胡佐仁说,靠近之后仔细一看,让他背后出了一阵冷汗——船小,设施简陋,一船孩子的安全没有任何保障。

“问了一下情况,才知道他们是要到湖对面上学。我告诉学生们不要害怕,叔叔开大船送你们去学校。”跟小渔船并靠好之后,胡佐仁和同事把孩子们挨个抱上巡逻艇,送到了学校。

大雨滂沱的早晨 小女孩没赶上渔船落了单

这些孩子当中,有一个叫做傅甜甜的女生。八年前,她读二年级,和今天宋莹一样,也住在儒琅村。

甜甜家离渡口3里地,妈妈身体不好,爸爸要忙,年纪小小的她就要自己走去渡口坐船。那时候,甜甜家里没有渔船,一条小船要一万多元钱,家里拿不出那么多钱买船。妈妈说,村子里有船的人家好心,谁碰到了,都愿意接送孩子的时候捎上甜甜。

一年级下学期一个大雨的早晨,甜甜在去渡口的路上躲雨,没赶上去学校的渔船。

校长余田军对这件事记忆犹新,学校开始上课了却不见甜甜的身影。老师们立即从学校出发找,家长从家里出来寻,一个多小时后,大人们在一棵大树下看见了瑟瑟发抖的甜甜,撑着小雨伞,身上却湿透了。

“渔船接送只是村民自发的契约,没有专人管理,都以为孩子坐了其他家的船去上学了,才会出现孩子落单也没被发现的情况。”余田军说。

上学专用船换了两次

再也不会有孩子落单了

在海事艇遇到孩子们的渔船之后,乡政府和海事部门决定,先安排一艘摩托艇,每周五下午和周一早上帮助接送学生。

当年的摩托艇驾驶员徐晓华回忆,每周一早晨五点钟,他就驾驶海巡艇从淳安县城出发,到了安阳水域后,挨个接上几个村子的娃娃,再送到学校去。每次接送都要点清人数。

一年后,在当时全省渡口处于“建桥撤渡”的大背景下,为了孩子上学安全,这座小渔村建设起了专门为孩子上下学使用的渡口,且级别为重点渡口。与此同时,淳安海事处捐赠了一条造价26万元的渡船,可承载38人,作为接送孩子们上下学的“校船”。

傅甜甜的爸爸说,渡船把孩子上学路的问题解决了,去学校方便了很多,也更安全。

从渔船到摩托艇再到“校船”,甜甜再没有在上学的路上落单。现在,她已从佳坞中心完小毕业,在大墅读初中。

一晃八年过去了,每周一次的“校船”接送,学校都会安排两名老师送孩子上船,嘱咐一遍安全事项。渡工老宋也仍然记得清每一个孩子的名字,在开船前挨个核对是否到齐。

如今,安阳乡虎山坪渡口已是淳安县仅剩的两个渡口之一,但它仍旧勤勉地摆渡着孩子们的童年,把他们安全地送达明天的彼岸。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