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不崇洋媚外,也不金钱至上"——抗战英烈孙晓梅后人忆先辈谈气节

新华社 2017/4/3 23:37:00

新华社杭州4月3日电(记者 俞菀)清明,江南古镇龙门。何列音牵着小孙女走过一片白墙黑瓦,在一幢马头墙高耸、楼屋参差的民居前肃立。这里,是清代所建“孙氏宗祠”,匾额上书“诚德堂”三字。旁边一幢则是何列音的姑姑——抗战英烈孙晓梅的纪念馆。

“只要我们肯努力,肯奋斗,肯牺牲,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小孙女用手抚摸过墙上的裱框,里头是孙晓梅生前留下的家书、文章。“我父亲母亲的墓,就在姑姑的故居旁。每年清明,我们都会来这里看看。”何列音说。

在家乡人记忆里,孙晓梅是个“了不起的假小子”。年轻时教书育人,敢于向封建旧俗挑战。抗日战争爆发后,孙晓梅赴苏南抗日根据地从事民运工作。她善于乔装打扮,多次冒着生命危险护送高级干部安全北渡长江。1943年被日本宪兵队逮捕,枪杀于南京龙潭老虎山凹(今中国水泥厂后),时年29岁。

1949年1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正式追认她为烈士。曾在新四军教导总队任职的昔日战友,著名经济学家薛暮桥为其书诗一首:“二十年华运幄帷,文精武壮女中魁。昔日洒下一腔血,今朝腾起千枝梅。”

“包括孙晓梅在内的这一辈孙家,4个子女个个成才,与良好家风密不可分,好学上进的思想和保家卫国的情怀,在潜移默化中得到传承。”杭州市富阳区龙门镇人民政府社会事务办主任颜伟华说。

“国家之强弱,即视国内之青年有无生气为转移。”1938年孙晓梅写下《青年应走的途径》一文,“青年应注意的事件,包括养成一个健全的身体和一个好学的习惯,立下一种坚决的意志,养成一种刻苦耐劳的精神。”同年10月,她说服母亲,带着本族青年和弟弟孙承涛化装成投亲的难民,到皖南参加了新四军。

1941年初,她在写给二弟未婚妻贞妹与弟弟的信中说,对母亲要善待侍奉。望弟能“努力攻读,深求人生真理”“真才实学,须在艰苦中求之”;望贞妹“莫染小家风和旧礼教”“为真正之妇女解放以及各方面地位之平等而奋斗”。

“今之日寇已逐,民族解放,国泰民安。恒念告诫晚生后辈:勿忘先烈之功,勿忘先烈之志,勿忘先烈之魂!”孙晓梅的堂弟孙成修在悼词中由衷地感慨。

“父亲生前常说,我长得像姑姑。”何列音说,每年清明祭扫,总带着悲痛的心情,却又是十分自豪的。“先辈留给我们最重要的东西,就是爱我们的民族,要有气节,有坚韧的意志,绝不崇洋媚外,也不金钱至上。”“那时候日本人要父亲去讲学(孙晓梅的胞弟孙承勋,著名学者何满子),父亲坚决不去,不肯做卖国贼。”

何列音跟随父亲的脚步,长期从事文字工作。每每重温家书,想起先辈们的作为,总觉得生长在和平时代的自己太过平庸。幸好,还算守住了“正直”的底线。

“不受金钱或权力的蛊惑,去写昧心的文章,要对得起自己写出来的每一个字,说出来的每一句话。”“我跟儿子、孙女也是这么说的。家里一直放着女作家鲍志华写的《孙晓梅:大时代的女性》一书,他们经常看,对先辈们的信念也很认同。”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