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哥老杜的一天:过劳动节就要劳动!

重庆晨报 2017/4/30 7:38:01

res10_attpic_brief_副本 nei .jpg

杜师傅把客户的货物挑到指定的地方。

4月29日,五一小长假第一天,早上5点半,46岁的杜发军就醒了,他打开手机,等待着当天第一单生意。对于当了4年多力哥的杜发军和附近大坪帝怡菜市场里的菜贩们来说,五一节并不是放假的时候,“要吃饭,过劳动节就要劳动。”

起早等生意

搬蛋搬菜油搬排骨

一早挣了21元,“不错”

杜发军把前晚剩的稀饭热了一下,就着菜市场买的一块钱两个的馒头吃了起来。

他住在大坪支路电信医院的门卫室里,斜对面就是他的主要工作地点帝怡菜市场。每天医院的保安下班后,杜发军就帮着医院守夜,“家里欠着几万块钱,实在不敢拿钱租房子。”

馒头还没吃完,手机铃声骤响,是菜市场的鸡蛋贩子。老杜连叫几声“来了!来了!”,立即穿上外套,拿起立在床边的棒棒往外走。

杜发军轻车熟路地找到了鸡蛋贩子,跟着对方来到货车前,他弯下腰,把手伸进鸡蛋箱子下,憋了口气,慢慢把鸡蛋抱起来,再用力扛在了肩上。三步并作两步往菜市场里走。

老杜不像菜市场里其他的力哥,手里拿着的那根棒棒更多时候对他来说只是身份的象征,“小时候摔过,腰不好,根本不能挑重了。”所以50斤一箱的鸡蛋,他只能一箱一箱地扛,来来回回走了8趟。

搬完鸡蛋,浑身是汗的老杜挣了8块钱,一块钱一箱,是他和贩子之间的定价。早上是挣钱的好时候,老杜不能休息,继续在菜市场门口蹲活。

接下来,老杜帮着肉贩子扛了三大块排骨,挣了6块钱;给卖油的搬了两大桶菜油,挣了4块钱……

等到大家的货都下得差不多了,天也已经大亮。老杜把棒棒往马路牙子上一放,坐在上边开始数钱,一个早上挣了21块,“不错了,一天也就挣个八九十块。”

养两个娃娃

“扫街”要走几十里

每天生活费不超15元

休息也不能闲着,眼睛要盯着四周的路人,特别是从菜市场出来的老人和女人,说不定就有“活路”。

和旁边的力哥们约好了这两天哪天忙完去九坑子喝茶,两块钱买一碗茶在茶馆看一下午电视,是老杜和很多棒棒重要的休闲生活。

“杜老板,过节了你不放假嗦?”附近的棒棒开玩笑,“我过啥子节嘛,我又不像你,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老杜说他没法过节,屋头有两个娃儿要养,大的21岁,在读大学,小的17岁,在读中专。“老大一年学费7000多,一个月生活费800块。老二学费1000多,一个月生活费600块。”老杜一个月生意再好,也差不多挣3000块钱,这是他2013年因家庭变故和老婆离婚后,全部的收入。

但是给孩子上学,老杜很支持,老大复读了两年才考上大学,“多读点书,我就是吃了没文化的亏。”46岁的他只写得来自己的名字,干了一辈子的力气活,年轻时给别人拉货,“老了就只能当‘棒棒’。”

为了让孩子好好上学,老杜决定好好挣钱,所以菜市场一没活儿,他就去“扫街”,积攒了不少客源。马家堡那家水泥店,老板经常打电话让他搬水泥;茶亭南路卖水的林老板看见他走过,也打起了招呼,跟他说等水到了喊他搬,“杜棒棒老实,一个人养两个娃儿不容易。”

不过,这个上午老杜的生意似乎并不算好,在大街小巷穿行了一个多小时,也没碰着一单活儿,早上响个不停的手机,也像关了静音。老杜也不泄气,“棒棒生意,都是运气。”老杜决定回菜市场边的马路牙子歇一歇,下午继续扫街,“一天要走几十里地。”

回到菜市场,刚好遇见有人要搬货,3桶酱油,又有5块钱进账。中午12点,电信医院的保安下班,老杜抓紧时间回到保安室做午饭,5块钱一大把的挂面,是老杜3天的午饭,一块五一斤的莴笋,叶子拿来下面,莴笋头留着晚上炒菜。为了最大程度的节约,老杜一天的生活费控制在15块钱以下。

下午,老杜又回到菜市场边的马路牙子上坐着,闭着眼睛眯一会儿。下午2点多,再次开始扫街、揽活儿。傍晚6点过,电信医院下班了,老杜也就下班了,“人活着就得干啊,劳动节我也得劳动,等娃儿今后出来了,我才能放假!”

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 石亨 甘侠义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