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是对英雄最好的纪念"——赵尚志、左权烈士亲属以不同形式怀念先辈

新华社 2017/4/4 16:45:00

新华社北京4月4日电题:“讲述是对英雄最好的纪念”——赵尚志、左权烈士亲属以不同形式怀念先辈

新华社记者魏梦佳、赵洪南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又是一个清明节,在人们怀念逝者的时候,更没有忘记那些为民族存亡而浴血奋战的英烈。“多少次我泪流满面地看着这些信,我才知道我有一个那么爱我的父亲。”“讲述是对英雄最好的纪念,同时也提醒人们牢记过去的耻辱。”左权女儿左太北、赵尚志将军的侄女赵淑红在清明节到来之际,以不同的形式怀念父亲和伯父。

“这些家书是我今生最珍贵的宝物”

早春,北京的一处住所内,77岁的左太北坐在轮椅上,眯着眼睛,仔细翻阅一本她为纪念父亲编纂的书。

这本名为《左权家书》的书里,收录了抗日名将左权1937年9月至1942年5月作战期间写给家人的十多封亲笔书信。字里行间,不仅能窥见当年太行山抗日根据地的困苦艰难,还充溢着左权作为慈父和丈夫的细腻情感。

左权在给妻子刘志兰的信中写道:“我担心着你及北北(左太北),你入学后望能好好地恢复身体。有暇时多去看看太北,小孩子极须人照顾的……想来太北长得更高了,懂得很多事了……”

1942年5月25日,左权在山西省辽县麻田附近指挥部队掩护八路军总部突围转移时,一颗炮弹突然在他身边爆炸,37岁的他就这样永别了挚爱的妻儿。他牺牲时,独女左太北只有两岁。此后的漫长岁月里,左太北只能凭着唯一一张与父母的黑白照片想象着父亲的样子。直到1982年,当母亲将父亲的十多封书信交给她时,她才透过泛黄的纸张真正走近了父亲。

“多少次我泪流满面地看着这些信,我才知道我有一个那么爱我的父亲。”左太北说,“这些家书不仅是抗战历史的见证,也是我今生今世最珍贵的宝物。”

为了像父亲一样“保家卫国”,1960年,左太北进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学习,毕业后,先后在国家经委、国家计委、航空航天部工作,一直投身于国防科研直至退休。“这些年来,每当我在工作和生活中遇到困难,只要想想父亲在频繁战斗的环境里仍然刻苦学习、不知疲倦地工作和英勇沉着地指挥作战,我就有了克服困难的信心与力量。”她说。

为了让左权家书成为全社会共同的精神财富,她将父亲留下的家书全部献出,并搜集相关文献资料,汇编成书。2002年,《左权家书》出版,2014年再版。

“抗日战争虽然过去那么多年,可人民永远怀念那些为了民族和国家牺牲的人。”凝望着父亲的照片,左太北说。

“讲述历史是对英雄最好的传承与纪念”

生长在英雄的故里,讲述着英雄的故事,传承“尚志”精神已经成了赵尚志将军的侄女赵淑红一家人生活中的一部分。

清明节前,记者在辽宁省朝阳市朝阳县尚志乡赵尚志烈士陵园见到了前来祭奠的英烈后人——赵尚志将军的侄女赵淑红。

“争自由,誓抗战。效马援,裹尸还。看拼斗疆场,军威赫显……”直到今天,赵淑红仍能随口说出赵尚志当年写下的《黑水白山·调寄满江红》里的词句。

赵淑红说,她的女儿刚刚懂事时,就会学着她的样子在其他小朋友面前,拿着小棍子边比划边念叨:“赵尚志出生于辽宁朝阳,是著名的抗日将领……”

赵淑红告诉记者,赵尚志将军因为投入抗日战争,始终没有成家,也没有留下后代。

1995年,赵淑红大学毕业后回到尚志乡,成了赵尚志纪念馆的一名讲解员。因为那时的纪念馆是乡里自建的,史实资料有限,赵淑红为了丰富讲解内容,四处搜集资料,走访赵尚志曾经的战友,听家里的亲戚讲赵尚志的事儿。

赵淑红说:“我想通过我的讲解,还原一个真实的赵尚志,让更多的人了解赵尚志将军的抗战故事。”

后来因工作调动,赵淑红离开了赵尚志纪念馆,但她口中的英雄故事却没有停止,只要一有空,她就会到赵尚志烈士陵园去做义务讲解员。

赵淑红说,她最多一天接待过10批参观者,回家后嗓子累得几乎说不出话。“讲述是对英雄最好的纪念,同时也提醒人们牢记过去的耻辱,不要忘记中华民族的不屈抗争和多少烈士血洒疆场。”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