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袁运生如今不谈画:只想为中国艺术教育当名宣传员

北京日报 2017/4/7

袁运生(右一)现场为参观者导览。

八旬袁运生最为人熟知的,莫过于1979年为首都机场创作的大型壁画《泼水节——生命的赞歌》,由于大胆绘入三个傣家女裸体洗浴的场景,成为当年美术界乃至思想界广泛争论的话题。昨天,“走向文明的自觉——袁运生艺术展”在中国美术馆举行,回顾展出袁运生自上世纪60年代至今创作的百余画作。其中,大部分系首次公开亮相,包括著名的“泼水节”壁画原稿。

今天的人们已经很难想象一件美术作品居然可以举世皆惊,今年步入八十高龄的袁运生在38年前做到了。不过,相比外界给予他的诸多浮名,他更愿意只是将自己看作中央美术学院一分子。1955年,18岁的袁运生从江苏南通中学毕业的当天就报考了中央美院,他还记得考题是画一尊半身石膏像,最终以该校油画系成绩第一名被录取。除了1982年至1996年受邀赴美国访学,他在央美执教至今。

作为中国美术馆捐赠与收藏系列展之一,本次展览根据主题分为四部分:水墨意蕴、道象、融贯中西、记忆,包括水墨、油画、铜版画141件,以及素描、速写等习作20多件。此外,袁运生还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了《三个枪手》《嫁新娘》,以及《泼水节——生命的赞歌》壁画原稿等各时期代表作共16件,其中,“泼水节”壁画稿为高3.4米、长27米的铅笔大稿,人们可以借此依稀想见当年在首都机场引发的观看狂潮。

尽管这是一场因作品众多而“超规格”的大展,展览的主人公却并不愿意过多谈绘画,“我今天更想当一个宣传员。”在袁运生看来,一百多年的中国艺术教育历程里,有一百年都是跟着西方在走,“画的是希腊雕刻,学生在这样的造型基础上来创造自己的作品。”他认为,这不是一种正常现象,他要做的就是去挑战它,“考古让我们在墓室里发掘到很多雕刻、青铜器,还有很多著名的古代绘画。我们现在的资源是任何一个国家都难以相提并论的。既然我们有了这么好的基础,就有条件重建一个中国自己的美术教育体系。”

中国美术馆馆长、著名雕塑家吴为山回忆,读书时临摹过袁先生的西双版纳写生图,“对我的触动很大。因为那时‘红光亮’‘高大全’的文艺创作方式还影响着我们,突然看到他这样别开生面的人文画,非常敬佩。”据他透露,以前中国美术馆很少拿出五个展厅办个展,“袁先生的画是超大的,他的艺术也是超境界的,所以要用超规格的空间来承载。”

当天,中央美院还正式挂牌成立中国传统造型研究中心,聘请袁运生担纲掌门人。“我们这代人都老了,很希望看到这个思路能在这一代有一定程度和规模的实施。”老画家微微抱拳,向台下众人行礼,“他们会创作出比我们这一代和前一代更优秀的作品来。我期待着这一天。”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