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无明》:躁郁症发作的余文乐你一定没有见过

羊城晚报 2017/4/7

获得本届香港电影金像奖8项提名的小成本影片《一念无明》将于明日在内地公映。在4月9日香港电影金像奖开奖之前,内地观众有机会一睹这部金像奖黑马的真容。昨日,《一念无明》导演黄进和获得本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女配角提名的金燕玲现身广州,和观众分享这部电影的幕后故事。在黄进看来,这部电影的主旨是:“不要逃避困难。很多问题早一点面对,反而有可能解决。”

基调沉重 “都要学会面对”

《一念无明》是一个关于情绪病患者的故事:余文乐饰演的男主角阿东因为照顾身患躁郁症的母亲(金燕玲饰)而压力过大,自己也患上了躁郁症,更错手导致母亲死亡。他在精神病院接受了一年的强制治疗,出院后与曾经抛弃自己的父亲(曾志伟饰)重新生活在一起。黄进透露,《一念无明》根据真实案例改编:“编剧陈楚珩看到了一个新闻,一个长期照顾患病父亲的中年男人,在照顾时误杀父亲。我们不知道,这对父子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儿子之后又会遇到些什么。编剧于是开始着手写这个故事。”

《一念无明》中,阿东本来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白领:美国“海归”、在投行工作。情绪病却让他成为被社会抛弃的人,只能跟开货柜车的父亲一起住在几平米大小的“劏房”里。黄进认为:“电影里,他们不是不爱对方,但相处的方法错了,于是造成很多伤害。”饰演母亲的金燕玲说,她的角色特别不讨好:“她是一个不开心的女人, 不懂得面对自己的人生,把不开心加诸别人身上。希望看完这部电影后大家会得到共鸣:我们都要学会面对,不要逃避。”

电影涉及到情绪病人的社会支援、家庭关系、如何重新融入社会等话题,基调沉重。观众是否会觉得电影太压抑?对此,黄进回应:“这部电影的确有灰暗的地方。但我们想表达的是,只有勇敢去处理,才可以有更好的未来。”

关注小众 “创作没有局限”

近年来,受制于市场小,港产片很少有大制作。一些导演把目光投向边缘群体,拍出了一些小而美的人文电影,《踏血寻梅》成了去年金像奖的大赢家,《一念无明》则获得今年金像奖的8项提名。

《一念无明》的成本仅有200万港元,为了控制成本,电影只用16天就完成拍摄;但另一方面,这也让导演黄进的创作更加自由。在拍摄电影之前,导演和编剧到处寻找医生和病人,了解他们的故事,力图让《一念无明》更加立体。黄进表示:“探访过程中,我们发现有很多故事值得去讲,但我们都忽略了。电影是大众艺术,应该帮助弱势群体去述说他们的故事。”凭借《一念无明》,黄进从籍籍无名的年轻导演一跃成为金马奖最佳新晋导演,今年还入围金像奖最佳导演和新晋导演奖项。他透露:“虽然暂时没有在内地拍摄的机会,但未来不会排斥。创作是没有局限的,哪里有故事,我们就去哪里。”

大咖主演 “阿乐并不‘奶油’”

虽然是一部小成本电影,但是《一念无明》请来了余文乐、曾志伟、金燕玲这些“大咖”。黄进透露,他们都是零片酬出演,“他们除了用演出打动观众,还用自己的力量将更多有意思的故事带给观众。”

在《一念无明》里,观众有机会看到和以往银幕形象大不相同的曾志伟和余文乐。曾志伟不再是整天笑嘻嘻的喜剧形象,而是一个被生活重担压垮的父亲;余文乐也不再是生活无忧的“港男”,而是一个躁郁症患者。黄进评价这两位演员:“志伟早年演过很多比较文艺的电影,比如《双城故事》等。我们很久没有见过那样的志伟了。阿乐则是个很有质感的人,虽然颜值很高,但不会有‘奶油’的感觉。志伟跟阿乐都是很接近生活的人。”

对演员来说,参演文艺片最直接的收获,是可以冲击奖项。余文乐就凭借《一念无明》入围了本届金像奖最佳男主角。片中,阿东情绪相当不稳定,余文乐需要不停转换情绪状态,十分考验演技。金燕玲大赞余文乐的表现,她表示最欣赏余文乐躁郁症病发、在超市狂吃巧克力的一幕:“这场戏很精彩。他其实情绪要爆发了,但又尝试着控制自己,所以才会去吃巧克力,因为吃糖会让躁郁症患者开心一点。这种又要爆发、又要收的表现,他做得很好。”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