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天与家禽牲畜打交道的“饲养司令”

中国军网综合 2017/4/7

杨新灿幸福地展示在无名湖哨所收获的首枚鸭蛋。周添保摄

“饲养司令”建功边关

清晨,当战友“闻鸡起舞”时,我也闻声移步禽舍,召集我的“部下”。没错,我就是整天与家禽牲畜打交道的饲养员。

也许有人说,现在啥年代了,部队怎么还有饲养员?但是在交通不便的边防连队,为了让官兵吃上新鲜的肉禽食品,饲养员这个活儿还真得有人干。

说实话,我做梦都没想到会走上这个岗位。两年前,时任饲养员即将退伍,急需有人补位。连里扒拉来扒拉去,“光荣”任命于我。连长周添保私下专门交代我:“这副担子可不轻,你要尽快熟悉情况,干出点名堂来。”

起初,我心里挺抵触。理由嘛,自然是觉得当饲养员不带劲。但也不能推脱,只好上岗。可是,我半路出家掌管禽舍谈何容易,一不小心砸了锅。

那一年,眼看中秋节到了,炊事班磨刀霍霍,准备宰头猪给大伙儿改善伙食,可到猪圈一看,我养的猪个个瘦得“皮包骨”。炊事班长嘀咕了一句:“这么个养法,就算到春节,也吃不上‘过年猪’。”无奈,连队只能端冷冻猪肉上桌。

就在我准备破罐子破摔时,在连队蹲点的机关干部专门来到禽舍,听我“吐槽”。借这个机会,我把一肚子意见连珠炮似的说了出来:上级对饲养员不够重视,机关很少组织专业培训,基层也没有岗前帮带,出现缺位就“抓公差”,饲养员技术自然不怎么样……

没想到,我“吐槽”之后,机关不仅筹划办班事宜,还给每位饲养员订阅专业书籍。经过学习,我掌握了一些饲养方法:通过观察家禽牲畜活跃程度判读“健康指数”,夜间闭光降噪给它们营造酣睡环境……

去年冬囤时,上级给连队送来一批活禽,上百只雏鸡雏鸭投奔我的“帐下”。这下可把我难住了,过去我接手的都是“老中青”,它们基本适应高原环境,而这批“小家伙”弱不禁风,能不能在海拔4500多米的连队安家是个问题。果不其然,当晚,就有鸡崽病倒了,我急得团团转,却束手无策。

机关了解到这件事后,为饲养员建了一个微信群,给大家提供互动交流平台。我根据一位哨所饲养员的提示,在禽舍装上温度计,适时开窗闭门,必要时起炉加热,终于让这批鸡鸭健康成长。

迈过许多沟沟坎坎,我渐渐成为战友眼中合格的“饲养司令”。今年以来,连队肉蛋禽奶保障力度明显增大,战友们吃得倍香、身体特棒,训练执勤精神抖擞。

岗位链接

《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条令》第十五章后勤日常管理第三节农副业生产管理第二百六十八条规定:部(分)队应当因地制宜地发展以养殖、种植为主的农副业生产,积极采取先进技术和方法,提高生产收益,办好军人服务社。

农副业基地应当加强管理,提高效益,管住用好农用土地资源,为部队生活供应提供补助。

官兵有话说

边防某团五连连长格桑巴珠:饲养员岗位特殊,应该严格选配标准,安排热爱养殖、责任心强的骨干上岗。同时,定期组织饲养员补课补训、考评考核,让饲养员教育训练不掉队。

边防某团一连指导员李昆泽:饲养员不能固定不变,可酌情轮换,由各班抽调人员轮流上岗,这样既不耽误训练执勤,也不妨碍后勤生产。

边防某团二连连长李贵兵:饲养员是部队的特殊人才,应重视骨干保留工作,使每个边防连队至少有1至2名饲养能手,这样才能做到休假能“流动”,复退不断层。

边防某团五连排长何黔松:饲养员岗位看似平凡普通,但同样是建功国防。我们不能嘴里享受着饲养员的劳动成果,心里却掂不出他们的劳苦功高。

边防某团八连中士文云:以前我认为养鸡喂猪这种事儿上不了台面,等我体验了一段时间才知道,能把“虾兵蟹将”养得肥肥胖胖,管得服服帖帖,那也是本事。(杨新灿 晏良 李国涛)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