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解读落马官员忏悔录:多数人无接受监督意识成“一霸手”

澎湃新闻 2017/4/7 10:00:00

“我无数次地捶胸顿足问自己:为什么会堕落到这种地步。”河南省安阳市委原书记张笑东在忏悔书中写道。

张笑东的反思之一是,自己背离了民主监督的原则。“当了市长、书记后,不愿听不同声音和反对意见,参加民主生活会也是流于形式,认为在市里工作,自己说了算,不需要别人指手画脚”。

《法制日报》记者统计发现,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推出《忏悔与剖析》3年来,已经披露了22名违纪违法者的忏悔录,其中,有5人在忏悔录中提及监督缺失是自己腐败的原因之一,其他17份悔过书中均没有提到自己腐败的原因中是否涉及监督缺失问题。

腐败官员接受监督意识不强

如今已经开始在监狱服刑改造的张笑东,在忏悔书中感慨良多:“我追悔莫及,痛不欲生。”

张笑东出生于1963年,少年时代曾在艰苦的环境中度过。刚走上从政道路时,他努力投身工作,积极要求进步。

随后20多年间,他步步晋升,45岁时当选为安阳市市长,4年后又被任命为安阳市委书记。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披露称,无论是作为安阳市市长还是安阳市委书记,张笑东手中的权力无疑是很大的。然而,此时的张笑东将党纪国法抛在脑后,违反组织纪律,违规任用干部,大搞权钱交易。

据调查,在担任安阳市常务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期间,张笑东先后受贿100多次,受贿金额2000多万元。

为什么会这样呢?

张笑东在忏悔书中反思,这些年,中央加大了对党员领导干部的监督,加大了反腐倡廉的力度,“但是自己错误地认为,那些监督是对基层党员干部的,对市级主要领导干部作用不大”。

正是因为背离了民主监督的原则,他“当了市长、书记后,不愿听不同声音和反对意见,参加民主生活会也是流于形式,认为在市里工作,自己说了算,不需要别人指手画脚”。

由此导致的结果,正如张笑东说的那样,“权力失去监督导致腐败,自以为是,我行我素,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不受监督的并非张笑东一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绿化委员会原副主任彭振华在悔过书中,多次提及自己“没有得到经常监督和有效的监督”。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田地区工作的6年4个月里,除了和田地委中心组学习,彭振华从未参加过任何党支部活动。每年年底集中统一的述职述廉和民主生活会,他也往往是应付差事。

天津物产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王志忠也反思说:“特别是作为集团‘一把手’,没有执行落实好反腐倡廉制度机制,不按规章制度办事,没有充分发挥集团监督机构的作用,影响了监督效能,自己也没能在监督下开展工作。”

《法制日报》记者统计发现,在22名违纪违法者的悔过书中,有5人在悔过书中提及监督缺失是自己腐败的原因之一。

国家行政学院纪检监察室主任竹立家教授向《法制日报》记者表示,从反腐实践经历来看,一些领导干部失去监督是走向腐败一个最根本的原因。

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副主任宋伟告诉《法制日报》记者,通过研究腐败案例可以发现,在腐败官员心中,接受监督的意识并不强。“一方面,这是由于党的十八大之前各级党组织在管党治党方面存在薄弱环节造成的;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原有的党纪党规没有适应新的形势,造成了监督很难发挥实效的状况”。

监督不到位现象曾大量存在

“无视党的纪律、把自己凌驾于组织之上。”这是福建省泉州市委原常委、南安市委原书记骆国清在悔过书中的反思。

作为50后的骆国清,曾从军24载,从普通战士成长为副师职领导干部。

转业时,骆国清决定回泉州老家。回到家乡的骆国清受到组织上的重用,历经多岗位多职务锻炼。2005年,他被任命为南安市委书记,成了主政一个县级市的“一把手”。

当时,骆国清怀着激情,提出招商引资创业工程,在较短时间内使南安市财政总收入排名全省第二。

取得成绩后,骆国清认为,这全靠他这个“一把手”,因此,“走到哪里都到处显耀自己的能量和作用”。

然而,由于年龄等原因,骆国清认为自己“再往上升可能性很小”,已然是“船到码头车到站”。他的思想觉悟渐渐退化。

“我反思第一次收钱时的心情是非常复杂的,(内心)斗争十分激烈,那时确实非常害怕。”当时,一名企业老板来到骆国清家,聊了半个多小时后,从公文包中拿出一包钱塞给骆国清。双方在客厅里推来推去,折腾了五六分钟。

最终,骆国清还是收下了这笔钱,看着这笔“烫手”的钱,当晚他彻夜难眠。有了第一次,必然就会有第二次,他开始接二连三收别人的钱。

“无视党的纪律、把自己凌驾于组织之上。自己思想滑坡,为企业老板办了不该办的事,收了不该收的钱物。”骆国清反思说。

2015年1月9日,福建省龙岩市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骆国清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万元,追回赃款共计909.3万元。

一个值得特别注意的现象是,记者梳理22份悔过书时发现,除了5人提及监督缺失之外,其他17份悔过书中均没有提到自己腐败的原因中是否涉及监督缺失问题。

对此现象,宋伟认为,一些腐败官员没有提到监督问题,在很大程度上说明监督不到位的现象曾普遍存在。在一些地方,“一把手”甚至进入了无监督的真空地带,成为“一霸手”。这也正是当前中央重点强化党内监督的原因所在。

合力保证党纪党规刚性运行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刊发的剖析认为,彭振华违纪违法案件警示我们,要时刻将党员领导干部置于组织的监督之下,要切实规范权力、有效管住权力,“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增强制度的约束力,提高制度的执行力,从而防范权力“出笼”。

长期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党内监督,党内监督制度日益完善。

2003年12月,中央针对党建新形势颁布实施《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试行)》。这是中央颁布的第一个党内监督专门文件,构建起一个党内监督体系,对加强党内监督、维护党的团结统一有了具体的制度保障。

“但是随着形势任务的发展变化,条例与新实践新要求不相适应的问题逐渐显现出来。”去年10月,在中宣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纪委副书记吴玉良说,全面从严治党,必须从根本上解决管党治党主体责任缺失、监督责任缺位问题,把强化党内监督作为党的建设重要基础性工程。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副主任杜治洲当时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这些新的矛盾和问题主要表现在,一些地方和部门存在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党的观念淡漠、组织涣散、纪律松弛、管党治党宽松软等问题。

去年3月,中央开始修订《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试行)》。去年10月,十八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结合《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和腐败官员在忏悔录中的反思,宋伟认为,从治理腐败的角度,一定要强化监督,形成刚性约束。

“一方面,要保证党纪党规刚性运行,让党内监督发现问题,另一方面,要形成监督合力,促进党内监督、民主监督、社会监督和舆论监督等各方面监督力量协同发展。”宋伟告诉《法制日报》记者。

竹立家认为,治理和遏制腐败,首先要求权力运行的公开透明,接受纪检监察系统、审计机关的监督,在此基础上,要接受社会公众的监督,以弥补现有监督力量的不足。

结束语

一份忏悔录,是一名落马官员的堕落轨迹,是腐败产生原因的深刻剖析。剖析忏悔录,分析落马官员坠入腐败深渊过程中的共性问题,无疑会为反腐倡廉工作提供一个有力的抓手。“聚焦忏悔录中的廉政风险点”系列报道分析22份忏悔录,总结出侥幸贪婪失衡心理、畸形朋友圈、被架空的监督3个共性问题,直指腐败犯罪的命门。从党的十八大以来的反腐败工作看,这3个共性问题已被制度反腐工作所涵盖。我们相信,随着党规党纪不折不扣地落实,“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人会越来越多。

(原题为《一些落马官员无接受监督意识成“一霸手”》)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彭水加强国有资本审计监督

  • 彭水日报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