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面粉厂最后的时光

杭州日报 2017/4/7 9:39:00

三个标志性的“麦筒仓”耸立在面粉厂院内。记者 李忠 摄

墙面上还挂着“国家储备粮仓”的标牌。

眯起眼,斜着头,邹建强望出去的窗外仿佛还是50年前的景象——3个标志性的“麦筒仓”依然高高耸立,6座国家储备粮仓静悄悄地紧锁大门。贴满马赛克的厂房外墙,宣传标语已然褪色,远不及写在门口的红漆大字——“拆”,来得醒目。

始版桥直街159号,这是杭州面粉厂的最后时光。

随着望江地区城中村改造的推进,今年杭州面粉厂地块即将迎来整体征迁。眼下,占地面积30多亩的厂区,早已人去楼空。身为人事保卫科专职保卫干事,老邹也将告别这个他“守”了38年的单位。到今年10月份,他就要正式退休了。

曾是浙江省最老的面粉加工厂之一

“闭着眼睛,我都认得这里。”望江街道动迁指挥部企业组的工作人员带着记者,找到了如今被城中村包围的杭州面粉厂。

拿出过去的老照片,人们发现如今的厂区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厂区大门,“杭州面粉厂”的招牌虽然已经摘掉了,但在门口的柱子上还能依稀辨认出3行小字:杭州饮料联营公司、杭州制面厂、杭州市桃花弄粮食仓库。

整个厂区,一边是人字屋顶的国家储备粮仓,一边是加工车间。再走得深一点,3个燕麦色的高大圆筒耸立在眼前。“这是专门存放小麦的麦筒仓。”老邹介绍说,当年这3个“大圆筒”还配有一条传送带,一包包的小麦可以直接输送到加工车间。

杭州面粉厂曾经是浙江省最老的面粉加工厂之一,前身是之江(江南)面粉厂、万丰(江南二厂)面粉厂、大森面粉厂。1958年10月,三厂合并成立杭州面粉厂。

家住海潮路的周师傅,是杭州面粉厂的老邻居。“我是一天一天看着这个面粉厂建起来的。”周师傅回忆说,最早这里是储藏大米的仓库,叫做桃花弄粮食仓库。1964年春天,杭州面粉厂在这里筹建新厂,到1966年正式建成投产。

根据《杭州市粮食志》的记载,当年的杭州面粉厂,投资21万元,设计日产面粉能力75吨。1972年企业又投资2.8万元,对制粉工艺进行改造,产量提高了40%,厂房也加高了一层。1990年,杭州面粉厂年产面粉已达到2万多吨。

周师傅还记得,当年面粉厂效益好的时候,白天一辆接一辆满载的卡车从厂区大门进进出出;到了晚上,加工车间“三班倒”,24小时连轴运转,通宵灯火通明。“住在附近都能听到轰隆隆机器的声音,好吵哦!”

曾经做出全省第一包方便面

昔日的杭州面粉厂,有着蛮风光的历史。

“我们厂的产品,少说也有20多个品种,像大桥牌面粉,还有曲院牌挂面,当年在杭州都是家喻户晓的。”邹建强介绍说。

1977年下半年,杭州面粉厂研制出了一种精细度介于“富强粉”和“标准粉”之间的面粉新品种。这一称为“上白粉”的新品种一投放市场,便深受杭州老百姓欢迎。后来,还得到了商业部的认可,在全国范围内推广,也就是现在大家熟知的“特二粉”。

而且,杭州面粉厂还开发出了在当时颇为时髦的快餐方便面。1984年5月,杭州面粉厂投产了浙江省第一条油炸快餐方便面生产线。1985年2月,又从日本引进了产能更高的方便面流水线,当年投资额达23.24万美元。

当时的双峰牌方便面有虾仁、牛肉、辣味三种口味,“在大学生、老师这些年轻人群中,相当畅销。”

不少杭州人蛮怀念那个味道,有网友这样感慨——“现在的方便面品种越来越多,配料越来越丰富,面身也越来越精细,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越来越怀念老底子杭州面粉厂出的双峰虾仁方便面,虽然只有一包调味粉,虽然面身有粗粮的感觉,但是回味就是那么好。”

还有人说,“当年有3种档次的方便面,低档就是这个,中档是中萃面,高档就是康师傅了。可是,原来比较高档的康师傅,现在都吃腻了,反而最低档的虾仁面,始终还被我们怀念。”

老底子杭州人餐桌上的“洋货”也来自这里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包”几乎就是西餐和时尚的代名词。当然,那个时代“时尚”这个词在杭州还不普及,挂在杭州人嘴边的通常是“洋盘”。

在上世纪80年代初,杭州面粉厂就让杭州人吃上了“洋盘”的面包。

1978年12月,杭州面粉厂开始兴建年产面包150吨的主食面包车间。1979年底,杭州百货公司和食品商店的柜台上,摆上了这种让杭州人有点新奇的“主食”。“最开始供应的是主食面包,大概和现在的切片吐司差不多。”

1985年,可以供应的面包种类更多了。杭州面粉厂向美国订购了小型面包生产设备,可以制作汉堡包、热狗、潜水艇、法国长棍等。当年年底,又从澳大利亚引进了大型面包生产线——班产切片面包8吨,一跃成为当时全省最大的主食面包生产线。

“我们还生产饮料,叫‘天天可乐’。”老邹说,那时候的拳头产品还有桔子汽水、仙桃汽水,都是彼时最时髦的玩意。

不过到了上世纪90年代末,杭州面粉厂慢慢有点风光不再。老邹回忆说,取消粮票等改革,加上东南面粉厂的竞争压力,杭州面粉厂逐渐被淘汰出局了。后来,又经过一系列的企业改制,厂区停产变为了如今多户分租的仓库。

这个月,杭州面粉厂真的要说“再见”了。目前,厂区内的4家承租单位中,3家已完成清退。到这个月底,最后几十户租户也将全部腾空搬迁。

告别,是为了更美的重逢

这些年,随着杭州城市发展的需要,一大批老厂房陆续“告别”。

“告别就是死去一点点。”有一位小说家曾经这样写道。但,也许只有毅然挥别过去,才有希望迎来新生。

在1998年的《杭州日报》上,记者找到这样一则消息——当年,为了配合贴沙河整治工程三期、四期工程,杭州面粉厂率先让出了占地四亩的仓库,使得工程顺利动工。而时至今日,即将腾空的杭州面粉厂也将会为望江地区,甚至是整个杭州的发展带来一次新生。

那天傍晚结束采访,记者再次回望杭州面粉厂的老厂区——大门上五颜六色的彩灯显然早已黯淡多年,而与之一河之隔,正是城站火车站的灯火通明。

据了解,望江新城正在进行最新的城市整体规划,积极与铁路等部门协商,探讨城站东交通枢纽方案实施的可能性。可以想象,如果将城站东西出入口贯通,地铁一号线、五号线、七号线和高铁就能完美接驳,成为最快、最便捷的转换点。

相信如今的每一次告别,都是为了日后更美的重逢。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