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岁男孩有了“代理妈妈” 仍然渴望父亲归来

今日合川网 2017/4/7 11:05:00
汪学渝照顾午睡的邓筠羿

今日合川网4月7日10时5分讯(记者 刘婷 见习记者 秦忠灵)“妈妈,我能亲亲你吗。”5岁男孩邓筠羿抱着“代理妈妈”亲了又亲,他嘟着小嘴说:“妈妈,你以后就是我的妈妈好吗?我都忘了我的爸爸妈妈是什么模样,我在这里真的很乖的。”近日,我区南津街街道紫荆园社区5岁男孩邓筠羿因家庭原因无人抚养,热心的村干部汪学渝主动出手,肩负起了邓筠羿的监护责任。由于邓筠羿父母健在,孩子无法通过合法途径被其他家庭收养,村干部希望邓筠羿的父母能主动承担起对孩子应尽的抚养义务。

生活所迫 他年幼早熟

4月5日中午,在江城丽景小区旁的朝阳幼儿园门口,记者见到了南津街夜雨村村支书汪学渝。在她的带领下我们进入幼儿园,一推门进入教室,原本乖乖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的小筠羿立即蹦起来,嘴角上扬带着笑容,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过来,喜悦地抱住汪女士。汪女士蹲下身,仔细地整理小筠羿休息的床铺,小筠羿站在一旁,待她整理完毕,微微一吻亲在汪女士的左脸颊上。

小筠羿一吻落在汪学渝的脸颊

与同龄儿童不同,见到记者的小筠羿并没有过多的羞涩。记者指着汪女士半开玩笑地问:“小朋友,这是你哪个?”他悄悄看了一眼汪女士,腼腆地小声回答:“妈妈。”“你还记得到你亲生爸爸妈妈的样子吗?”记者轻轻问。“记不到了!”小筠羿说。“其他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那你想不想你的爸爸妈妈?”记者接着问道。小筠羿又偷偷瞧了汪女士一眼,黝黑的双眸泛出掩藏不住的黯然,犹豫了一会儿他坚定地回答:“不想。”

小筠羿的话令记者为之震惊,他不仅懂得如何讨人喜欢,还能在言语中保护自己,父母之爱缺失到了怎样的程度,才能造成一名5岁孩童如此的早熟。

老人离世 父亲不愿担责

邓筠羿的父母其实都健在,早年离异后,孩子被判给了父亲邓洪春抚养。母亲何兰玉如今已在外地重建家庭,父亲邓洪春则常年在深圳等地务工,极少回家,筠羿出生后一直由奶奶郑万会与后爷爷一起抚养。

2016年8月,郑万会突发急病去世,何兰玉曾前来参加葬礼,但她却没有接走小筠羿。不仅如此,原本还能时不时与孩子通个电话的何玉兰此后就彻底失联,不见了踪影。小筠羿只能由刘持奎爷爷继续监护,但2017年1月23日,刘持奎也因病去世,此时,在外地的邓洪春终于在送葬前夕赶了回来。但面对小筠羿的抚养问题,邓洪春选择了逃避,在没有明确交代的情况下,他再次离开,弃子而去。邓洪春告诉亲戚,他没有能力照顾孩子,想把孩子送走,亲朋好友对此纷纷表示不解与愤慨,希望他能早日回来照顾孩子。

之后,刘持奎的亲戚朋友、邓洪春的外婆夏廷玉和其他亲友,都曾多次电话联系邓洪春,希望他返回家乡肩负起做父亲的义务。邓筠羿的姑婆告诉记者,孩子父亲离开后不久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微信上倒是联系几次但没过多久他就将所有亲戚的微信都拉黑,人间蒸发至今都无法取得联系。

无人照顾 热心书记伸援手

2017年1月26日,夜雨村村干部发现小筠羿无人依托照顾,及时向街道民政办报告,联系到他户口所在地的社区,由社区工作人员带领孩子向辖区派出所报案,并在春节期间让小筠羿由福利院暂时照顾。

村干部调查得知,小筠羿的曾外祖母夏廷玉已经70多岁高龄,她原想抚养孩子,但年事已高,且居住地离附近学校有至少1小时路程,接送读书十分不便。另一方面,小筠羿的亲戚朋友经济情况大都比较困难,多在外打工,也难有时间和精力来代养年仅五岁的孩子。村干部汪学渝在孩子孤苦无依的情况下,主动承担起了暂时代管的重任。据记者了解,汪学渝此前一直热心公益,曾为夜雨村尿毒症患者进行微信募捐,先后筹集善款近10万元为困难病患提供救治机会。

为了方便照顾小筠羿,汪学渝自费在江城丽景小区旁的朝阳幼儿园为孩子办理了入学,在她的悉心照料下,小筠羿日渐开朗活泼,越发讨人喜欢。但令汪女士苦恼的是,孩子眼看就要6岁,快到读小学的年纪,但自己因为工作原因,无法集中精力照顾孩子。有人向她建议,将小筠羿送到区福利院看养,但孩子对汪学渝十分亲近依恋,于心不忍的她放弃了这个选择。也有许多热心家庭希望能接过汪女士的接力棒,领养关爱小筠羿,但鉴于孩子父母健在,于情于法都应由孩子父亲监护照看。但邓洪春失联前仅留下一句令人痛心的“你们把孩子送人吧”,这样极为敷衍的态度给许多关爱小筠羿的热心人士造成了困扰,出于权责问题,社区工作人员也不敢随意将孩子交出。

渴望亲情?孩子呼唤父亲归来

俗话说打断骨头连着筋,更何况是血脉相连的父子,虽然嘴上说着记不清父亲的样子,但在邓筠羿的眼中,记者看到的是希冀、是渴望、是遗言。出于对孩子的责任心,我们呼吁孩子的父亲能及时现身,肩负起作为父亲的责任与担当。关爱小筠羿的社会热心人士与亲朋好友们也都表示,愿意帮助邓洪春一起克服困难,只为让孩子重获梦寐以求的亲情。

汪学渝说:“其实孩子很听话,感觉他真的很害怕被人遗弃,当提到他亲生父母时,他依然能熟悉地背出父母的名字,我能看出他眼里深藏的,对家人的渴望。”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孩子总积食 让孩子专心吃饭

孩子总积食 让孩子专心吃饭

  • 重庆微发布 ·  · 
5种情况 孩子积食了

5种情况 孩子积食了

  • 重庆微发布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