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华秋实五十三载 悬壶济世一生情记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郭剑华

渝中报 2017/4/7


郭剑华(右二)工作照。

开栏语

劳模是时代的丰碑,是精神的标杆。为展现劳模风采,弘扬工匠精神,在“五一”劳动节到来之际,本报从今日起推出《劳动美·先锋颂》栏目,带您走近渝中区各行各业、各条战线的劳模和劳模创新工作室,向他们致敬的同时,激励全区广大劳动者在渝中建设和发展的新的历史时期,为努力推动渝中转型升级、创新发展,加快推进建设全市科学发展领头羊、民生改善排头兵、社会和谐首善区,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而共同奋斗!

古人云:欲行医于天下者,先治其身;欲治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精其术,此谓医者仁心。

郭剑华出身于中医世家。在53年漫长行医道路上,他怀着对中医学的赤诚之心和百折不挠的爱岗敬业精神,扎根中医临床,千方百计为患者排忧解难,无怨无悔地为发展中医事业作出奉献。

全心全意为患者着想

虽然已是七旬老人,但郭剑华仍然坚持每周一、三、五三天门诊。采访当天不是出门诊的时间。然而,当记者来到采访地点时,郭剑华早已开始接诊病人,门外还等着四五名患者。接受采访时,前来就诊的病人也从未断过。郭剑华说:“虽然我今天不出门诊,但是患者来找我了,我不能把患者往门外推呀!”

一位从内蒙古赶来的患者需要拍核磁共振,郭剑华给他开好了单子,细细解释给他听:“我们医院不能拍核磁共振,所以你只有到其他医院拍。为什么我要让你到这家医院去拍呢?一是你时间不多,这家医院当天就能拿到片,其他医院要等上一、两天;二是这家医院拍核磁共振要少200多元钱。”患者听了连连点头。

当给每一位病人开好处方,叮嘱了用药注意事项后,郭剑华都会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写上了保养方法、饮食禁忌的纸页交给病人。根据病人病情的不同,这张纸页的内容各异,但都是他多年来悉心整理的心血。一直以来,他都是这样全心全意为患者着想,把患者摆在最重要的位置。关爱病人,已成为他的习惯。

在郭剑华眼里,和谐的医患关系比什么都重要。“做一名合格的中医师,要有厚重的人文修养,这种人文修养是和谐医患关系、是化解医患矛盾的根基。”他常常告诫科室人员,维护患者的切身利益,坚守医生的职业道德,绝不是一句空话,是要用实际行动来表现的。多年来,他领导的科室从未与病人发生过争吵,未收到过病人对科室和医生的投诉,也无医疗事故发生,只要病人需要,他们总是随叫随到,用爱心耐心和仁心仁术获得了病人的赞誉。

科研成果硕果累累

创新,一直是郭剑华致力发展中医事业最重要的途径。在他看来,创新不但能让中医发扬光大,也能让中医实现精准靶向治疗,为患者减轻痛苦。不管是数九寒冬还是炎夏酷暑,几十年如一日,他任劳任怨,爱岗敬业,勤奋工作在临床和科研第一线。

1987年,郭剑华创建了我市中医医院首个软伤病房,并把它打造成为“温馨病房”、“和谐病房”、“明星病房”。他潜心钻研、传承创新,提出制定的中医综合治疗膝关节骨性关节炎、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症方案成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十一五”重点专科专病建设项目。他发明的“中国霸王灸”、“神农塔灸”被专家称为是灸具史上的一次革命,有着重要价值。他还发明了“多功能牵引床”、“多功能治疗椅”、“颈椎治疗椅”、“郭氏砭木”等器械,临床运用效果显著,患者十分满意。

在劳模创新工作室里,郭剑华带领大家进行技术革新、技术比武,利用团队力量对成员进行全面培训,规范了标准化、科学化的操作程序,使骨干能在岗位上独当一面,工作室成了大家成果转化的“中转站”。几年来,他带领全体成员先后发表中医论文100余篇,在国内、外发表科普文章200余篇,完成科研29项,12项获全国及市级科研成果奖。如今的他已是72岁高龄,却依然牵头开展了三个重要科研课题。

让中医之花在南非盛开

1998年,经过南非内政部批准,持工作签证的郭剑华来到南非。到了南非,郭剑华才发现当时当地的中医处境是如此尴尬。“南非政府和南非西医根本看不起中医,不少人把中医针灸视为巫医巫术,中医始终得不到官方认可。”谈及当时南非中医的地位,郭剑华有些无奈。

要改变中医的处境,就要改变当地人对中医的认识,郭剑华决定从当地华人入手。从1998年到2001年,他零稿酬在《华侨新闻报》、《侨声日报》、《南非华人报》这三大华文报纸上共发表了科普文章百余篇。“让华人先看到科普性的文章,在对中医有了正确认识之后,他们会起到一个义务宣传的作用。”在郭剑华的眼里,中医也是一种公关方式,“依靠南非的华人,在和当地的民众甚至政府官员打交道时去宣传中医药,让他们自觉自愿地找到中医,亲身感受中医的疗效。”

中医渐渐从华人渗透进白人、黑人的高层人士中,南非人民逐渐认识了真实的中医,就诊的南非人越来越多,郭剑华和中医诊疗室在当地声誉大振。以往贫民窟似的中医诊疗室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标准化建设的南非中国中医诊疗院和中国大药房。

中医在南非打开局面后,郭剑华积极联络旅居南部非洲的中医界人士,成立了“南部非洲中医药学会”,被公推为副会长兼学术委员会主任。2001年,时任南非总统的姆贝基签署了有关传统自然疗法法案,中医在南非终于合法化,从此中医在南非的发展翻开了新篇章。

(渝中报记者 代婧靓)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