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纪委暗访曝光四起不作为乱作为问题

央广网 2017/4/7 20:19:00

央广网广州4月7日消息(记者郑澍)据南粤清风网7日消息,近期,广东省纪委暗访组深入基层,发现了一批侵害群众利益和为官不为的典型问题。下一步,广东省纪委将进一步加大暗访力度,继续把“四风”典型问题和“为官不为”问题作为暗访曝光的重点,推动查处整改工作落实到位,严惩相关直接责任人和领导责任人,持续释放失责必问、问责必严的强烈信号。

广州交委治超办:霸道“办公”岂有此理 长年添堵引发民怨

不少车主都有怨言,说每次途经广州东南西环高速丫髻沙大桥路段时,都会遇到不同程度的交通拥堵,少则十几分钟多则个把小时,而造成拥堵的原因,竟是双向设置在丫髻沙大桥路边的治超点。省政协常委、省监察厅特邀监察员孙平对该段路的塞车情况深有体会,“我基本上都是早上七点多去中山,傍晚六七点钟回来广州,每次塞车都比较严重。”

据悉,丫髻沙双向治超站(海南点、三滘点)是2009年省政府同意设置的。暗访组在现场看到,丫髻沙治超站(海南点)前侧路面,安放了两排厚重的水泥桩和几块巨大的水泥墩,三车道在这里突变成了两车道。8年时间过去,该道路的车流量已大幅增长,这种占道执法的方式是否符合实际,是否应该根据道路拥堵现状和群众关切及时予以调整呢?其实,早有广州市人大代表提议把“固定检查桩”改为“可移动式检查桩”,但执法部门却未给出积极回应。

执法方式不科学也就罢了,那么执法部门有没有尽到治超的责任呢?孙平称,经过一年多时间观察,他从未见到过一个执法人员。2月28日下午5点来钟, 暗访组在丫髻沙治超站(海南点)也未见到任何工作人员,直到六点多钟才有一辆执法车赶过来,一位姓阮的执法人员称,他们是24小时值勤,刚刚是去吃饭了。

暗访组从《丫髻沙治超主线执勤记录表》上看到,绝大多数工作人员的白天签到时间是在上午9:00,晚上离岗签到时间是在凌晨1点或2点左右,与24小时执勤有较大出入。该记录表还记载显示,从2016年12月27日开始,丫髻沙治超站(海南点)因系统故障就无车牌传送至值班电脑,直到暗访时的2017年2月28日,整整过去两个月,这个系统还是没有修复。广州市交委综合执法局治超办主任赵卫称,海南点应该是抓拍系统出了问题,而三滘点用于信号传输的电缆春节前被人偷了。也就是说,在近2个月内,丫髻沙双向两个治超点都因为系统故障未发挥实际作用,广州市交委治超办已经知情,却未落实修复。

一方面是以治超名义占道设点造成拥堵,另一方面又未真正落实治超责任。“我觉得这是打着执法的名义,损害老百姓的利益,反映的是执法水平还有执法态度的问题”,孙平称。

佛山南海:部门执法软弱无力 农用地破坏愈演愈烈

佛山市南海区桂城街道平胜麻洪村多位村民向暗访组反映,说村子东面有一大片出租给人种植花木的集体农用地,近年来遭到了严重的破坏。2016年国庆,村民拍到了一段视频,有货车频繁向这片农用地倾倒建筑垃圾,最多的一次同时有9辆货车排队倾倒。村民称,“从2016年8月开始,倒进去的都是工业废料和建筑垃圾,填埋一两米深。”

村民们立即致电村委会和镇国土、城管等部门反映情况,而且多次上门投诉,但违法填埋的行为却越发严重。村民称,2016年9月29日,执法人员来过一次,贴了封条在钩机上,但是填土的人当晚就撕掉封条继续开工,国庆之后执法人员来到现场就是看着填,没有进行制止。

村民介绍,去年国庆前他们村被违法填埋的农用地只有20亩左右,但目前已达80亩以上。村民称,为了掩盖违填的行为,填埋者用尽了心思,“挖一个坑,把这个垃圾埋到里面,然后再把原泥盖上,其实这块地已经无法耕作了。”

村民拍摄的视频清楚地显示,有前来倾倒垃圾的货车司机当场掏钱给看守农地的人。是谁把农地变成了“垃圾填埋场”?谁在从中牟利?暗访人员请村民致电该村村长郭永强和副村长李建文,郭永强说了一句“你去经济社问”便挂断了电话,李建文坦承知道有填埋行为,但听到有人收钱便说,“哪个给钱啊,你叫他来说,你有证据哪个收钱啊。”

村民从麻洪经济联社了解到,他们村出租农用地的租赁合同上清晰载明,禁止有填土行为,包括倾倒各种淤泥、垃圾等。我国刑法第342条也规定,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并造成农用地大量毁坏的行为,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

桂城国土城建和水务局柯副所长称,“我们专门去广州请了第三方的公司来检测,的确对耕作层造成了破坏,可以达到立案条件了。”柯副所长对有人从中收钱牟利也并不感到意外,“一车垃圾有几百块的,我们都知道的。”

当暗访人员问及,当地执法部门从去年9月就介入处理此事,但为何此后非法填埋的面积却翻了几倍?柯副所长称他们没有强制权限。随后,暗访组来到南海区环境运输和城市管理局桂城分局平洲中队了解情况,一位姓叶的负责人说,“有运输工具的话就扣运输工具,其实就是不让他填……主要责任在国土,我们是配合去做。”

茂名高新区:村支部书记虚构工程合同 套取财政补贴资金

茂名高新区七迳镇的小杨,实名举报称,在2012至2014三年间,七迳村支部书记冯水通过伪造工程合同套取财政资金,金额十分巨大。“从来没有建设过的,指使我帮他准备合同、预决算书,开好发票,去问政府部门拿钱。”最终促使小杨实名举报的,还是他同村邻居,同样因为帮冯水做假账,前不久被判了刑。

冯水要小杨做的第一个工程是七迳镇糖寮岭村自来水安装工程。实际上,早在2012年左右的时候,小杨所在的冯水为实际负责人的七迳镇自来水公司,就向两条村每户收取900元共计9万多元自来水安装款。这两个村的自来水明明已经接通,但就是通过伪造、虚报各种材料,冯水又从镇财政拿到了15万多的“一事一议”专项财政资金。

第二个工程是七迳村委会森林植被恢复工程。暗访组走访发现,这个所谓森林植被恢复工程,是在废弃的镇粮管所的粮仓上,修建了一个篮球场和一个凉亭,种了一些树。暗访组随后来到七迳镇财政所了解情况,当问及财政所工作人员在现场验收时,是否对该工程属不属于森林植被恢复进行鉴定?工作人员称,“没有,我们不够专业。”

第三个工程是七迳村垃圾站道路硬底化工程。按合同规定只能对七迳村垃圾中转站和外面水泥道路进行硬底化,但实际上,冯水指示小杨将路从垃圾中转站往冯水的农场又多修了600多米和多建了一座桥。这一点,七迳镇财政所的工作人员也给予了证实。

第四个工程是深水田村道路硬底化工程。小杨说,冯水以修整被台风破坏的600米路面为由,向七迳镇打了一份救助报告,申报的施工时间是2014年1月至3月,成功拿到26万元财政资金。暗访组现场走访深水田村民得知,这条路从2013年春节前修好之后,并没有因为台风或者其他原因重新修过。

第五个工程是七迳村工业区附近的农田排灌溉水渠工程。申报的施工时间是2013年11月至12月,暗访组实地走访合同中所指的修建排灌溉水渠的农田,并没有发现所谓的水渠。村民说,冯水所指的水渠,实际上是一条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修好的附近工业区的排污渠。在七迳镇财政所,暗访组看到了相关验收材料,上面只有冯水和另外一名村干部的验收签名。七迳镇财政所确认,这五项问题工程,全都是镇财政拨付专项资金,累计拨付金额228万。

3月16日下午,暗访组在知情人的带领下,来到冯水位于七迳镇政府对面的“豪宅”,只见冯水的霸道越野车停在院子里,但冯水家人称其不在家。3月16日至17日两天,暗访组多次来到七迳村委会,想找冯水当面了解情况,但都没有找到,多次拨打其手机,也显示关机。随后,暗访组找到了在2015年以前一直担任七迳镇镇长的陈立波,对于这些问题工程,这位时任镇长要么说不记得,要么含糊其辞,“很多东西签的太多了,回忆不起来了。”

汕尾:多县区政务中心建设进展滞后 群众办事受影响

政务服务中心的建设,是方便群众办事的一项民生实事工程。《广东省推进基层公共服务综合平台建设工作方案》(粤财农〔2016〕326号)提出,至2016年底,市、县两级公共服务中心要完成验收并投入运营,达到“有牌子、有办公场所、有办公设备、有制度、有人员、有系统、有经费”的要求。然而在汕尾市多个县区,政务服务中心建设情况滞后,对群众办事造成了影响。

在汕尾城区公共服务中心,暗访人员看到该中心两侧办公区域,一部分已经加装了电脑,还有部分建材堆积在大厅内,但没有动工的迹象,位于该办事大厅二楼的城区公共服务中心管理办公室尚未揭牌。该中心办公室林主任称,本来去年12月份就要进驻的,但由于这个“一门式一网式”的关系延后了。“对办事肯定是有影响的,要跑来跑去”,在附近办事的群众都希望这个中心早日投入运营。

据悉,2016年3月,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在全省推广一门式一网式政府服务模式改革的实施方案》(粤府办〔2016〕19号),该文件要求按照“一门在基层、服务在网上”的理念,于2016年底前基本完成一门一网式政府服务模式在全省的推广工作。

陆丰市国土局一楼的陆丰市行政服务中心,从现场窗口的电子牌可以看到,每个局都已经有了相应的窗口位置,但除服务中心办公室外,没有其他人办公,与空置无异。陆丰市政务服务管理中心一位工作人员说,“市长说想到另外一个有一千多平方米的大厅,但书记说可能还是在这里进行改造。”该工作人员称,省里推进“一门式一网式”改革方案是在2016年3月底出台,4月份召开全省电视电话会议落实,文件贯彻落实到县区的时间是8月中旬,由于前期工作即将完成,所以给改造升级带来了一定难度。

位于海丰县政府附近的海丰县行政服务中心,是走访的县区之中进展最慢的,相关资料显示,该办事大厅招标时间为2016年11月8日,从现场可以看出,基建刚完成,其他工作仍未开始。海丰县政府办公室林副主任称,“机构组建文件已经批复了,人员还没有到位,进驻单位、办理事项还没有确定。”至于为何要等到接近2016年底才开始招投标,之前一年多的时候为何不推进该项目,林副主任表示不知情。

根据走访情况,县区反映造成进展滞后的原因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一门式、一网式”改革要求传达慢,打乱了行政服务中心原有的规划;二是标准化出台慢,致使后续工作被拖延。

上述县区反映的问题是否属实?暗访人员来到负责牵头该项工作的汕尾市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了解情况,负责人黄镜波有不一样的看法,“标准化确实要等市里弄好才给县区使用,但改造升级,基础可以不用改,只是在软件上进行升级,可以同步进行。”此外,黄镜波强调,以改造升级为名影响群众办事是绝对不允许的,必须要做好疏导和引导工作。

为何上述县区行政服务中心的建设如此滞后,其实,汕尾市编办于2月中旬向市政府提交的情况报告就已提到:部分单位对深化改革的决心和认识不足,对改革工作不够重视,改革和服务意识不强,积极性不高,未能按时间节点安排推进各项工作。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30个督查组赴各地明察暗访

  • 浙江在线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