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阳“三替代”,破解“三大难”(绿色家园·清洁取暖)

人民日报 2017/4/8

  安阳市民杨忠旗在家中安装了天然气壁挂炉。
  马跃峰摄

  河南省安阳市牛房社区历来烧煤球取暖。一到冬天,家家户户囤蜂窝煤,烧老炉子,烟大渣多,污染空气。去年,安阳推行洁净型煤替代。“煤疙瘩”脱了硫,送进村,居民却怕不好烧。干部挨家入户,示范讲解,居民才愿尝试。不久,他们发现洁净型煤燃烧充分,无烟少渣。社区437户,有276户很快改用洁净型煤,其余家庭全部参与“气代煤”“电代煤”。

  安阳市位于晋冀豫交汇地,又处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大气污染防治形势严峻、任务艰巨。去年10月以来,安阳强力推进“电代煤”“气代煤”“洁净型煤替代”。全市禁燃区内完成“三替代”改造居民85779户,实现“三替代”100%目标。

  “三替代”克服了哪些困难?如何持续推进?请看记者调查。

  

  难题一:洁净型煤价格贵,用不习惯

  抽检全部合格,补贴后的使用费与烧传统煤相当

  提起洁净型煤取暖,牛房社区居民张保国一连说了几句:“和集中供暖一样暖和!”

  去年初冬,张保国按老习惯,买了2吨蜂窝煤。10月,安阳大气污染形势严峻,高新区峨嵋街道办事处的干部到牛房社区,宣传采用洁净型煤。居民七嘴八舌,道出一串儿疑问:囤下的煤咋办?烧惯了煤球,“煤疙瘩”好烧吗?洁净型煤贵不贵?

  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孟君芳连忙解释:政府原价回收居民囤的传统煤;买洁净型煤,每吨1200元,政府补贴400元,按每家用2吨煤计算,一个采暖季需1600元,与烧传统煤的花费相当。煤炭企业直接配送,保证洁净型煤更方便、好用。

  严格执行标准,加强质量监管。安阳市质监局认证认可监管科副科长张振介绍说,煤炭生产企业已全部递交诚信承诺书。质监局每天抽检,公示结果。2016年以来,检测商品煤551批次,合格率89.3%。其中,抽检洁净型煤171批次,全为合格。

  “居民怕炉子不好用,也进行了改造。”安阳市工信委煤炭工业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李占奇说,原有炉具多配暖气片,在农村并不实用。厂家改造后的炉具,去掉暖气片,成本降低30%—40%,免费配送到家庭。

  去年,安阳洁净型煤替代工作进展顺利,共建成4家洁净型煤配送中心、195个配送网点;累计完成3.6万户改造,配送洁净型煤2.1万多吨。与此同时,“气代煤”“电代煤”全面铺开,完成“气代煤”13240户,替代面积约130万平方米;“电代煤”用户36162户,替代面积约360万平方米。

  一手抓“三代”,一手抓“三堵”,安阳打出燃煤散烧管控组合拳。一是堵“产”,严控洗煤企业,“让用户买不到传统煤”。二是堵“运”,通过设卡查控、重奖举报等方式,杜绝传统煤进入。三是堵“烧”,通过回收、兑换等方式,避免居民燃烧传统煤。安阳市政府成立领导小组,制定实施方案,实行每日工作进度报告、晚例会讲评、工作通报制度;组建联合执法队伍,形成整治合力;实施网格化管理,明确基层责任。去冬今春,关停、拆除各种燃煤设施9222台;回收散煤2366吨、蜂窝煤4100吨、散烧炉具18885个。2014—2016年,拆除10蒸吨/时及以下燃煤锅炉526台,共计1072蒸吨。今年新一轮排查10蒸吨/时及以下燃煤锅炉464台,3月底前全部拆除。

  难题二:设备投资大,运行费用高

  政策更明朗,补贴得跟上

  推行“三替代”,群众最担心的是成本。据测算,比起燃烧传统煤,用天然气、电、洁净型煤的成本,分别为4倍、3倍、2倍。成本提高了,居民咋接受?

  文峰区光华路办事处聂村的杨忠旗拿出交费单,算了一笔账:更换煤火炉,改成壁挂炉,花了3200元,政府补贴1920元,自己掏1180元。安装5组暖气片,花费2000元。一家三口,每年烧2吨煤,需要1000多元,去年改烧天然气,用了400多立方米,花费1200多元,政府补贴600元,自家仅花600元。总算下来,除了一次性安装暖气片的费用,有了燃气补贴,成本并不高。

  杨忠旗指着房顶说,以前生煤炉,白墙被熏黄,桌上一层土,换了壁挂炉,能取暖、做饭、洗澡,干净、方便、安全、暖和。

  聂村村主任李庆林说,去年9月,全村近一半居民使用燃煤取暖,共计957户。铺设管网后,99%的家庭用上天然气。

  政府对购置设备也有补贴政策:按照购置成本给予60%的补贴,最高不超过3500元。去年,市财政拨付6000万元设备补贴,加上区财政补贴,共拨付2亿元设备补贴。

  安阳市发改委能源规划建设办公室主任吕书生说,阶梯气价、阶梯电价,增加了居民取暖费用。去年,安阳对“气代煤”居民户,每个阶梯分档各增加100立方米,给予每立方米1元的气价补贴,每户最高补贴600立方米。对实施“电代煤”的居民户,每个阶梯分档各增加300千瓦时,给予每千瓦时0.2元的电价补贴,每户最高补贴3000千瓦时。

  “安阳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仅100多亿元,区县财政更为紧张。建议取消采暖季阶梯气价、阶梯电价,建议国家加大对‘三替代’的资金支持力度。”吕书生说。

  3月初,安阳市提出2017年燃煤散烧管控目标,要求三年任务两年完成,努力实现“两个全面”“两个80%”“一个70%”。“两个全面”,是在全市范围全面查禁取缔所有散煤经销点、劣质蜂窝煤生产经营单位;全面推进“三替代”。“两个80%”,是市区建成区“电代煤”“气代煤”的比例提高到80%;安阳市建成区及林州市城市建成区集中供热率提高到80%。“一个70%”,是县城建成区、乡镇政府所在地“气代煤”“电代煤”的比例达到70%,其他农村地区全面推进“三替代”。2017年,安阳计划完成“电代煤”“气代煤”约33.4万户,“洁净型煤替代”27.8万户,共需投入约30.5亿元。

  难题三:基础设施薄弱,相关立法滞后

  弥补建设短板,明确入户查处执法依据

  推进“三替代”,仍面临不少困难。“其中,基础设施是短板。”安阳市工商局副调研员王同和说,以“气代煤”为例,农村地区燃气管网建设滞后。安装费、燃气费相对较高,农民心存顾虑,报装率低。加之农村居住分散,燃气管线路况复杂,建设施工难度大。“电代煤”则考验农村电网承受力。因电力增容困难,很多农村地区用电负荷高,容易跳闸。前期改造中,电力公司1000多名员工奋战一线,才保证了“电代煤”顺利进行。

  燃煤检测标准尚待统一。张振认为,传统煤的产品标准并未作废,传统煤也不是国家明令淘汰的产品,很难强制企业不再生产。“要确保洁净型煤质量合格,质量监督环节必不可少。然而,检测机构少、人手不足,制约了检测工作。”

  查处非清洁取暖民用户,有无执法权?安阳市通过不间断、全方位宣传清洁取暖,大部分群众理解、配合,但仍有个别居民偷用散煤取暖。对于这些居民,如何查处是一大难题。如果入户进行执法,相关部门均没有执法依据,只能通过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入户劝诫、引导。

  相关专业人士建议,进一步对大气污染防治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具体细则进行修订或补充说明,明确环保部门或其他执法部门入户查处执法依据,以利于清洁取暖工作更好、更快地推进。

  “空气是流动的。防治大气污染,还得一盘棋。”安阳市环境保护局党组成员尹雯静说,安阳地处省际交界地,必须与周边地区携起手来,共同努力,才能取得更好的防治效果。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08日 10 版) (责编:刘军涛、袁勃)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