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掌故| 合川渠江里的宝珠传说

今日合川网 2017/4/9 10:06:26

据说,渠江里头至今还有一颗宝珠。每到更深夜静的时候,它就要在水里闪光。

每到更深夜静的时候,宝珠就要在水里闪光。

满清时,到中国来的洋人很多,连华蓥山这些山地,洋人也跑过来了。一天,有个绅士陪两个洋人到涞滩场二佛寺去,花了很长时间才出来。那洋人一跨进二佛寺,就不准老百姓进去,老百姓们都说,不晓得他们在里头搞些啥子名堂,说不一定又是来盗宝的。

说来事情也真是奇怪,洋人到二佛寺去后,当天夜晚,一向亮晃晃的二佛寺就再不发亮了。适逢一位人称“络腮胡”的船夫,那晚在自家渡船上睡觉,他一觉醒来,看到二佛寺不发亮了,觉得非常奇怪,就跑回家去问老婆,听到什么风声没有?老婆把白天的事一谈,络腮胡就断定,是洋人把二佛寺的宝物盗走了。于是他叫老婆明天上午到二佛寺去打听一下庙里出事没有。

第二天,刚吃过早饭,绅士就派人到河边来告诉络腮胡说,今天少爷要来赶船,叫他在船上等。络腮胡想:“莫非偷了东西就想跑?莫忙,我上坡去看一下。”他刚要下船,两个人就把他拦住说:“把少爷他们过河后,你才能上坡。”络腮胡听了,眼睛一鼓,很想跟这两个人闹一场。但仔细一想,真相没弄清楚,事情闹大了也不好,就耐着性子到尾舱里不吱声。

他一面等老婆的消息,一面想对付洋人的办法,想着想着,忽然水上传来唱佛歌的声音:“渠河嘛涨水啥浪子哦高,佛门嘛弟子啥把船罗摇,你渡那善人我心欢喜嘛,你渡那恶人我心里焦哦。南也,无也,南无阿弥陀。”

“这声音听着,像是老婆的歌声啊。”络腮胡把头伸到船蓬外一看,见老婆正在河边洗衣裳,仿佛才到河边没多久。络腮胡灵机一动,喊了起来:“老婆,把衣服拿去洗了!”老婆则回道:“鬼老头,这么大一河水,你自己不晓得洗呀!快拿起来!”络腮胡一边脱衣服,一边下船,走到老婆面前,他向老婆使了个眼色。老婆子见他眨了眨眼睛,用拇指在自己额头中间点了几下,说:“沙弥说,这个,被高鼻子取走了。”络腮胡眼睛一鼓,道:“果然不出老子所料!哼,东西一到手就想跑,没那么容易!”

络腮胡回到船上后,没多久绅士就陪洋人赶船来了。他们一跨上船,就不准老百姓上去。络腮胡见了,气得脖子上青筋直冒,心想,老子把船摇到河中间,才和你们几个废话!船刚一撑开,络腮胡就粗声粗气地说:“呃!有人干坏事没有?干了坏事的人,赶不得船啰!”接着,他瞟了洋人两眼,心想,你现在还坐得安稳,到了我的船上,就由不得你了!他边摇桡子边看天色,这时,华蓥市方向,天上的乌云正在朝这边走,看样子要下偏东雨了。络腮胡想,有偏东雨就好,我今天不在河上缠你大半天才怪!想到这里,他把桡子把往上一提,行进中的船就越走越慢了。这个伎俩,别说洋人不懂,就是船上的绅士也不懂。

船还没到河心,天就越来越黑了。尽管当时是三伏天,太阳一阴,河风—吹,人就觉得冷飕飕的。没过一会儿,天上就下起雨点,几个闷雷一响,雨像筛豆子似的,稀里哗啦落到河里,叮咚叮咚的一滴一个泡。突然金钩火闪一亮,“喀嚓”就是一个大炸雷。那雷,活像是专门对着船劈的一样,两个洋人脸吓得惨白。络腮胡子一看,机会到了,便大声说:“垮天了,雷神菩萨要降罪了!干了坏事的人,要倒霉了!”说完,他顺手把舵一扳,船就像婴儿的摇篮一样,不停簸来簸去。

很快“喀嚓”一声,又是一个大炸雷,“轰”地一下河里的水就涌到船舱里了。络腮胡火冒三丈:“雷神菩萨冒火了,干了坏事的人,还不向菩萨请罪,就滚到水里去喂鱼!”随着话音,他使劲把舵一扳,船差点儿弄翻了不说,还直在河中打旋。河水把船舷打得噼里啪啦的,灌进船舱里的水把洋人的衣服浇透了。两个洋人战战兢兢的,活象一对落汤鸡。跟洋人一路的绅士也吓坏了,他正要和洋人说话,天上又“喀嚓”一声打了个大炸雷。洋人脚没站稳,船一簸,他就双膝一软跪到舱里了。绅士忙伸手拉他起来,他却老是站不起来。过了一会儿,才从身上摸出一个明光闪亮的珠子,交给络腮胡。

络腮胡问:“这是从哪里拿来的?”洋人叽哩咕噜说不清楚。络腮胡伸手向二佛寺一指,说:“是不是二佛寺的?”洋人点头如啄米地对络腮胡说:“也是,也是。”腮络胡子心想,沙弥的话,果然不假。你们这帮洋鬼子要来盗宝,没那么容易!他一下从洋人手中把宝珠抓过来,说:“你拿给我啊,我不要!”顺手就把宝珠丢在河里了。

据说,这颗宝珠,至今还在渠河里头,每到更深夜静的时候,就要在水里闪光。

原标题:渠江里的宝珠传说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