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永年三问全球化:“一带一路”、亚投行将助推全球化

人民网 2017/4/9

人民网北京4月9日电(常红 覃博雅)中国与全球化智库(简称CCG)9日在北京举办第三届中国与全球化圆桌论坛。在“全球治理与中国担当”分论坛上,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CCG学术委员会主任郑永年在论坛上表示,中美两个大国对国际资本的竞争会加剧,这种竞争也会促使全球化。中国加入国际经济次序成本是最低的,另起炉灶成本很高。中国当前要做的“一带一路”、亚投行的开放性、包容性就是在发展中与大家一起写规则,而不是写好规则让大家接受。

逆全球化和全球化的关系是怎样的?

郑永年说,逆全球化主要是看全球贸易水平低于全球GDP增长,美国、欧洲会不会搞贸易保护、高关税?现在的逆全球化不可能像美国之前的闭关锁国政策,任何一个国家没有条件把国家封闭起来,反则逆全球化也会对全球化产生某些方面积极的作用,美国的全球化就是美国的资本流向世界的各个地方,美国的产业流向世界各个地方,现在特朗普想做的是重新复兴美国,要把美国再工业化,吸引美国的资本回美国,这其实也是全球化。

下一轮美国、中国对国际资本的竞争会加剧,这种竞争也会促使全球化。我们不能说它流出来就是全球化流回去不是全球化,其实也是全球化。同样对欧盟也一样,英国的脱欧对欧盟是个打击,欧盟以前的发展是发展不下去的,形成了吃大锅饭现象,不生产光消费,我不认为英国会封闭起来,英国如果独立出来,英国跟欧洲之间的竞争会加剧,这种竞争也会产生全球化。

美国、欧盟现在对全球化处于一个调整整顿的时期,这种调整整顿的时期是必须的。2008年以前美国的中产阶级75%以上,现在不到50%,这是做不下去的,一定要调整,全球化本身没有什么错,是全球化与主权国家之间发生冲突了,特朗普不是不想搞全球化,他只知道现在的全球化是搞不下去的,对美国是没利益的,对美国是一个整顿调整的时期,美国政府能对全球化影响的空间有限,只是讲贸易保护,现在把资本吸收回美国只能用政策,像低税收等,这些都会对美国产生正面影响。全球化基本就是全球大企业资本主导的现象,美国没有一个人能够主导资本的流动,特朗普也一样,他现在只是利用美国的市场做一些事情,作为商人的他不会做非常不理性的事情。

中国在逆全球化情况下怎么走?

郑永年认为,中国2016年的G20杭州峰会,尤其2017年年初达沃斯上习近平主席的演讲,国际反响非常正面。中国下一步如何与国际自由主义经济接轨。但是我们要分清楚,国际自由主义的经济次序和国际政治主义的次序要分开来。中国历史上自由贸易的精神我们是有的,但是我们不搞推广民主,把自己的政治意识强加给别人,商业全球化出现很多问题,经济全球化会带来很大的利益,美国、欧洲推动的自由主义的国际次序产生很大的问题,我们要把两方面分开。

郑永年说,中国应当更立场明确的是自由主义的国际次序,这个是二战以来西方左派推动的。我认为西方自由主义经济次序没有那么多的意识形态,我们要区分清楚,中国先加入、接轨,到里面再改革,这个次序不合理也没有替代,对中国人加入国际经济次序成本是最低的,而我们另起炉灶做一个成本很高,不合理我们就加以改革。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最大贸易国有这个能力,做一些补充,比如“一带一路”、亚投行,这些不是取代世界银行或者亚开行,我们仅是一个补充。

当前国际背景下,中国应该怎么做?

郑永年说,近年来,中国受西方影响太大,总想着自己要去写规则,美国TPP、TTIP也强调写规则。奥巴马错了,美国现在写规则太意识形态化,美国以前写的规则有用,因为美国的经济好、国内市场大,美国如果国内市场小了、经济实力没那么强了,写再多的规则也没用。

中国也是一样,中国现在还远远没有到写规则的时候,不少人讨论美国退出TPP中国加入,我认为是没有想清楚,中国下一步要推动全球化不是规则导向的,是个发展导向的,要推动发展,现在逆全球化并不是说以前的规则出问题了,好多规则都限制发展的,像TPP不是推动经济发展,是推动西方政治全球化的方式,我们下一步要推动的不是TPP这样的,而是像“一带一路”这样以发展为导向的,在发展中写规则,不是写好规则让大家接受。“一带一路”、亚投行是具有开放性、包容性,大家在过程中大家商量规则,这是有效的。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