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志愿者赵淑英:给胡同深度美颜

北京晚报 2017/5/1 15:57:00

“又捏去啊?”“啊!捏去!” 藏经馆胡同中响起招呼声。不熟悉情况的人恐怕会一头雾水,胡同里的老百姓这是要“捏”什么去?

自从今年当上副胡同长,赵淑英只要一出门,眼睛就开始四处扫射。200多米长的胡同,一天至少得走上五六个来回,出去上趟厕所都得顺道“捏”几个烟头。

上午9点半,穿上统一的志愿者红制服,拿好捡烟头和垃圾的长夹子,又拎上垃圾袋,雍和宫东侧藏经馆胡同的“副胡同长”赵淑英出门了。从家门口往胡同里一拐,赵淑英的眼睛立刻像雷达一样180度扫视了一圈,最终定位在墙角的几个烟头上。“看见没有,那墙根儿底下的烟头,拿夹子这么一捏,捡起来了吧,咱再往袋子里一扔。”说话丝毫不影响赵淑英手底下的动作,几乎一秒钟就“捏”起来一个烟头,话还没说完,7个烟头已经全部“捏”进了垃圾袋中。

除了捡拾烟头垃圾,排查违建、社区人员情况摸底、清理胡同狗屎和小广告等等都是赵淑英每天给自己安排的任务。“我在这住了30多年,是不是这胡同里的人,我一眼就能看出来,连胡同里的每条狗我都知道是谁家的。”

藏经馆胡同被分成了5段,由5位家住胡同中的党员认领,担任“副胡同长”。作为街巷长的延伸和左膀右臂,像赵淑英一样的“胡同长”、“副胡同长”们扎根百街千巷,每天为街巷进行着“深度美颜”。

为什么是“副胡同长”呢?赵淑英解释,藏经馆社区一共有5条主要街巷,街巷长负责的是整个藏经馆辖区范围内的所有事宜。而5条主要街巷又被划分成了12段,由居委会的社工担任“胡同长”。“街巷长和胡同长一般都不是住在我们这些胡同中的居民,到了下班和周末休息时间,没法随时巡查胡同中的大小事务,这就需要我们这些胡同中的居民来担任‘副胡同长’。”赵淑英解释说,就像是胡同里的监控探头一样,可以扎根胡同,随时掌握胡同中的动态。

一次,胡同里有两个骑车人经过,被正在溜达的赵淑英撞了个正着。“这俩人不是我们胡同的,看样子也不像过路的。”赵淑英偷偷在后头跟着,只见两个人慢慢骑着车,一边骑一边往小广告上涂胶水,骑两步就往墙上贴一张,贴的速度飞快。骑车人一边贴,赵淑英在后头不住手地往下撕,“刚贴上的好撕,时间长可就难撕了”。贴小广告的刚骑出胡同口,赵淑英已经麻利地将手里的一摞小广告扔进了垃圾桶。

看见有狗从胡同里经过,赵淑英立刻紧跟其后,一边还不住口地叮嘱着狗主人:“你们家的狗,别在我们这片拉屎啊。带上点纸,拉完赶紧给捏走扔了。”赵淑英说,平时捡烟头和垃圾的夹子并不适合捡狗屎,捡狗屎还得用报纸捏。清理狗屎也得根据不同的情况来区别对待。如果遇上比较稀的狗屎,就得撒上土,用畚箕给铲走。

如今,一天不出门转悠转悠,赵淑英就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似的,浑身不舒服。因为出门巡逻而耽误了午饭、晚饭的情况时有发生。有时候胡同里忙活一上午,等想起来看看表,才发现已经下午一点多了,早就错过了饭点。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东四胡同街区首建停车楼

  • 北京日报 ·  · 
改造胡同留住记忆

改造胡同留住记忆

  • 北京日报 ·  · 
数据加载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