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岁娃与家人失联:智力有残疾 至今下落不明

北京青年报 2017/5/10

赵延忍坐在家中等待孩子回来

近日,一张贴在专车上的寻人启事因为热心网友的转发引起关注,寻人启事中的孩子是18岁的赵驰,于4月6日下午两点左右在海淀四季青镇田村什坊院附近走失。赵驰的父亲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赵驰的智力有一些残疾,走失前他到外面上厕所,此后再也没有回家。和赵驰已经失联33天了,一家人每天早出晚归四处寻找,却始终没有发现赵驰的身影。

专车上的寻人启事

5月8日上午,一名网友在网上发帖称自己乘坐专车时,看到车上贴着一张寻人启事,询问后得知是司机的孩子走丢了。“司机师傅不会用微博,只能白天黑夜地拉活儿,用这种方式找孩子。”消息发布后,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关注。

据孩子的父亲赵延忍介绍,寻人启事上的孩子名叫赵驰,1998年9月出生,身高1.65米左右,体重160斤,体形偏胖,于4月6日下午两点左右在海淀四季青镇田村什坊院附近走失。网友发的帖中提到的专车司机是孩子的舅舅,得知孩子走失后,也在帮忙寻找。

赵延忍称,4月6日下午两点,儿子赵驰像往常一样出门去上厕所,但等了20分钟后迟迟不见回来,他马上出门去找,几方打听后得知儿子顺着田村路走了。当晚,赵延忍和妻子一直找到了晚上12点,却始终没有见到儿子的身影。

赵延忍回忆,赵驰出走时上身穿了一件黑色的卫衣,里面是一件红色的短袖,下身穿灰色运动裤,脚上是一双蓝黄相间的运动鞋。

儿子不见后,赵延忍和妻子向警方报了案,同时打印了多份寻人启事在路上发放。4月14日,赵延忍接到了一位女士的电话,对方声称两天前曾在海淀五路居地铁站遇见过赵驰,赵驰说找不到爸爸妈妈了,还跟她借了10块钱去坐地铁,当时赵驰身上还穿着红色短袖,但外套变成了一件紫色褂子。赵延忍称,经派出所民警核实,4月12日在海淀五路居地铁站出现的确实是赵驰本人。

寻人启事被热心网友发到网上后,赵延忍又接到了两个电话,其中一位说6日曾在车道沟地铁站见过赵驰,另一位则称在呼家楼地铁站遇见了和赵驰很像的人。接到电话后的赵延忍赶到这两个地铁站,但依然没有找到赵驰。

1 1

赵延忍散发的寻人启事

孩子智力有残疾

由于赵驰智力有些问题,以前经常出现走失的情况,几年前,赵延忍教赵驰背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以前他走丢后找不到回家的路,都会主动跟路人借电话联系我的。”可这一次赵驰一直没有来电话,赵延忍心里一阵阵地担心。

今年18岁的赵驰是赵延忍和妻子的第二个孩子。1998年赵驰出生时,夫妻俩没发现小儿子有什么异常,直到一岁多时发现他还不会说话走路,小两口才意识到孩子身体可能有些问题。赵驰3岁时,赵延忍和妻子带着他从山东老家来北京看病,几家医院都看了后,儿子被确诊为染色体变异,“医生说这病没法治,他的智力因此会受到影响。”从那个时候起,赵延忍和妻子逐渐接受了小儿子永远会像个孩子一样的现实。

赵延忍说,从外表上看,赵驰并没有什么异常,但平日里的行为举止却依然孩子气十足,“爱吃零食,喜欢吃雪糕、辣条,好吃个方便面。”赵驰上过学,在家乡的小学里曾就读过七年,但也只上到小学四年级。他认识一些常用字,但算术始终不太会,“他学不会。”

平日里 ,赵驰起床后的主要活动是玩电脑,这也是他为数不多的娱乐。为了让赵驰打发时间,7年前,赵延忍给赵驰买了一台二手电脑,担心出门后走丢,赵驰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小小的房间里度过。

十几平方米的四口之家

因为家里没有太多地,挣不到钱,这些年赵延忍一直在外打工,而妻子则留在家里照顾两个儿子,尤其是小儿子的生活起居。2005年,赵延忍来到北京打工,5年后,大儿子考上大学,妻子就带着赵驰来到了北京。

这些年,一家人一直住在什坊院一栋二层小楼中的一间里。去年大儿子毕业来京工作后,仅有十几平方米的小房间就成了一家四口在北京暂时的家。夫妻俩住在同时作为厨房、客厅、餐厅的外屋,两个儿子住在里屋的高低床上,哥哥住在上铺,赵驰住在下铺。要进入里屋,必须要横跨夫妻俩的床,因此,只要赵驰起床出来,夫妻俩就会发觉,“他起得可早了,差不多6点多就出来了。”

相比玩电脑,赵驰更喜欢去外面玩,“他可喜欢逛街了。”2010年赵驰来到北京后,赵延忍和妻子带他去鸟巢、故宫等景点,赵驰显得很开心,也因此非常喜欢北京。因为喜欢拍照,赵驰求赵延忍买了一台800元的照相机,相机里曾经装满了赵驰自己拍摄的照片,但后来又被他陆陆续续删掉。如今,这台相机里仅存着两张照片,似乎是家里的某个角落,但画面模糊看不太清。

而赵延忍的手里也仅剩下两张小儿子的照片,一张是去年拍的证件照,另一张是赵驰和妈妈一起看电视时拍的照片。画面里,赵驰围着被子,依偎在母亲身边。

2 2

父母辞职每日寻子

这已经不是赵驰第一次走失,只是以前每次走失,过一两天后他就会回到家里,“要么是他自己找回来,要么是被救助站送回来。”

为了让儿子不走丢,赵延忍和妻子想了很多办法。赵驰刚到北京时,赵延忍在附近的粮油市场打工,工资还算可以,妻子就留在家安心照顾赵驰。去年粮油市场关门后,妻子在中关村一家公司找到了一份保洁员的工作,赵延忍就留在家里陪着赵驰。无论什么时候,夫妻俩始终保持着至少留一个在家看着赵驰的习惯。

后来街道的工作人员看赵延忍家里困难,给他介绍了一份在附近打扫街道的工作。想着离家近,时间比较灵活,赵延忍考虑再三接下了这份工作。但即使负责打扫的街道就在附近,他也不敢掉以轻心,每次都是带着赵驰一起出去打扫。

4月6日那天,赵驰像往常一样在家玩电脑,突然起身准备出门。赵延忍连忙问他去干什么,儿子回答说去上厕所,他就没有跟上。但没有想到,这短短的200多米,就让儿子消失在自己的生活中。

儿子走失后,夫妻俩都辞去了工作,赵延忍说:“实在是干不下去了。”每天早上6点多,已经年过半百的两口子就出门去找儿子,一个东面一个西面,分头行动。因为寻人启事贴出去后不久就会被撕下,大多数时候赵延忍都是拿着寻人启事去发给各处巡逻的保安或者警察,希望他们能有儿子的消息。

赵驰走失前,赵延忍原本计划和妻子还有赵驰一起回山东老家,盖一栋新房子,等着给大儿子“说个媳妇”。至于赵驰,赵延忍曾暗暗计划着是不是可以在招聘残疾人的工厂里给他找个工作。但这一切计划都只能暂时放下。晚上8点,赵延忍依然奔波在西四环上,他说要赶紧把小儿子找回来,然后一起回家。(文/记者 孔令晗 实习记者 张聪 桑杰多杰 摄影/本报记者 孔令晗)

3 3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重庆微发布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重庆微发布公众号

数据加载中... ...